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1章 如同曾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知道你的意思,”李泽解释道,“但如果不是孙晓斌那样做,郭佳佳也不可能堕落到这种地步。不是孙晓斌的话,郭佳佳现在就跟你一样已经高中毕业,等着知道分数后选择报名哪所重点大学了。”

    “老师,我感觉你走进了误区,”刘雨鸥道,“就拿我妈来举例,她说她堕落到喜欢被疟待的地步是我爸造成的,这听起来特别有道理。所以郭佳佳的堕落归咎于孙晓斌,这听起来也非常有道理。但我想说的是,孙晓斌或者我爸都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只是影响力比较大的因素罢了。而且她们都具备自由思维,说什么做什么都是由她们的自我意愿决定的,根本就没有人逼她们。郭佳佳的话,孙晓斌的所作所为确实带给了郭佳佳非常严重的心理阴影,可很多被强坚的人都能从阴影中走出,以更好的姿态面对生活,所以她选择当佳丽或者陪酒女都是她自己的意愿,并不是孙晓斌主导的。难不成,被强坚之后就绝对要堕落,没有这道理吧?”

    听到刘雨鸥这番话,豁然开朗的李泽道:“你只是个学生,却学会开导我这个老师了。”

    “嘻嘻!觉得我厉害吧?”

    看着刘雨鸥那得意洋洋的模样,李泽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时,刘菲菲从主卧室走出。

    因为蔷薇会所已经分崩离析,又因为刘菲菲最爱侄女的缘故,所以刘菲菲现在是直接和刘雨鸥住在了一起。

    这样除了可以呵护保护刘雨鸥以外,还可以确保李泽不会把刘雨鸥给睡了。

    可谓是一举两得。

    当然要是李泽把刘雨鸥带到其他地方睡,那她就没有办法阻止了。

    尽管刘菲菲相信李泽的人品,但字典里可是有“意外”这个词汇的。

    因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刘菲菲道:“小欧说的特别对,她们的堕落都是她们自己决定,和别人没有关系。就拿我来说,我之前不是蔷薇会所的主持人吗?那如果我变成了佳丽,我是不是可以把责任都推给陈磊?”

    “那些都是外部诱因,而不是决定性因素。”

    “对!”

    就这样聊到五点四十出头,李泽以要和朋友吃晚饭为由离开了刘雨鸥的家。

    李泽离开后,注意到侄女显得有些落寞的刘菲菲问道:“他是去见谁?”

    “丁洁。”

    “你怎么知道的?”

    “猜都猜到了,”哈出一口气,并看着眼前这还没有完成的画作的刘雨鸥喃喃道,“我不能阻止他见丁洁,因为我不想让他觉得自己被一条无形的锁链锁着。在我看来,假如我真的爱他的话,那就应该完全信任他,并给予他足够多的自由。但有时候我又很担心,当给予的自由超标时,他是不是又会觉得我不够在乎他。姑姑,你是老江湖了,能不能告诉我该怎么办啊?”

    “老江湖?”叹了一口气后,坐在侄女旁边的刘菲菲道,“我可不是什么老江湖,要不然我之前也不会被陈磊耍得团团转了。明知他有老婆,我却甘愿当他的小三,并等着他那已经说了无数次的离婚许诺。再后面呢,他露出了狰狞的面目,我为了保护你却只能选择委曲求全。”

    “对不起,姑姑。”

    说着,刘雨鸥抱住了她姑姑。

    同样抱住侄女后,刘菲菲笑道:“这事和你没有半点关系,所以你不要说对不起。其实我觉得你现在是出于感情的迷茫期,所以有时候会觉得困惑是正常的。现在九成的女孩子结婚对象都不是初恋对象,所以我觉得你没有必要那么担心。”

    “姑姑,我是要你安慰我,不是要你打击我啊!”

    “我哪里有打击你了?”

    “你这还不是打击我?”鼓了鼓腮帮后,刘雨鸥道,“你这明显就是暗示我和李老师他没有个好结果啊!”

    “哦,好像是。”

    听到姑姑这话,刘雨鸥顿时有些无语了。

    叹了一口气后,刘雨鸥道:“要是老师他要选择和丁洁复婚,那我也没有办法,所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其实我最怕的是他脚踩两条船,睡了丁洁又说没有睡。”

    “应该不会的。”

    “希望如此吧,”看着画作后,刘菲菲问道,“还要继续画吗?”

    “差不多半个小时能完工。”

    “那我就先去做晚饭。”

    “嗯!”

    离六点还有五分钟,李泽走进了西雅图咖啡厅。

    环顾一圈后,李泽并没有看到前妻。

    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后,李泽便望着窗外。

    当李泽看到他前妻从一辆车上下来,而且还是驾驶座时,李泽吓了一跳。

    他是真没想到,他前妻居然已经有了私家车。

    随后,他前妻走了进来,并朝他这边走来。

    坐在对面后,丁洁问道:“你点了吃的了吗?”

    “没有。”

    “那我看下有什么吃的,”看着菜单的丁洁道,“这边我有来过一次,可以点的东西特别多。可惜薇薇没有一起来,要不然就可以给她来一份天妇罗虾球了。我知道你喜欢吃海鲜,所以我给你点一份海鲜石锅饭以及一份铁板鱿鱼,顺便再来一杯鲜榨的玉米汁。”

    “随便吧。”

    尽管李泽的脸色好不到哪里去,但丁洁是一直面带微笑。

    选完后,丁洁便叫住了刚好走过的服务生。

    点完后,看着前夫的丁洁问道:“薇薇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孙老师照顾得无微不至的。”

    “那你是选娜娜呢,还是选刘雨鸥呢?”

    “我暂时不去考虑这事,我只想把我的培训班搞起来。”

    “还没有开始搞啊?”

    “已经选好了场地,现在正在装修,估计一个月左右就可以正式开班了。”

    “恭喜你!”

    笑得更加甜美的同时,丁洁还向前夫伸出了手。

    犹豫了下后,李泽还是和前妻握手。

    尽管那滑腻的程度依旧如同曾经,但已经再也不属于李泽了。

    在万分感慨的同时,李泽脑海里又想起前妻和周士奇疯狂做嗳的画面。

    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他已经确定他前妻的毛是被周士奇给剃掉,并有和周士奇发生过关系。否则的话,周士奇根本不可能会给他妻子一张梅花j。

    所以对于眼前这个女人,绝对不能去留恋!

    想到此,李泽问道:“你找我是想谈什么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