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4章 谈情说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睛慢慢瞪大后,阿智那抓着余向东脚踝的手也在用力。

    但因为受了重伤的缘故,这点握力对余向东根本造不成任何伤害。

    随着一阵剧烈的痉挛,阿智直接趴在地上没有了动静。

    看到这一幕,左丹的眉头皱得特别的紧。

    至于阿凯,他的表情显得很淡定。

    拍了拍裤管后,余向东道:“老林,带我去见小洁,我要亲自向她道歉。”

    “等过几天再说,她现在的情绪不能有太大的波动。”

    “嗯。”

    “走吧,这里就交给阿凯左丹他们两个人处理。”

    余向东没有再说话,而是跟着林国栋一块下楼。

    他们两个人走下二楼后,如同泄了气般的左丹就直接蹲在了地上。

    看着许琴那吊着的尸体,左丹眼里尽是不安。

    从余向东用刀疯狂捅刺许琴的那一刻开始,左丹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的。

    要不是怕被林董看笑话,她之前肯定就已经因为腿软而跪地。

    走过去扶起左丹后,阿凯道:“这样的场面不会经常发生,这个你可以放心。”

    “要是经常发生,我会变成神经病的。”

    “这两个人都是咎由自取,”看了眼阿智那趴着的尸体后,阿凯继续道,“阿智这个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他就是在明知林董脾气的前提下,还做出了这样的事,所以林董要他死也是正常的。小丹,你要记住。既然林董会让你参与到今天这事里来,那就说明林董已经完全信任你了。以后东叔负责辅佐大小姐,你就负责保护大小姐。你千万要记住,绝对绝对不能再发生像昨天那样的事来。要不是大小姐原谅了你,林董真的有可能已经把你给杀了。”

    “为什么要为这么可怕的人工作?”

    “只要绝对忠诚,那林董就是最好的老板。”

    “但做错事就要受惩罚,不是吗?”

    “你的职责是保护大小姐,而且必须寸步不离,所以大小姐遇袭一事是你的错。”

    “我……”

    “有时候我可以宠着你,但面对这种生死攸关的事,我不能宠着你,所以我只能和你实话实说。”

    “我明白了。”

    “对了,昨天为什么不回我微信消息,是不是被我吓到了?”

    “其实不是我发微信消息给你的,是大小姐用我的手机发的。”

    “什么意思?”

    “大小姐到底发了什么?”

    “那个……”

    见阿凯有些犹豫,左丹忙问道:“她以我的名义向你表白,对不对?”

    “是啊!”

    “那你到底回了什么?难不成你说你不喜欢我啊?”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是我的回复,”见左丹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突然笑出声的阿凯道,“我这个人的语言功底确实很一般,但我还是想秀一下。所以我用的其实是先抑后扬,就是想先让你失望后再给你希望,让你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所……所以……”

    “我喜欢你,”吻了下左丹的唇瓣后,阿凯笑道,“你这傻丫头,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可我是肌肉女啊!”

    “那不是正好?”阿凯道,“以后搬家具电器什么的,你就可以自己上,我坐在一旁呐喊助威就好。”

    “就算我是肌肉女!我也有小鸟依人的一面啊!”

    “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小鸟依人,”松开手后,阿凯道,“开始处理尸体,晚点再谈情说爱。”

    “谁要和你谈情说爱了?”

    说这话的同时,左丹还白了阿凯一眼。

    阿凯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看了看两具尸体后,左丹问道:“要怎么处理?难道真的是分尸?”

    “你按照我说的做就好。”

    “好吧!”

    阿凯左丹开始处理两具尸体之际,林国栋和余向东已经走到了一楼。

    抬起头看了眼悬挂于空的艳阳后,林国栋问道:“吃过午饭了没有?”

    “还没。”

    “那我们就去吃午饭吧。”

    “他们两个怎么办?”

    “他们没有这么快的,所以不用管他们了,”往停车处走去的林国栋道,“这里一共两辆车,我们开走一辆,他们会开着另一辆回去的。我是很久没有开车了,所以这辆车就由你来开吧。”

    “待会儿到了轮渡那边,我还是要开我自己的车的。”

    “那就在那附近吃午饭,顺便等他们两个回来。”

    “嗯。”

    林国栋坐在副驾驶座上后,余向东就坐在了驾驶座上。

    随后,余向东往轮渡的方向开去。

    开出一段路后,余向东问道:“为什么当年不揭穿许琴,非要等到现在才来揭穿?”

    “时间拖得越久,她也会痛彻心扉,”林国栋道,“我原本是想留活口,让她在痛苦和绝望中慢慢死去。可我又知道她这个人心机有些重,留活口对我反而不利。至于你,要不是我女儿替你求情,我还真的想让你和她一起下地狱。不管怎么说,许琴都是我的老婆,你上她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所以有时候看到你我就特别恼火。但想到你也是受害者,一直受她的欺骗,我心情就会好一些。反正你能活下来都是拜我女儿所赐,我希望你能在事业方面好好帮她。”

    “我还真的是个笨蛋,居然被那种女人玩得团团转。”

    “只因你爱她爱到了骨子里,要不然你不会一直被蒙在鼓里的。”

    “你有没有惩罚左丹?”

    “我女儿有替左丹求情,要不然我会惩罚她的。”

    听到林国栋这话,余向东重重叹了一口气。

    看了眼余向东后,林国栋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拉拢阿智的?”

    “差不多有半年了。”

    “目的?”

    “监视你,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发现阿智是我的人的?”

    “他昨晚问了阿凯一些不该问的问题。”

    “什么问题?”

    “他问我女儿的遗体在哪家医院,”林国栋道,“这原本就不应该是他该关心的事,所以当阿凯和我说这事的时候,我就知道阿智有问题。我更知道应该是有人让他问,以搞清楚我女儿到底是死是活。所以在知道阿智背叛了我以后,我就想到有可能是你让他这么做的。后面一威胁,阿智就全部都招出来了。”

    “你真的是老奸巨猾,我认识的人里没有谁比得过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