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5章 是痴情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要是不这样,我哪能活到今天,”林国栋道,“其实我还是想问下你是不是诚心的。”

    “哪方面。”

    “对我女儿。”

    “我会辅佐她的,”余向东道,“不是为了你,而是因为我欠了她一条命。既然她连差点我雇人谋杀她都可以原谅,那我这条命就是她的了。在你没有要求我离开嘉美之前,我都会好好帮她的。其实我想问你一件事,就是和宇南有关的事。你跟那贱人说宇南是你和王梦莎的儿子,我想知道这事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所以她和赵德全的儿子确实被你给掐死了?”

    “野种不弄死留着当祸患吗?”

    “看来就算相处了这么多年,我也是看不透你。”

    “其实我原本是打算放过许琴的,”林国栋道,“我想着她抚养了宇南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我这个想法是在她怂恿你谋杀我女儿之前,知道罪魁祸首是她以后,我就没有再对她仁慈的必要了。”

    “我以前就知道你和王梦莎关系暧昧,但我真的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后面她消失了,杂货铺也盘给了别人,我还想着她的消失是不是和你有关。她是宇南的妈妈,她怎么会甘愿让许琴抚养宇南?”

    “她跟我在一起只是为了钱,所以她相当于是把宇南卖给了我。”

    “明白了。”

    “赵敏的老公已经回国了。”

    “你又在担心什么?”

    “我在担心那个叫柳风的男人会不会找我的麻烦,”闭着眼休息的林国栋道,“其实找我的麻烦的话,我是完全无所谓的。但要是找我女儿的麻烦,那我就要采取一些手段了。不过假如柳风以为赵敏是因为谋杀陆文俊一事曝光而自杀,那他估计是不会找我的麻烦。”

    “那就静观其变了。”

    “等过些天我要把我女儿带到北京去接受进一步的治疗。”

    “情况很严重吗?”

    “不是严重不严重的问题,是因为我想将她留在我的身边。这样既方便照顾她,又可以确保她的安全。”

    “那宇南呢?你真的不打算让他继承家业了?”林国栋道,“就经商能力而言,宇南是完完全全在小洁之上。加上小洁这个人太多温柔,不会把集团的利益摆在第一位,所以我总觉得她不适合当你的接班人。虽说经过一系列的锻炼,她会有所进步,但绝对比不过宇南。”

    “宇南的人生有污点,而且是很容易会让他去坐牢的污点,所以我不能将集团交给这样的人。”

    “林慧莲的死吗?”

    林国栋没有说话,只是鼻息变重了。

    叹了一口气后,余向东道:“那就走一步算一步吧。”

    “你在搞许琴的时候,有把我这个兄弟放在眼里吗?”

    “都是成年旧事了。”

    “但我还是想知道答案。”

    “是这样的,”余向东道,“我第一次和许琴发生关系是因为喝了酒,第二次是在赵德全死了以后。在赵德全死了没几天,许琴就找过我,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的。她还说她怀孕的时候你正在天津那边出差,所以她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可能会是你的。我有和她一起推算过日子,确定了她怀孕的日期差不多就是我跟她酒后乱性的那次。刚好那时候你确实是在天津出差,所以我就相信了她的鬼话。”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做亲子鉴定吗?”

    “有想过,”余向东道,“不过因为她一直说我怎么连她都不相信,然后还跟我闹别扭,所以我就没有再提这事了。要是我坚持去做亲子鉴定,或许我的人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

    “所以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痴情儿。”

    “老林你这是在笑话我吗?”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林国栋道,“假如你遇到的人不是许琴,而是另一个好女人,那你的人生就会非常美满了。”

    听到林国栋这话,余向东不免露出一丝苦笑。

    来到轮渡附近,他们两个人找了家咖啡厅吃午饭。

    点好午饭后,林国栋还给阿凯发微信消息,告知其位置。

    吃完以后,两个人又各自点了一杯咖啡,边喝边聊着。

    直至下午四点,阿凯左丹两个人才出现在他们面前。

    确定两具尸体都已经处理掉以后,林国栋还让阿凯左丹点餐,因为阿凯左丹也都还没有吃午饭。

    在牛排糕点之类的都上桌后,饿得肚子都快扁了的左丹便开始狼吞虎咽。

    至于阿凯,倒是吃得比较斯文。

    吃了半块牛排后,阿凯问道:“林董,需要招保镖了吗?”

    “暂时不需要,有你就够了。”

    “我是怕偶尔我得请假什么的。”

    “那就我一个人待着好了,”林国栋道,“因为阿智的事,我现在很担心类似的情况会出现。反正机密的事越少人知道就越好,所以我才没有再招保镖的打算。要不然就这样吧,要是你有事要请假,我就让阿虎跟着我好了。等你回来了,我再让阿虎去忙别的事。”

    “嗯,这样可以。”

    “小丹。”

    听到林国栋喊自己的名字后,正在切牛排的左丹吓了一大跳。

    除了身体突然坐得更直以外,她还慌忙放下了刀叉。

    见状,笑了笑的林国栋道:“不要怕我,我又不是老虎。当然因为昨天对你发脾气的事,估计你是心有余悸的了。这么和你说吧,因为我女儿不让我惩罚你,所以你可以忘记你犯下的错。不对,你不能忘记。要是你忘记了,那同样的情况很有可能会发生。你要记住,你是我女儿的贴身保镖,你必须无时无刻跟着她。”

    “嗯!我记住了!”

    “继续吃吧,我看你真的是饿了。”

    “刚刚体力消耗有些大。”

    “那就再点一份牛排吧。”

    “不用,不用,我又不是猪。”

    “要是饿了就自己点,今天我请客。”

    “谢谢林董。”

    半小时后,四个人一块走出了西餐厅。

    余向东是自己开车前往住处,阿凯则是开车载着林国栋和左丹前往医院。

    到了医院以后,和负责照顾丁洁的苏珊汇合的林国栋问道:“小洁的状况如何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