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31章 比较拘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然是因为我咯,”假装神秘地眨了眨眼睛后,刘雨鸥道,“我昨天早上有打电话给校长,说一开始你就是这件事的负责人,所以理应由你带队。结果你知道校长怎么说吗?他说你已经被辞退了,没有资格带队。我就跟他说了,要是带队的人不是你,那我就不去参加比赛。我还说如果让老师你带队的话,等以后我收到北大或者清华的录取通知书,我会第一时间感谢他,让他成为名人。就因为这个,他就极为利索地答应了。”

    “我就说带队的人不应该是我的,原来是你这家伙搞的鬼。”

    “知道为什么我要让老师你带队吗?”

    “这样好玩一些。”

    “不,”摆出一副极为认真的表情后,刘雨鸥道,“是因为我需要老师你来见证我得奖的那一刻,也需要老师你来和我一起分享得奖的喜悦。”

    “那就加油吧!”

    “嗯!”

    聊了一会儿后,李泽便用微信和李韬朱莉莉交谈,让他们十分钟后一块去吃自助餐。

    待李泽聊完后,刘雨鸥问道:“老师,你后天是有什么急事吗?”

    “我要去公安局那边一趟。”

    “出……出什么事了?”

    “和我儿子失踪的事有关。”

    “找到了?”

    “没找到,”李泽道,“反正就是警方叫我后天早上九点到那边,也没有说具体的事。”

    “希望是好消息吧。”

    “我也希望如此。”

    约过十分钟,李泽和刘雨鸥一块走出了客房。

    和李韬朱莉莉汇合后,李泽这才带着他们三个搭乘电梯到三楼吃自助餐。

    吃完以后,他们就回了各自的房间。

    聊到差不多八点半,刘雨鸥才去洗澡。

    洗完澡,穿着卡通睡衣的刘雨鸥走出了卫生间。

    看到刘雨鸥那好像出水芙蓉般的模样,李泽的喉咙变得有些干燥。尽管刘雨鸥的睡衣款式很普通很普通,但因为刘雨鸥长得靓,胸和屁股都很大,所以当刘雨鸥真空上阵时,李泽明显看到了两个凸点。而随着刘雨鸥的轻快脚步,李泽还看到那两颗达到d罩杯的胸正在微微摇动着。

    刘雨鸥现在才十七岁,又没有性经验。

    那要是等刘雨鸥有了性经验,胸肯定会变得更大吧?

    等刘雨鸥以后怀孕了,估计都能达到e甚至是f杯。

    不可能那么大吧?

    尽管觉得想象力有些天马横空,但因为刘雨鸥的基础实在是太好,所以李泽又觉得这有可能会变为现实。

    “老师,你也去洗澡吧!”

    “嗯,我这就去洗。”

    对着刘雨鸥笑了笑后,李泽这才往卫生间走去。

    李泽洗澡之际,刘雨鸥则是在吹头发。

    对于李泽而言,他已经很久没有过性生活。所以在洗澡的时候,李泽很快就有了反应。除了因为很久没有过性生活的缘故以外,另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待会儿要和刘雨鸥一块睡。再加上李泽脑海里还想着刘雨鸥胸脯激凸的动人模样,所以难免会有反应的。

    洗完澡以后,李泽的反应才消退。

    但在准备走出卫生间的时候,李泽又有了反应。

    这反应让李泽有些无奈。

    在想着一些烦心的事以后,李泽胯下那物才进入睡眠状态。

    因为没有想过今晚要和刘雨鸥同床共枕,所以李泽并没有带睡衣睡裤过来。

    所以当李泽走出卫生间时,他是穿着带来的另一套衣服。

    一件黑红相间的衬衫,一件灰蓝色牛仔长裤。

    看到李泽这身打扮,已经靠坐在床头玩手机的刘雨鸥问道:“老师,你准备出门啊?”

    “没。”

    “那你干嘛穿成这样?”

    “我是怕把你吓到了。”

    “吓到?”白了李泽一眼后,刘雨鸥道,“我又不是没有看过老师你穿内裤的样子。”

    听到刘雨鸥这话,又见刘雨鸥笑得坏坏的,李泽都在想着是不是他的思想太保守了。

    坐在床边后,李泽问道:“明天的考试有信心吗?”

    “是比赛,拜托。”

    “那你有信心吗?”

    “为什么老师你比我还紧张呢?”

    “我肯定是要紧张的,”李泽道,“因为你能不能得奖关系到我的培训班的未来。”

    “我还以为老师你在乎的是要不要当我的裸模。”

    “我是不信你能拿一等奖。”

    “明天就知道了,”顿了顿后,刘雨鸥问道,“老师,明天的流程是怎么样的?”

    “早上八点半开始比赛,各个项目的比赛时间都有所不同,你那项目是两个半小时,”李泽道,“所有的项目会在十一点的时候结束,之后专家们会开始评选。下午两点的时候在师范大学礼堂那边举行颁奖仪式,仪式估计会在两点左右的时候结束。然后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晓得了。”

    “你不是早就看过流程了吗?”

    “对于一个将比赛说成是考试的老师,我真的没什么信心,所以我这是在让你记住流程。”

    “身为学生,你居然敢说老师?”

    “我就敢说,你能拿我怎么样?”

    说到这,笑得有些得意的刘雨鸥还挑了挑眉头。

    看到刘雨鸥这像是示威般的举动,李泽只是轻笑了下。

    假如刘雨鸥是他未婚妻或者妻子,他的举动应该是直接将刘雨鸥扑倒,还问刘雨鸥敢不敢和他作对。要是刘雨鸥说敢,李泽就会用手去抓刘雨鸥的胸,或者是直接勾起刘雨鸥的下巴,并继续问她敢不敢。要是刘雨鸥还说敢,那他就会直接把刘雨鸥的衣服扒了,然后疯狂做嗳。要是刘雨鸥说不敢,那李泽也是会和刘雨鸥做嗳的。

    可因为有四年之约,所以在言行举止这些方面,李泽都会比较拘束。

    拿起手机看了下后,李泽道:“已经九点半了,早点睡觉吧。”

    “你不吹头发啊?”

    “看来我是得了老年痴呆症了。”

    自嘲之后,李泽这才去吹头发。

    吹干头发,李泽便关了灯。

    刘雨鸥是有把床头灯打开,但因为要脱衣服裤子的缘故,李泽还是把床头柜也给关了。

    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后,李泽钻进了被窝。

    两个人原本都是平躺着,但过了几分钟后,刘雨鸥便侧向李泽。

    一只手揽住李泽腰部后,刘雨鸥便将一只脚架在了李泽腿上。

    附到李泽耳边,刘雨鸥轻声问道:“老师,你在害怕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