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6章 谁和谁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现在情况还算稳定,”站在病房门口的苏珊道,“但我是不建议你们进去,还是先让小洁好好休息吧。要是林董你特别想见小洁,那你就进去看下,她现在正在睡觉。”

    “我就去看一眼。”

    “嗯。”

    推开病房后,担心外头的声音吵醒女儿的林国栋随即把门关上。

    接着,林国栋蹑手蹑脚地往病房那边走去。

    看着还戴着呼吸机面罩,并且脸色白如纸张的女儿,林国栋自然是万分心痛。

    假如不是他女儿的要求,他今天肯定是会连余向东也一起杀掉!

    因怕影响到女儿休息,在床边站了不到半分钟的林国栋就走了出去。

    走出病房后,林国栋道:“对于我女儿在这边治疗的事,你们不要对任何人说。”

    听到这话,苏珊、阿凯以及左丹纷纷点头。

    “苏珊,我和阿凯就先回酒店了,小丹就留在这边由你差遣。”

    “嗯。”

    “有情况就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

    “放心,我知道的。”

    看了眼笑得格外甜美的苏珊后,林国栋这才和阿凯一块离开。

    一周后,福州高铁站。

    火车停下后,李泽和三名明天要参加省级美术比赛的学生陆续下了火车。

    在这三名学生里,自然有刘雨鸥。

    让他们三个跟紧后,拎着行李箱的李泽就走在了最前面。

    “老师,我们是住哪个酒店来着?”

    “藤山戴斯国际酒店,就在福建师范大学的附近,”李泽道,“明天比赛是在福建师范大学进行,所以我们住在那个酒店会比较方便。虽然我不是你们的导师,但因为这是校长的要求,所以还是由我带你们来参加比赛。我的要求很简单,晚上你们只许待在酒店里,不能去外面玩。至于你们是要在酒店里练习还是休息之类的,那就随便你们了。等明天早上参加完比赛,你们有一天的时间可以好好玩,因为我是给你们订了后天早上的火车票。”

    听到李泽这话,他们三个人都很高兴。

    离开高铁站后,李泽便叫了一辆的士前往藤山戴斯国际酒店。

    近四点,他们才到达酒店。

    办理了入住手续后,李泽将房卡分别交到他们三个人手里。

    之后,四个人便一块搭乘电梯前往六楼。

    李泽和李韬一个房间,刘雨鸥则是和朱莉莉一个房间。

    因名叫朱莉莉的女生的名字和前妻生母一样,所以每次念这个名字的时候,李泽都觉得有些怪怪的。

    走进605,李泽便坐在床边休息。

    “老师,你不和刘雨鸥同学一个房间吗?”

    听到李韬这突然问出的话后,李泽反问道:“哪有老师和女生一个房间的?”

    “你们不是在谈恋爱吗?更何况你们已经不是师生关系了,所以住一个房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我觉得莉莉应该不肯和我一个房间,所以老师你可以再去开个房间,这样你就可以和刘雨鸥同学一起住了。”

    “你别尽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赶紧想着怎么应付明天的比赛吧!”

    “对了,老师,你是准备开培训班了吧?”

    “嗯。”

    “到时候我把你的联系方式给那些想学画画的同学,让他们去你那边学画画。”

    “谢谢你。”

    “这是我应该做的事,”顿了顿后,又高又瘦的李韬道,“其实在候车厅的时候,刘雨鸥就有跟我和莉莉商量,就是谁和谁住一个房间的事。她是想跟你住一个房间,所以就怂恿我和莉莉住一个房间了。我是没什么意见,但莉莉不同意。莉莉说要是这事儿传出去,大家会对她指指点点的。所以我就想着,干脆老师你再去开个房间得了。”

    “我跟你一个房间,雨鸥和莉莉一个房间,就这样。”

    “好吧。”

    约过十分钟,门被敲响。

    透过猫眼,见站在外头的是刘雨鸥后,李泽拉开了门。

    见刘雨鸥没有走进来,李泽便问道:“不进来吗?”

    “老师你出来。”

    李泽不知道刘雨鸥搞什么鬼,但他还是跟了出去。

    “你来这边一下。”

    见刘雨鸥往右边走去,李泽只好带上门。

    走到610前,刘雨鸥直接用房卡刷开了门。

    看到这一幕,李泽就知道刘雨鸥刚刚肯定是有下去开了这个房间。

    走进去后,顺手关上门的李泽问道:“你不喜欢和莉莉一块住吗?”

    “喜欢,但我更想和老师你一块住。”

    “这不行,”李泽道,“老师是不能和学生住在一起的。”

    “你都已经不是老师了,而我已经高中毕业了,”坐在床边并翘起二郎腿,两只手还撑着床铺的刘雨鸥道,“老师,要是你今晚不陪睡,我明天就不去参加比赛了。要是学校那边问起啊,我就说你欺负我,导致我心情失落到想自杀的地步,所以我才没有去参加比赛的。”

    听到刘雨鸥这话,有些无奈的李泽道:“你这家伙。”

    “难得出来一次,不住在一起不是很浪费吗?”

    “我并不觉得有什么浪费的。”

    “忽略比赛和他们两个的话,这就像是情侣旅游,所以肯定要住在一起的。”

    “谬论,你这是谬论。”

    “我才不管是不是谬论,”仰躺在床上后,嘴角微微扬起的刘雨鸥道,“反正我就是要跟老师你一块睡。”

    “好吧,又不是没有睡过。”

    “yes!”

    “有信心吗?”

    “肯定有信心的,”坐起来后,对着李泽眨了下眼睛的刘雨鸥道,“我可是超级天才,任何学科在我面前都是小菜一碟。至于那什么肖像素描,啧啧,真的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而且我跟你说哦,我有查过历年省级美术比赛的资料,所以这次我肯定是可以拿个前三名的。对了,老师,你还记得咱们之间的约定不?”

    “约定?什么约定?完全没有印象。”

    “切,老师你是在假装糊涂,”刘雨鸥哼道,“如果我拿了金奖,老师你就必须当我的裸模,摆出我要求的姿势来,嘻嘻!”

    两手交叉在胸前后,李泽反问道:“要是你都没能拿奖呢?”

    “我当老师你的裸模,”扬起眉头后,刘雨鸥补充道,“假如老师你不需要我当你的裸模,而是想对我做一些非礼勿视的事的话,那我也是会完全配合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