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30章 他的计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别拐弯抹角的,有什么要求就直说。”

    “我不是已经提出我的要求了吗?”电话那头的李佳雪道,“我已经说了,你只要看就好,这不是很直白的描述吗?我喜欢你用不友好的眼神看我的模样,那种好像要吃掉我的眼神会让我莫名产生快感。所以只要你站在床边看着我,我自己玩自己,那也能让我嗨上天的。”

    “你是不是忘记你有裸照在我这里了?”

    “然后呢?”

    “所以你最好别告诉林国栋,否则我会在ps之后将你的照片之类公开的!”

    “你也忘记一点了吧?”李佳雪道,“等你把照片公开,我就会向林国栋哭诉。说你为了逼迫我不告诉他邱比特被放出来的时间,你就拿裸照威胁我。等我把邱比特出来的时间告诉了他,你就把我的裸照发到了网上去。一旦我这样和他说,他就绝对会找你麻烦的。其实找你的麻烦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要是他找薇薇、刘雨鸥或者是孙兰娜的麻烦呢?赵敏这种你看了都发毛的女人都不是林国栋的对手,你觉得你会是林国栋的对手吗?”

    “你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你只要站在一旁看着,又没有任何损失,何乐而不为?”

    “那你还是告诉他吧,希望他能找到他的宝贝外孙。”

    “你连儿子都不要了?”

    “我有薇薇就足够了。”

    “关键薇薇不是你的女儿,所以你如果连儿子都不要,直接让林国栋带走的话,那就意味着你没有后代了。”

    “我这个人向来不注重血缘,要不然我也不会一直将薇薇当做亲生女儿来看待了。”

    “你这明显是口是心非。”

    “随你怎么想,反正希望他能撬开邱比特的嘴巴。”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你想……”

    “考虑个几把!”李泽道,“你现在就打电话和他说!”

    “操你!”

    骂出这两个字后,电话那头的李佳雪直接挂机。

    在听到嘟嘟声响后,李泽觉得有些解气。

    他很讨厌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尤其是像李佳雪这种越来越无耻的女人。

    那么,他是真的放弃那个一直都没有找到的儿子了?

    实际上,李泽压根没有放弃的打算!

    以他对李佳雪的了解,李佳雪会第一时间将邱比特的行踪告诉林国栋,林国栋后天肯定会让人在公安局外头等候。等邱比特离开了公安局,林国栋的手下就会直接跟踪,并在人少的地方将邱比特绑架了。

    所以只要能在林国栋下手之前控制住邱比特,那自然还是有可能问到儿子的下落的。

    这就是李泽的计划!

    而在这个计划里,最重要的其实是必须搞清楚邱比特后天几点离开公安局!

    对于这时间,李泽自然有办法打听到。

    走到窗前,李泽便打电话给许队。

    打通后,李泽问道:“许队,你还在忙吗?”

    “正准备下班,咋的了?”

    “邱比特后天会被释放,对吗?”

    “你怎么连这个都晓得。”

    “看来是真的了,”笑了笑的李泽道,“其实我就是想知道邱比特被释放的具体时间,希望许队你能告知。”

    “假如你给我个合理的理由,或许我会告诉你。”

    “我想见他一面,问他一些事。”

    “你是以为他知道你儿子的下落,对吧?”

    “他老婆死了,那个医生后面又没有接触过我儿子,所以我还是相信他知道些情况的。可能是不想坐牢,所以才会将责任统统都推给他老婆。当然了,我知道你们肯定也有这样想过。但因为邱比特拒不承认,再加上你们没有证据,所以就只好将他放了。反正我就是想在他出来的时候和他聊个几句,就在公安局门口聊,所以绝对不会做出过激的举动的。”

    “后天早上九点整释放。”

    “谢谢许队!”

    “我知道找不着儿子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但我也希望你能理性一点,不要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法律有时候没办法达成你的心愿,但却可以保护你和你家人的安全。”

    “道理我都懂,只是有时候……”

    说到这里,李泽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所以在叹了一口气后,李泽道:“谢谢许队的教导,我会谨记在心的。”

    “嗯。”

    “那先这样,许队你忙你的吧,我准备去吃晚饭了。”

    “可以,有什么问题你就直接打电话给我好了。”

    “谢谢。”

    说出这两个字后,李泽便挂机。

    约过十五分钟,刘雨鸥回到了房间。

    看到笑得虽然灿烂,但明显有些勉强的刘雨鸥后,李泽问道:“是不是不喜欢我和我前妻打电话?”

    “没。”

    “真的?”

    “怎么说呢?”耸了耸肩后,刘雨鸥道,“毕竟她是你的前妻,毕竟你们以前一起生活过,所以我确实不太喜欢你跟她打电话。假如我完全不介意,那就说明我可能不在乎老师你。但事实上,我非常在乎老师你,所以我心里确实是有点儿不舒服。当然啦,我完全信任老师你,所以你随时随地都可以和你前妻打电话,我不可能会因为这事而和你吵架的。”

    听到刘雨鸥这善解人意的话语后,李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笑过以后,李泽道:“我得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关于回厦门的时间,”李泽道,“我后天早上八九点的时候有急事,所以可能明天就得回去了。福州到厦门的动车最晚是晚上九点出头,所以我们可以明天晚上再回去。当然假如你还想在福州多住一个晚上,那就我先回去,你跟他们两个后天再回去。”

    “我想要成双成对。”

    “那就待会儿吃晚饭的时候,跟他们两个商量一下。”

    “李韬好像对莉莉有意思,所以可以让他们两个多待一天。”

    “这不行,”李泽道,“有你在我还放心些,要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我是真的不放心。你虽然还没有成年,但你的心思比成年人还来得成年,有你在我才会放心。”

    “什么叫比成年人还来得成年,难道我早衰了?”

    “我说的是你的心理年龄。”

    “哦。”

    “对了,”李泽道,“其实有件事我很想问你,为什么校长昨天会打电话给我,让我来带队的?我是已经离职的老师,照理来说不应该让我来带队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