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8章 无憾就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刘雨鸥说出这番话时,李泽仿佛都想到了当时他前妻遇刺的情形。

    这么说来,他前妻前天打电话给他,估计是想让他带着薇薇去医院了。

    只是因为现在薇薇已经习惯跟着孙兰娜,所以李泽是真的不想让前妻再次走进薇薇的生活里去。

    而李泽还在想着,到底要不要给前妻打个电话。

    尽管是因为他前妻的背叛而离的婚,但最起码的关心还是要有的吧?

    因不确定要不要打电话,所以李泽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就算李泽没有说出心里的想法,聪明伶俐的刘雨鸥还是一眼便看穿了。

    对着李泽吐了下舌头后,刘雨鸥道:“打电话吧!要不然老师你待会儿连自助餐都没有心思吃的!”

    “我是不想打,但打一下可能会稍微好一些。”

    “想打就打呗!可以无视我哦!”

    听到刘雨鸥这话,李泽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但因不想让刘雨鸥听到他关心前妻的话语,所以他道:“我出去打。”

    “你在房间里打好了,”溜下床的刘雨鸥道,“我要去找莉莉,她有参加比赛的经验,我得去跟她讨教讨教。”

    “这样挺好的。”

    “是啊!”

    对着李泽扬起眉头后,刘雨鸥这才走出去。

    带上门,刘雨鸥便靠在了门上。

    眼神变得有些落寞的同时,刘雨鸥还轻轻叹了一口气。

    叹气过后,刘雨鸥便朝朱莉莉那客房走去。

    至于李泽,坐在床边的他是打电话给前妻。

    “喂,阿泽?”

    听到前妻的声音后,李泽道:“听说你受伤了。”

    “上周六的事了。”

    “是怎么受伤的?”

    “就是去公司的时候被一个假装是快递员的人给刺伤了,”电话那头的丁洁道,“前几天跟一个护士聊天的时候,她还跟我开玩笑了。她说是因为我的胸大,所以歹徒才没有刺中我的心脏的。假如我是平胸,肯定已经刺中了。我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但我觉得挺好玩的。所以胸大也有好处,你说是不是?”

    “或许吧,那你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就是在医院调理。”

    “在哪家医院?”

    “你要过来看我啊?”

    “没,我现在在福州这边。”

    “福州?为什么去福州了?”

    “雨鸥明天要参加比赛。”

    “我记得你以前有说过,”电话那头的丁洁道,“看样子你们的感情很好,这样挺好的。不过讲真的啊,假如你想和她在一起的话,我是建议你搬到她就读的大学附近,然后两个人住在一起。异地很容易让两个人的感情变得平淡,甚至是如同一潭死水。”

    “我和她的年龄差距太大,所以她读大学的时候能找到真正爱的男人,那样其实挺好的。”

    “刘强东和章泽天年龄差距不是也很大吗?还有吴奇隆和刘诗诗。”

    “他们有钱,我没钱。”

    “钱真的那么重要吗?”

    “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你的培训班弄得怎么样了?”

    “下个月就可以开始营业了。”

    “挺好的,”丁洁道,“等培训班正式开张的那天,你可以和我说一声,我会买花篮送过去的。不过我自己可能没办法亲自去,我还得在医院这边休养。我爸很想把我转到北京那边的医院去,但我还是喜欢厦门这边。落叶归根,我是希望我的根一直是在厦门这边。”

    “反正待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就好。”

    “你呢?是留在厦门,还是说到时候跟着她去其他城市?”

    “我肯定是留在厦门的。”

    “那她怎么办?”

    “随她,”因不想和前妻继续这个话题,所以李泽问道,“林宇南和柳咪怎么样了?”

    “他们两个下个月就去北京了。”

    “都没事了?”

    “你说他们的伤势啊?”丁洁道,“林宇南他现在是没了舌头,暂时没办法说话,其他方面都很正常。小咪的话,她前阵子是腰部被陆远凡给捅了一刀,现在已经没事了。估计再过十天左右就能出院,我的话得多等几天。我跟你说,我基本上已经知道我的老年情况了。在我苏醒以后,我觉得浑身无力,甚至连呼吸都觉得胸口痛。我估计等我老了,只能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的情况。”

    “那就尽量活得精彩一些吧。”

    “不要害怕变老,只要无憾就好。”

    “确实如此,所以没有遗憾才是重点。”

    “你呢?你有遗憾吗?”

    被前妻这么一问,李泽直接沉默了。

    遗憾这种事,每个人都会有,李泽自然也是如此。

    那么,他心里的遗憾到底是什么?

    一段曾经美满的婚姻的凋零。

    这就是李泽心里的遗憾吧?

    遗憾归遗憾,李泽也没有复合甚至是复婚的打算,因为和他聊天的这个女人曾经背叛过他。所以如果选择复合甚至是复婚的话,类似的背叛肯定是会重演的。就算不会重演,李泽也没办法原谅他前妻和周士奇之间的事。只要想到他前妻的毛是被周士奇给剃了,并在那过程中被周士奇那根丑陋之物疯狂进出,李泽心里就格外不舒服。

    不是他想将前妻想得如此不堪,是因为他前妻已经承认了。

    当然,他清楚他前妻应该没有主动和周士奇发生关系,应该是被迫的。

    不管被迫与否,单单就他前妻接受那张梅花j这件事而言,他前妻其实就已经认同了卖淫行为。

    所以,绝对不要再想着和复合或复婚有关的事!

    这样告诫自己后,笑出声的李泽道:“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比雨鸥年轻个几岁,这样我和她就非常般配了。”

    “大个十几岁也没什么问题的,反正你的身体素质这么的好,”电话那头的丁洁道,“而且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找比自己大好几岁甚至十几岁的男人,她们都觉得这样的男人比较成熟,比较稳重,也比较有安全感。反正我知道等刘雨鸥到了可以领证的年纪,你肯定会和她领证的。到时候摆酒的话,你可以和我说一声。我不会去给你们道喜,但我会在微信上发个红包给你的。”

    “没问题。”

    在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李泽心里酸溜溜的。

    清了下嗓子后,李泽问道:“以后你就是分公司的总经理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