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0章 一场游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余向东自然不想去,毕竟所谓的目的地会变成案发现场。

    要是警方知道了这件事,那他岂不是也要去坐牢?

    想到此,余向东道:“我还是不去了,你晚点告诉我结果就好。”

    “既然我已经将我要做的事告诉你,你还好意思拒绝我?”

    被林国栋这么一反问后,余向东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犹豫了下后,余向东道:“好吧,那我现在就过去。”

    “嗯,我在鼓浪屿码头旁边的世爵西餐厅旁边等你。”

    “行。”

    挂机后,余向东便出门。

    随后,余向东开着小车往轮渡码头的方向驶去。

    到了那边,余向东自然是看到了林国栋。

    下车后,走到林国栋旁边的余向东问道:“左丹人呢?”

    “上车吧。”

    “我自己有开车过来。”

    “你你的车停在这边就好,”拉开车门后,林国栋道,“很赶时间,你就别磨磨蹭蹭的了。等处理完左丹,我还要去处理别的事。我在厦门这边已经逗留过久的了,把该处理完的事都处理好了,我就要直接回北京。”

    这时,余向东注意到阿凯也在一旁。

    看到阿凯后,余向东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余向东知道阿凯和左丹十分要好,难道就这样见死不救?

    没等余向东开口,阿凯已经开口道:“东叔,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是林董的保镖,我向来不会将私情摆在第一位,我只会将林董的命令摆在第一位。大小姐的死和左丹有着直接性的关系,要不是她那时候打电话给我,没有守在大小姐身边,大小姐也不会出事。加上她昨天居然逃了,所以对于她的下场,我觉得是她咎由自取的。”

    停顿之后,阿凯又补充道:“东叔,麻烦上车,事情得尽快处理好。”

    余向东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他还是坐上了车。

    待林国栋坐在余向东旁边后,阿凯这才往前开去。

    过了片刻,余向东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

    “一个挺远的地方。”

    “有多远?”

    “十几公里,”林国栋道,“那边有个已经废弃的工厂,很适合拿来处理尸体。”

    “明白了。”

    “我先睡一会儿,有些累。”

    打了个呵欠后,林国栋便闭目养神。

    至于余向东,他的眼皮跳得特别厉害,所以完全没有睡意的他是望着窗外。他现在特别想联系许琴,问许琴是不是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可因为林国栋挨着他而坐,他就决定等到了目的地之后再找个时间和许琴取得联系。

    近一个小时,阿凯将车驶进了一个已经废弃了近十年的工厂。

    停好车后,阿凯便叫醒林国栋。

    之后,林国栋和余向东两个人一前一后下了车。

    掏出手机,阿凯便打电话给阿智。

    打通后,阿凯道:“我们已经到了,你在哪?”

    “在二楼。”

    “那行,我们马上就上去,”挂机后,阿凯道,“他们在二楼,请随我来。”

    当余向东来到二楼时,他确实看到了左丹,但左丹并没有被绑起来。

    而让余向东惊愕的是,被绑起来的人居然是许琴!

    许琴两只手被捆着,整个人被吊在半空,嘴巴还被胶布封着。

    因为挣扎,许琴的身体一直在摇来摇去的。

    看到余向东后,许琴眼里尽是乞求。

    “老余啊,”林国栋笑着问道,“你觉得她挣扎起来像不像是被黏在黏鼠板上的老鼠?”

    冒出冷汗后,余向东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就如你眼里所见。”

    “你老婆她犯了什么事吗?”

    “不只是她犯了事,就连你也犯了事。”

    林国栋此言一出,阿智立马走到了余向东身后,以确保余向东不会跑掉。

    “东叔,抱歉,”阿智道,“我们的事被林董知道了,他让我二选一,我只能选择站在林董那边了。”

    叹了一口气后,余向东问道:“老林,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冷冷一笑后,林国栋道,“我想把你们两个人都杀了,因为是你们两个人要我女儿的性命的。为了让我儿子继承家业,你们还真的是煞费苦心啊!”

    “你是怎么知道的?”

    “在我女儿出事以后,我有做过推断,”林国栋道,“我有想到两类人,第一类是替赵敏报仇的人,第二类是为了我的家产的人。在这第二类人里,我儿子林宇南是最有可能的。但因为他清楚我早就在怀疑他,所以短期内他是不敢动手,更别说是直接派人去捅我女儿了。思来想去,我突然觉得我老婆也有可能。第一,我和她的感情已经降至冰点,比陌生人还陌生人。第二,因为有婚前协议的束缚,她怎么样都拿不到我的家产。加上我现在更倾向于让我女儿当接班人,所以她就会变得特别惶恐,生怕她的宝贝儿子没办法继承家业。所以为了铲除所谓的异己,她就买凶杀人。但以她的人脉,估计做不到这点,所以应该是有个人在帮她的。”

    看向余向东后,林国栋继续道:“为了找出帮她的人,我今早去她那房间的时候,就特意让阿凯帮我放了个窃听器在床底下,结果就不小心听到了你们两个人的对话。直到我听到你们的对话,我才发觉我的猜测并没有错。老余,我很感激你这些年的付出。但对于你的背叛,我是真的特别心痛。我就在想着,像许琴这样的老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居然可以让你冒生命危险。对于我的脾气,你是再了解不过的,所以你应该清楚会有什么下场。”

    “你还真的是一只老狐狸!”

    “我一直都是老狐狸,”林国栋道,“否则我不会对你们之间的事不闻不问的。”

    “你知道我和小琴之间的事?”

    “废话!”

    “既然你知道,那你为什么一直没有揭穿?”

    “因为这是一场持续了二十多年的游戏,”得意地笑着后,林国栋道,“从我儿子生下不久我就知道你们之间的事,但我就故意不揭穿,我想看下你们这两个可笑的人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其实我最佩服的还是,你为了许琴这个女人居然连婚都不结。我问你,是不是因为你以为林宇南是你的儿子,所以你才不结婚的?”

    “他不是我的儿子,你搞错了。”

    “你是想保护林宇南吧?”笑出声后,林国栋道,“你猜对了,林宇南确实不是你的儿子,而是赵德全的儿子!”

    “你骗我!”突然像癫狂了般的余向东叫道,“你他妈的绝对是在骗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