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00章 还是孩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随着林国栋的这声咆哮,赵敏吓得退后了两步。

    当初她爸爸死了以后,有个熟人给了她一封她爸爸写的信。

    在那封信里,她爸爸明确说自己可能会死于非命,并要求她不要找任何人报仇,还说对方不是她能惹得起的。

    可就因为那封信,她就更想着报仇,并在一系列的调查以后将目标锁定为林国栋!

    她原以为只要躲藏在暗处,她总有一天能悄无声息地杀掉林国栋,并夺走曾经属于林国栋的一切。

    可到了现在,她才发觉自己在林国栋面前就像是个渣渣。

    看着显得威严得像个皇帝般的林国栋,赵敏顿时低下了头。

    显然,她已经认输了。

    在两个儿子都在林国栋手上,所雇佣的人又没能绑架到丁洁的前提下,赵敏显然就是个输家。

    都说输家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那么,她要付出的代价又是什么?

    缓缓抬起头后,赵敏道:“没错,林慧莲的儿子确实是被我派去的人给害死的。”

    在听到这句话后,林国栋脸上变得有些难看,拳头更是握紧。

    看着林国栋,表情有些平和的赵敏道:“自从我爸爸死了以后,我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他报仇。所谓的报仇可不只是杀了你,因为那样的话,我根本感觉不到报仇的快感。在我的设想里,我应该是利用丁洁得到了林家家产,之后再把这个美好的消息告诉你,并把你给杀了。杀掉该杀的人,得到该得到的东西,这就是我的目的。”

    “所以你为了这个目的,就把我的外孙给杀了?”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一脸冷漠的赵敏道,“陆文俊是你的外孙,也就是有可能得到家产的人,所以我把他除掉是理所当然的事。当然最重要的是,我要利用陆文俊的死彻彻底底激怒陆远凡,让陆远凡心里那仇恨的怒火彻底燃烧,这样他才会和你儿子林宇南拼个你死我活的。我甚至都帮他找人打开了你儿子住处的门,还告诉他要埋伏起来,等你儿子睡熟的时候再一刀割开你儿子的喉咙。可让我觉得可惜的是,他居然在那之前就和你儿子还有那个叫柳咪的女人打了起来。只能说,没办法冷静下来的人始终成不了大事,始终只能做一颗棋子。”

    “你有两个儿子,你却把别人家的儿子给杀了,这就是你给你那两个儿子做的榜样?”

    “陆文俊是你的外孙,我杀他并没什么错。”

    “他还是个小孩子!”

    “那又如何?难道他体内流淌着的不是你们林家的血液吗?”赵敏道,“对于我来说,凡是林家的人都该死,你听明白了没有?”

    “你这样激怒我,难道不怕我把你那两个儿子都给杀了?”

    “你难道还会让他们活下来吗?”冷冷一笑的赵敏道,“林国栋,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我才想把丁洁给绑架了。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手里没有价值相当的筹码,你是绝对不可能会放了我那两个儿子的。”

    “我再问你一件事,我另一个外孙到底在哪?”

    “我没有接触过,我只能和你这样说。”

    “你还想骗我?”

    “确实没有接触过,所以我不清楚你的外孙到底在哪,”赵敏道,“我都已经和你说过了,要是周梦舒没有死,她会证明我的清白的。直到目前,警方肯定都还没有查出什么线索来,所以我的设想是这样的。周梦舒可能不想抚养别人家的孩子,所以就直接将那个孩子装入编织袋里,再在编织袋里装几个石头,然后直接丢进海里了。她是住在鼓浪屿那边,要沉尸于海实在是再方便不过了。”

    “就算真的如你所说,那又如何?”林国栋道,“反正我有儿子有女儿,我迟早还是会有外孙或者外孙女的。”

    听到林国栋这话,赵敏更是冷冷一笑。

    要是许琴没有欺骗她,那林宇南就是她的弟弟,而且和林国栋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所以要是林家家产是由林宇南继承的,和丁洁没有半点关系的话,那就等于林国栋的一切还是被他们赵家给夺走了。

    只要想到这点,赵敏心里就有股莫名的兴奋。

    加上许琴应该不可能冒着被林国栋杀掉的风险向她撒谎,所以她还是比较相信许琴的话的。

    想着林家家产最终还是姓赵,赵敏便得意地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我笑你是个傻逼,听明白了没有?”

    听到赵敏这话,阿凯当即往赵敏走去,并举手准备给赵敏一巴掌。

    “住手!”

    因林国栋这一爆喝,阿凯才停下来。

    林国栋并不是不想让阿凯打赵敏,他是怕会在赵敏身上留下死前遭到虐打的痕迹。

    看着依旧翘着嘴角的赵敏,林国栋道:“我这个人比较冷血,所以我是不可能让你活下来的。但因为我特别疼爱小孩子,所以我可以让你那两个儿子活下来。当然,前提是你必须得死!”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

    “要么你活下来,要么你那两个儿子活下来,就看你怎么选择了。”

    “那行,那你把我的两个儿子给放了,我就立马死给你看。”

    “要是我把他们放了,你怎么可能还会去自杀?”

    “如果我没办法确定他们的安全,那我是绝对不可能会去自杀的。”

    “这就麻烦了,”沉思了片刻的林国栋道,“我们现在是持有着各自的观点,都没办法达成统一,所以这还真的是一件麻烦的事。我是绝对不可能先放了你那两个儿子,而你又不打算先死给我看,这就纠结了。其实我的预想是这样的,我可以直接说给你听。我的预想是你写一封遗书,在遗书里承认派人杀掉我外孙的事。要是你能在自杀之前打电话跟警方说一下详细经过,那就更好了。可你不是木偶,你绝对不可能按照我所说的做。赵总,我没有说错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