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18章 憧憬未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于丁洁已死一事,林国栋不可能会骗他。

    只是让林宇南感到意外的是,这事到底是谁干的?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所以自然没有想过会是余向东派人干的。在他的推断里,凶手应该是和赵敏认识的某个人。因为赵敏是被林国栋害死的,所以就特意拿丁洁开刀。

    只是不知为什么,在得知丁洁已经死了以后,林宇南心里有些不舒服。

    毕竟,丁洁是他爱过的女人。

    想着谈恋爱期间相处的一些经过,林宇南不免长长叹了一口气。

    叹气过后,林宇南便去看望柳咪。

    至于依旧负责保护他们的阿智,自然是守在病房外头。

    当天晚上九点,余向东收到了许琴发来的微信视频请求。

    接通后,余向东看到视频另一端的许琴笑得格外灿烂。

    没等许琴开口,余向东问道:“你现在在哪?”

    “豪丰这边。”

    “就住在林国栋隔壁?”

    “我在十五楼,他在十楼。”

    “那还好,”余向东道,“看样子你已经知道结果了。”

    “你真棒!等咱们的儿子继承了嘉美集团!林国栋那个傻逼又挂了的话!咱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团聚了!”

    “你有看到丁洁的尸体吗?”

    “没。”

    “那我还是不放心,”余向东道,“只有见到了丁洁的尸体,我才会安下心来。对了,你知不知道丁洁的尸体是在哪家医院?”

    “这个我倒是没有问过,”许琴道,“我之前有和林国栋接触过,他气得都快要疯掉了。他是真的快要被气死,幸好苏珊给他喂药。我是多么希望他真的已经被气死,这样我们就可以正大光明在一起了。反正要是丁洁没有死,他不可能会被气成那样的。你一直想着丁洁有没有死,难不成杀手没有说清楚吗?”

    “杀手只说捅破了丁洁的心脏。”

    “那肯定死了。”

    “关键他没有在走之前确认丁洁是否已经死了,”余向东道,“他说为了避开左丹,他就在刺杀之后立即离开。左丹的身手肯定在他之上,所以他这样做确实没错。但让我不爽的是,我到现在也没办法确认丁洁是否已经死了。只要丁洁真的死了,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要是丁洁还没有死,那就必须想办法把她斩草除根才行。”

    “那我去问下到底是在哪个医院。”

    “这样做非常不明智,”沉思了下后,余向东道,“明天林国栋可能会去殡仪馆那边,我会派人去就近的几个殡仪馆守着的。到时候有人看到丁洁的尸体被运去火化的话,那就没错了。”

    “行吧,那这事就你负责了。”

    “在我没有确认丁洁是死是活之前,你不要乱来。”

    “乱来?我能怎么乱来?还不是过得跟平时一样。”

    “嗯。”

    “你是不是在杞人忧天?”

    “慎重一点总是好的,”余向东道,“一旦丁洁还没有死,我们之间的事又败露的话,那我们都会被林国栋给灭掉的。林国栋这个人心狠手辣不说,还特别喜欢搞小动作。明里一套,暗里一套的,与他为敌要特别的小心。”

    “你和他相处了几十年,你已经非常了解他,所以这次赢的绝对会是我们!”

    “希望如此了。”

    “等小南继承嘉美集团,他又死了,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了。到时候只要我们不在乎世俗偏见,那我们就会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夫妻了。”

    听到许琴描绘的美好未来,余向东自然也是格外向往。

    假如一切顺利,那他就可以退休,之后和许琴一起生活。

    种种花种种草,养一些家禽。

    偶尔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偶尔一起去街上散步。

    要是宇南带着媳妇孩子过来,那就杀鸡鸭给他们吃。

    这就是余向东所憧憬的生活。

    对于这样的生活,他已经憧憬了至少有二十年了。

    想着想要的一切近在咫尺,余向东不免露出了笑容。

    “美吧?”

    “什么美吧?”

    “你想象中的情景。”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当然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的情景了。”

    “差不多吧,”笑了笑的余向东道,“到时候可能不止一家三口,毕竟小咪是我们的儿媳妇。等小咪又生了个孩子,我们就可以帮他们带孩子了。我跟你说,当初宇南生下来一个月以后,我有抱过他,我特别希望能那样一直抱下去。”

    “那现在你还抱得动他吗?”

    “抱不动,但我可以抱得动我的孙子或者孙女。”

    “会实现的,最多就是明年的事。”

    “就先聊到这里吧。”

    “你不想跟我聊了?”

    “我想联系一下阿智,看他那边有什么情况。”

    “也行吧,反正以后我们就能睡在一块,到时候想怎么聊就怎么聊。”

    “嗯。”

    对着视频里的许琴笑了笑后,余向东这才中断视频聊天。

    在余向东准备联系阿智之际,林国栋的电话却打了进来。

    接通后,余向东问道:“怎么了?”

    “有个坏消息。”

    “和公司有关的?”

    “不是,”电话那头的林国栋道,“左丹跑了。”

    “跑了?难道之前被关着吗?”

    “没关,她就是留在酒店里,”林国栋道,“我和她说不会惩罚她,只希望她以后不要再犯类似的错。我以为这样能骗得到她,这样你明天就可以派人把她给我弄死了。可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自己跑了!”

    “那你知道她跑去哪里了吗?”

    “世界这么大,鬼知道她跑到哪去了!”

    “那怎么办?”

    “我已经叫人去找了,看运气吧。”

    “明天你是不是要去殡仪馆那边?”

    “死亡证明已经搞定,明天早上我就去把她火化了,”电话那头的林国栋道,“我的心里特别难受,我都觉得这是老天爷对我的惩罚。我没了两个女儿,而我儿子又跟我不亲。所以等我老得都走不动路了,我估计宇南他都不会照顾我,甚至连送终都不会。”

    “别想得那么悲观,”叹了一口气后,余向东问道,“明天我陪你去殡仪馆那边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