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7章 所谓担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刘雨鸥这充满暧昧语气的话后,李泽道:“好的不学,尽学坏的。”

    “什么?”

    “我说你跟你姑姑啊,”李泽道,“你姑姑以前是蔷薇会所的主持人,在主持的时候就喜欢说一些非常暧昧的话,或者是做出一些相关的动作来。而你呢,你肯定是受了她的影响。”

    “不啊,我没有受到她的影响,我只是喜欢老师你摆出无奈的模样而已。”

    “这样会让你很得意,是吗?”

    “不是得意,是会觉得很好玩,”眯起眼睛后,刘雨鸥继续道,“老师,你快去拿行李吧,我的都已经拿过来了。”

    “真拿你没办法。”

    “谢谢夸奖。”

    尽管觉得这样有些不好,但李泽还是去拿行李。

    在和李韬交谈的时候,李泽还让李韬不要将这事说出去。

    李韬答应以后,李泽这才往610走去。

    李泽并不是那种胆小怕事的人,他只是不希望这事传出去进而影响到刘雨鸥的名声罢了。毕竟对于他这种已经离了婚的男人来说,名声并不在意。但对于才刚高中毕业的刘雨鸥来说,名声就非常重要了。

    走进610,见刘雨鸥似乎睡着了,李泽便小心翼翼地将行李包放在电视机的旁边。

    看着呼吸均匀的刘雨鸥,李泽的视线顺着刘雨鸥那高耸的胸脯往下移去。

    看了眼那被裙摆遮住的三角地带后,李泽继续往下看。

    因为刘雨鸥穿着短裙的缘故,所以那双裸着的大长腿显得格外显眼。

    李泽这样欣赏刘雨鸥并不是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在想着他和刘雨鸥的未来。

    再过几天高考分数就会公布,之后就可以开始报考学校。

    以他对刘雨鸥的了解,刘雨鸥的成绩很可能会超过清华北大的录取分数线。这就意味着八九月份的时候,刘雨鸥就会去北京读大学。在高中的时候,刘雨鸥已经是天才级别的校花。到了大学,这种情况估计还是不会变。所以到时候那些正值青春期的男生肯定是会追求刘雨鸥,其中还有不乏家底殷实的帅哥。

    和那些具有高学历的人比起来,他这种没存款的离异男算是完全没有价值吧?

    所以李泽最担心的是,大学期间刘雨鸥会谈恋爱。

    假如真是这样,那就放手让刘雨鸥飞吧!

    这样想以后,李泽就舒坦了些。

    因烟瘾犯了,李泽便去走廊上抽烟。

    抽完烟回客房,见刘雨鸥正坐在床上玩手机后,李泽问道:“晚饭打算吃什么?”

    “吃外卖吧。”

    “不打算出去吃吗?”

    “老师你不是说晚上不能出去的吗?”

    “吃个饭还是可以的。”

    “那就吃这家酒店的自助餐呗!”

    “也行。”

    “老师,培训班那边的装修已经差不多好了吧?”

    “昨天你爸是说再过两天就好了,”李泽道,“因为没什么很大的改动,所以装修起来就挺快的。后面我还得购置一些工具和设备,然后就可以开始招生了。我的打算是七月上旬的时候开始授课,差不多是在七月十号前后。要是再继续拖下去,很多学生可能已经在其他培训班上课了。其实最佳招生应该是现在,但因为培训班那边都还没有搞好,所以我也不敢招生。到时候家长要是去培训班那边,发觉就是个雏形,那肯定会说我是骗子的。”

    “你有没有买过房子?”

    “当然有。”

    “那你买的是全新的房子吗?”

    “当初开盘的时候买的。”

    “那你去买房子之前,你应该有看到过效果图吧?”刘雨鸥道,“或者是效果模型,就是房地产公司先设计出来,让买房的人先看下还没有完工的小区以后会长什么样子。”

    “嗯。”

    “那老师你直接叫人设计效果图呗!然后放在宣传海报上!”

    “不想搞得那么麻烦,还是过些天再招生吧,反正不差那么几天。”

    “我跟你说一个事实,”刘雨鸥道,“对于家长而言,他们不在乎培训班是否简陋,他们在乎的人自己的孩子能不能在培训班学到知识,所以培训班的装修华不华丽真的不重要。而且明天比赛之后就能出结果,到时候我能拿前三的话,我就是老师你的宣传招牌了。刘雨鸥同学在两个月之前跟李泽老师学画画,并在省级美术比赛中获得一等奖,打败了成千上万学过多年绘画的各校学生。老师你听到了没有?只要有这样一句宣传标语,肯定会有一大堆家长把孩子送到你那边去,才不管你的培训班有没有装修好,布置得合不合理之类的。我跟你说,假如他们说哪里布置不合理,你就说这叫艺术。你懂吗?这叫艺术!”

    听到刘雨鸥那绘声绘色的讲述,李泽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完以后,李泽道:“那等后天回去了,我就着手招生的事。”

    “嗯!”

    “你累的话就再多睡一会儿,五点半的时候我叫你。”

    “再睡一会儿?”皱了下眉头后,刘雨鸥问道,“难道老师你是想让我晚上晚点睡,陪你做些羞羞的事?”

    看着刘雨鸥露出坏笑后,走过去的李泽直接拿起枕头扔了过去。

    接住后,抱在怀里的刘雨鸥嬉笑道:“看样子老师你是准备用枕头捂着我的脸,之后再做羞羞的事啊!”

    “别发浪了,睡你的觉。”

    “睡不着。”

    “那你就玩手机吧。”

    “对了,”依旧抱着枕头,下巴还磕在枕头上的刘雨鸥问道,“你有去医院看过师母吗?”

    “医院?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

    “她住院了?”

    见李泽显出有些紧张的神色后,没有说话的刘雨鸥是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她在医院,,”李泽道,“我记得前天她有打过电话给我,问薇薇怎么样了。我说挺好的,她又问我有没有时间,我说没有,然后我就挂机了。你怎么知道她在医院?是谁跟你说的?”

    “是我姑姑跟我说的。”

    “你姑姑又怎么会知道的?”

    “我姑姑前两天有打电话给她,”刘雨鸥道,“至于是为什么打电话,我是不清楚,反正我知道我姑姑有打电话给她就是了。在她们打电话的时候,她有跟我姑姑说,说她上周被人刺了一刀,就是胸口那儿。她还说她是个幸运儿,要是刀身再偏一点点,她的心脏就会被捅破,然后死翘翘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