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34章 还真厉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共九名获奖者,三男六女,而在六个女生中,长得最为脱俗的自然是刘雨鸥。

    所以当一袭白裙的刘雨鸥往颁奖台上走去时,她几乎吸引了全场人的注意力,这也使得掌声最为热烈。

    走上颁奖台后,刘雨鸥站在了正中间。

    “现在台上站着的这九位,”故意沉吟了下后,主持人接着道,“就是我们这一届省级美术比赛的获奖者,请大家予以最最热烈的掌声!”

    主持人这话过后,大家便热烈鼓掌。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停顿过后,拿着话筒的主持人继续道:“所以对于这九位获奖者而言,他们都是付出了非常多非常多,所以他们都是我们该学习的榜样。当然对于那些没有获奖的参赛者而言,不是你们不够优秀,其实你们也很优秀。所以当我们的评选老师面对那些几乎全部都优秀的作品时,我们真的有些难以抉择,所以我们只能从中选出九份更为优秀的作品。请大家将掌声给予所有的参赛者,因为你们都是佼佼者!”

    因主持人的这一席话,大家又开始鼓掌。

    鼓掌过后,主持人道:“现在有请我们王长平王校长替获奖者颁发奖牌和证书!”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地,坐在嘉宾席上的王校长便站起身。

    向后方鞠躬后,王校长这才上台。

    上台以后,王校长便时不时接过礼仪小姐递来的奖杯以及证书,并将之递给相应的获奖者。

    在这过程中,王校长还和获奖者依次握手。

    “王校长,请您和我们说几句。”

    接过主持人递来的话筒后,王校长便做了长达十分钟的演讲。

    讲完以后,王校长才重新回到嘉宾席。

    “现在我们要请一位获奖者说一下获奖感言,”看向最为出众的刘雨鸥后,主持人微笑道,“其实我知道每一位获奖者都已经准备好了获奖感言,但因为时间有限,所以我们只能选出一名获奖者作为代表了。”

    说完,主持人朝刘雨鸥走去。

    “这位同学,你准备好了吗?”

    说到这,主持人将话筒递向刘雨鸥。

    接过后,轻轻鞠了一躬的刘雨鸥道:“大家好,我叫刘雨鸥,我来自福建厦门。这是我绘画生涯中获得的第一个奖项,这对我来说真的是意义重大。对于这次获奖,我真的是受宠若惊。我想感谢很多人,但我最想感谢的还是我的恩师李泽老师!”

    说着,刘雨鸥还看向李泽那边。

    见大家都盯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李泽只好站起身。

    向大家鞠了一躬后,李泽这才坐下。

    坐下后,李泽就希望刘雨鸥能早点将话筒交给主持人,因为他怕刘雨鸥说出奇奇怪怪的话来。

    而在做了近五分钟极为精彩的获奖感言后,刘雨鸥才将话筒还给主持人。

    在主持人的示意下,获奖者陆续走下颁奖台。

    待刘雨鸥坐下后,李韬朱莉莉便向刘雨鸥道贺。

    将证书以及奖杯都递给李泽后,刘雨鸥笑着问道:“老师,我是不是很棒呢?”

    “上午比赛之后,你干嘛摆出那样的表情来?”

    “这是为了让老师你激动啊,”刘雨鸥道,“要是当时我就说我很有信心能拿奖,那就算台上那位大姐姐说出我的名字了,你也不会激动的。”

    “害得我白担心了。”

    “老师,回去以后我们就可以将证书贴在培训班的墙壁上,到时候还可以贴上几张我拿着奖杯的照片。”

    “我也是这样想的。”

    “老师,你快夸我。”

    “干嘛要夸啊?”假装无所谓的李泽道,“要是我夸你了,你可能会骄傲,到时候是很容易退步的。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退步,听过没有?”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你夸我。”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刘雨鸥还像撒娇般鼓起腮帮。

    “我们的雨鸥同学最棒了!”

    “谢谢老师夸奖,”抿起嘴巴的刘雨鸥道,“但你其实不用夸我的,你这样只会让我骄傲,这很容易让我退步的。所以要是我以后参加类似的比赛没能获奖,那我会将责任都推到你身上的。”

    “你这家伙,还真的是让我有些无奈啊!”

    尽管语气显得有些无奈,但李泽还是笑得格外灿烂。

    看着手里的证书以及奖杯,想着最近这段时间刘雨鸥每天都在作画,李泽真的是感触良多。

    临近三点,颁奖仪式正式结束。

    结束后,李泽自然是和他们三个一起回酒店。

    回到客房,坐在床边的李泽道:“雨鸥,讲真的,你还真是厉害。你学画画也就才两个月左右,居然拿了个第一。”

    “学多长不重要,重要的是够不够聪明,”手做抓握状后,刘雨鸥道,“再加上我这双手非常灵活,所以我拿个金奖是实至名归的。老师,既然我拿了金奖,那你是不是知道该做什么呢?”

    “当你的裸模,是吧?”

    “对!老师你也不许耍赖!”

    “这是我答应你的事,我当然不会耍赖了,”笑得很温和的李泽道,“等回去以后,你想画画的话,我就当你的裸模吧。但我要跟你说清楚,你画出来的画不能保留,明白我的意思没?”

    “我画老师你的裸体素描就是要保存,不保存干嘛要画啊?”

    “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那很有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麻烦。”

    “那就这样吧,”刘雨鸥道,“我画素描的时候不画老师你的五官,这样就不会有人能认出来了。要是单单看着一张无脸男素描就会知道是谁的话,那我只能说看素描的人实在是太牛逼了。”

    “尽量别保存吧。”

    “既然是尽量,那就说明还是可以保存的了?”

    “假如你能做到不被你以外的人看到,那我允许你保存。”

    “绝对绝对没问题!”拍了拍胸脯后,自信满满的刘雨鸥道,“这种事我最擅长了!”

    “擅长个屁,”李泽泼冷水道,“我还记得当初你上课的时候摆弄合欢扑克。”

    “这有什么问题吗?”

    “合欢扑克算是蔷薇会所的流通货币,你那样张扬是很容易惹来麻烦的。”

    “结果却钓到了老师你这个如意郎君!”

    见刘雨鸥笑得连眼睛都眯了起来,李泽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老师,”刘雨鸥道,“快点脱。”

    “脱?什么意思?”

    “裸体素描啊!”

    “现在?不应该是回厦门以后的事吗?”

    “我怕夜长梦多,所以要早点拿到我的奖励,”朝着李泽勾了勾手指后,刘雨鸥道,“快脱,我要看你的大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