手机上阅读

第990章 到时候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是啊,”林国栋道,“李佳雪这个人就像墙头草,跟哪边对她有利益,她就会跟哪边。”

    “那我觉得最好还是别让她当你的秘书,万一她把你给卖了呢?”

    “没什么关系了,”林国栋喃喃道,“因为处理完厦门的事,以及搞定接班人以后,我也就差不多该退休了。阿凯啊,有时候我会想着我这辈子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在我年轻的时候,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出人头地,并将那些曾经看不起我的人都踩在脚下。等这些都实现了以后,我的目的就变成了维护、巩固并扩大自己的事业。而到了现在,我确实是有些累了。”

    “那就等该处理的事都处理好了,林董你就金盆洗手吧。”

    “正是这打算。”

    说出这句话后,林国栋突然剧烈咳嗽着。

    而因为胸口闷得厉害的缘故,林国栋急忙从口袋里掏出药瓶。

    抖出两颗后,林国栋忙将药片扔进了嘴里。

    与此同时,阿凯已经将矿泉水递给了林国栋。

    拧开瓶盖后,林国栋直接将药片灌进了肚子里。

    过了两分钟后,林国栋这才觉得舒服了些。

    回到酒店以后,林国栋收到了李佳雪发来的微信消息。

    在得知赵敏的妹妹赵丽的住处后,林国栋便开始安排人去做该做的事。

    安排完以后,他是趴在床上,跪在一旁的苏珊则是忙他按摩。

    下午四点半出头,李泽的手机响了。

    李泽是正在教刘雨鸥画画,而见是前妻打来的,让刘雨鸥专心画画的他是往外阳台走去。

    走到外阳台,李泽才接电话。

    对着刘雨鸥笑了笑后,李泽问道:“有什么事吗?”

    “能不能一块吃个便饭?”

    “为什么?”

    “就是想吃个便饭,假如你方便的话。”

    “要是没什么合理的理由,那我是拒绝。”

    “我想薇薇了。”

    听到前妻这句充满叹息的话语后,李泽的眉头皱了起来。

    喉咙动了下后,靠在防护栏上的李泽道:“自从你上次承认主动和周士奇发生关系以后,你就再不配当她的妈妈。更何况,你根本就不是她妈妈,孙老师才是。所以不论你说什么,我都是不会让你见她的。”

    “我担心她过得不好。”

    “孙老师把她照顾得妥妥当当的。”

    “你别这么狠心,好不好?”

    “不是我狠心,是你做了让我无法原谅的事,”李泽道,“等薇薇长大了,要是让她知道你做的那些事的话,她只会觉得你很恶心。当然了,你现在已经不是她妈妈,你以后也没有资格见她,所以她会渐渐把你给忘了。现在她已经适应没有你的生活,所以你还是别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了。”

    “她是我女儿,她不可能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

    丁洁这句话确实没有说错。

    尽管女儿基本上每天都在问妈妈去哪了,甚至还时不时会因为见不到妈妈而哭泣,可李泽是不会说出这事实的。

    转过身对着外侧后,李泽道:“小孩子的记忆力都很短暂。”

    “但就算再短暂,他们也忘不了谁是爸爸谁是妈妈。”

    “我不想和你纠结这个话题,反正没事的话,那我就挂机了。”

    “那你和我吃顿晚饭,行不行?”

    “有这必要吗?”

    “有些事我必须当面告诉你。”

    “好吧,”李泽问道,“哪个饭店?”

    “就世纪新城旁边吧,我猜你现在是在刘雨鸥的家里。”

    “她月底要参加省级美术比赛,我负责辅导她。”

    “你不用向我解释得太清楚,毕竟我只是你的前妻。”

    “在哪个餐馆吃饭?”

    “西雅图咖啡厅吧,哪边的环境挺好的。”

    “几点?”

    “六点,方便吗?”

    “可以。”

    “那到时候见。”

    “嗯。”

    应完后,李泽直接挂机。

    在外阳台站了片刻,李泽便走了进去。

    “我待会儿就没有跟你们吃晚饭了。”

    “哦。”

    “你不问我是和谁吃晚饭吗?”

    “不问,”盯着画纸的刘雨鸥道,“我必须给老师你足够宽敞的私人空间,要不然你会觉得我管得太多了。我跟你说哦,不论是丈夫还是妻子,只要有一方觉得一直被对方管着,根本感觉不到自由的话,那这段婚姻是很难维持下去的。我是希望在和老师你结婚之前就将该学的都学会,这样你就会感觉到自由,更喜欢和我在一起了。所以你只要和我说下你要几点出去吃饭几点回来,那就足够了。”

    “我和她吃完饭了就直接回家。”

    “嗯,好啊!”

    看着笑得有些腼腆的刘雨鸥,李泽便走了过去。

    坐在刘雨鸥旁边,李泽问道:“郭佳佳怎么样了?”

    “去成都了。”

    “她去成都干嘛?”

    刘雨鸥没有回答,只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李泽自然想知道郭佳佳去成都的秘密,所以他追问道:“她去成都干嘛?”

    “当然是上班啊!”

    “做什么的?”

    “好像是,”叹了一口气后,刘雨鸥道,“佳佳让我要保密,但既然老师你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因为蔷薇会所已经没有在营业,所以她当然要去别的地方赚钱了。再加上整个学校甚至是厦门的人都知道她被体育老师强坚的事,所以她家里人就不让她呆在厦门这边。后面实在是没办法,她就跟着小姐妹去成都了。”

    “我想知道她现在的工作是什么。”

    “那个,”迟疑了下后,刘雨鸥道,“在ktv陪酒。”

    尽管有些失望,但对于刘雨鸥说出的答案,李泽并没有多大的震惊。

    既然都愿意去蔷薇会所卖了,那在ktv陪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只是每每想起一个优等生就这样被孙晓斌糟蹋了,甚至是毁了一辈子,李泽的心里就有些难过。

    所以,李泽重重叹了一口气。

    就算李泽没有说出来,刘雨鸥也知道李泽心里的想法。

    一只手落在李泽腿上后,刘雨鸥道:“老师,你别为佳佳难过,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没有人逼她的。”

    “她是被孙晓斌那混蛋给害了!”

    “但现在这条路是她自己选择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