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04章 操之过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被丁洁这么一问后,林国栋笑道:“他们两个算是师兄妹吧。”

    “对,”左丹道,“我和凯哥都是我爸的徒弟,所以他就是我的师兄。”

    听到这话,丁洁忍不住笑出了声。

    因为在丁洁的印象里,师兄妹这样的说法只存在于武侠小说里。至于现实之中,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所以她觉得特别的好玩。再加上这对师兄妹看上去都非常强壮,所以丁洁都想让他们切磋切磋,看谁更厉害一点。因是在包间里,所以这样的想法肯定是没有说出来的必要。

    “小丹,”林国栋道,“以后你就是我女儿的贴身保镖了。”

    “我晓得,我会保护好大小姐的。”

    “绝对不能让我女儿出事,”林国栋道,“假如我女儿出事了,我会唯你是问的。”

    “放心!”拍了拍胸脯后,左丹道,“要是大小姐出一丁点闪失!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听到左丹这回答,林国栋是极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一会儿后,佳肴陆续上桌。

    吃到一半,丁洁问道:“爸,你有什么事要和我商量的吗?”

    “有跟我回北京的打算吗?”

    “北京?”迟疑了下后,丁洁道,“我还是想留在厦门这边,毕竟我已经习惯这边了。而且我不太喜欢北京,上次我去北京的时候,那边的雾霾特别大,总觉得整个城市都被笼罩在了雾霾之中。还有就是我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适应不了北方那干燥的气候。要不然老爸你还是让我留在厦门吧,我就负责管理厦门分公司就好。至于总公司,要是老爸你忙不过来,你就让宇南帮你好了。”

    “你知道他做过什么事,所以应该清楚我不可能也没办法将集团交给他的。”

    “我的性格向来是优柔寡断,所以真的不可能当你的接班人。”

    “那你是要把集团交给外人吗?”

    “请一个职业经理人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听到丁洁这话,林国栋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儿子是处心积虑想当接班人,女儿却是完全不想当接班人。

    假如将这两个人这方面的心思换一下,那倒是会让林国栋无比高兴。

    轻轻叹了一口气后,林国栋道:“小洁,我希望你能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老是替你哥着想。他已经和我说过了,他说他只想辅佐你,根本没有想过要当我的接班人。所以能当我的接班人的只有你,而他最多只能当你的助理。”

    “老爸,”放下筷子的丁洁道,“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暂时要待在厦门这边。当然了,人的思想是会随着时间而改变的,所以某天我突然想去北京那边,那也说不定。反正请你给我一两个月的思考时间,等过一两个月,我会给你明确答复的。在这一两个月里,我就负责厦门分公司的管理和运作,想办法从中汲取更多经验。”

    “好吧,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吃过晚饭,四个人便一块走出伯翠食府。

    林国栋丁洁是走在前面,阿凯左丹两个人是走在后面。

    “小丹,我跟你说,”阿凯道,“对于林董而言,大小姐比任何人都来得重要,所以你真的是不能有半点闪失。要是大小姐出了事,我真担心林董会从重处罚。你的格斗实力是远在我之上,但就应变能力而言,你还是有待提高的。”

    “凯哥,你直接说我蠢就是了。”

    “你不蠢,只是智商还没有得到开发而已。”

    “那不就是蠢?”

    “我想换个好听的说法,你非要说你蠢,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听到阿凯这话,左丹顿时郁闷了。

    同一时间,思明区莲兴路新景世纪城。

    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正在看电视的余向东便往防盗门那边走去。

    透过猫眼,见站在外头的是许琴,余向东吓了一跳。

    忙打开后,余向东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边?”

    “上周我有跟你要过地址,说要寄东西给你。”

    余向东还想问许琴过来干嘛,但见许琴两只眼睛红红的,明显是有哭过,所以他忙让许琴进来。

    在关上门后,余向东问道:“林国栋骂你或者是打你了?”

    “没。”

    “那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哎!”叹了一口气后,坐在沙发上的许琴喃喃道,“赵敏死了。”

    “我有看到新闻,说是畏罪自杀,在送医院抢救的过程中死的。”

    “是啊,”许琴道,“她是林国栋的敌人,我还想着她会把林国栋搞死,没想到她却被林国栋给搞死了。”

    “是林国栋干的?”余向东道,“但我看报道,说是因为她杀了林慧莲的儿子才自杀的。”

    “肯定是林国栋干的,”看着站在一旁的余向东,许琴道,“赵敏是赵德全的女儿,在没有替父报仇之前,她是绝对不可能会自杀的。就算她杀害林慧莲儿子的事曝光了,她也会直接潜逃,并伺机把林国栋这个王八羔子给杀掉。现在小南变成了哑巴,再加上林国栋特别在意小南杀了林慧莲一事,所以他是绝对不可能让小南当接班人的。但如果丁洁死了,那他就只能让小南当继承人了。”

    说到这里,许琴眼里闪过凶光。

    坐在许琴旁边后,余向东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这事真的不能操之过急。”

    “要是林国栋突然把一切都给丁洁,那可怎么办?”

    “他到底有没有立下遗嘱?”

    “这个我不清楚,”许琴道,“自从他和那只狐狸精混在一起以后,我就很少和他见面,更别说是交流了。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所以我都担心他某天会突然挂掉。在他挂掉之前,我必须想办法让他把该给的都给小南才行。”

    说到这里,许琴便抓住了余向东的手。

    侧向余向东后,许琴道:“小南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所以要是他得到了一切,那就等于你得到了一切。只要林国栋死了,他又得到了林家家产,我就会让他认你当爸爸的。那样的话,我们一家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团聚了。到时候我可以叫你老公,他可以叫你爸爸,我们两个人还可以睡在一起,丝毫不用担心会被林国栋发现,这样不是很好吗?”

    说着,许琴便去亲吻余向东的嘴巴。

    至于余向东,倒是显得一点儿也不热情。

    见状,许琴问道:“你不爱我了?”

    “爱,一直都爱着你,要不然也不可能都不结婚了,”拥着许琴后,余向东道,“只是我觉得很多事要从长计议,真的是不能操之过急。”

    “不能操之过急?”笑了下后,语气暧昧的许琴问道,“那为什么当初你操我的时候,你却显得那么的急切?”

    “林国栋是老狐狸,我不希望因为操之过急而出事,你明白了没有?”

    “我们要对付的不是林国栋,而是丁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