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42章 极度不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李泽这话后,阿凯道:“这是林董的吩咐,我只是按照他的吩咐办事罢了。”

    “难道林国栋不是要抓他吗?”

    “我建议你早点离开这,假如你还想去追邱比特的话。”

    “我在这里和这傻大个耗了这么长时间,就算是瘸子都跑远了,我哪还追得到他?”

    “只要他不会上天入地,我相信你总有一天能找到的。”

    这时,躺在地上痛苦伸吟着的猩猩道:“阿凯,别跟他废话,揍死丫的!”

    阿凯没有说话,只是将猩猩扶了起来,并将猩猩扶上了面包车。

    坐上驾驶座后,阿凯道:“别和林董作对,要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的,他才不管你和大小姐以前的感情是有多好。”

    扔下这句话后,阿凯便驾车离开。

    他们离开后,李泽自然是上了自己的车。

    至于该去哪里,李泽却是有些迷惘。

    他今天来拘留所的目的是带走邱比特,并逼迫邱比特说出和他儿子有关的事。可因为林国栋的人插手,邱比特这个人又特别机灵,他愣是没能带走邱比特。至于林国栋的手下为什么不去追邱比特,这是最让李泽搞不清楚的地方,难不成林国栋已经不在乎外孙的下落了?

    想了下后,李泽是继续往前开去。

    他是打算去轮渡那边守着,看能不能碰到邱比特。

    十点半出头,邱比特胡帅两个人一块走进了一家沐足店。

    泡脚按摩过后已经是十二点,他们便在附近的餐馆找了个包间吃午饭。

    邱比特是觉得两个人用包间太浪费,但因这是胡帅的要求,邱比特只好同意了。

    点完菜后,两个人便闲聊着。

    约过五分钟,林国栋和阿凯一块走进了包间。

    在拘留所门口,邱比特有见过阿凯,所以他吓得立马站了起来。

    “胡……胡帅……你……你出卖我……”

    在林国栋的示意下,点头哈腰过后的胡帅当即离开。

    看着已经靠在墙上的邱比特,林国栋坐在了椅子上。

    拿起菜单看了眼后,林国栋问道:“你都点了哪些菜?”

    “你到底是谁?!”

    “我觉得比起我是谁,你更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在这里的,”看着邱比特的林国栋道,“早上你有打过两通电话,第二通电话正是打给刚刚那个男人的。你有让他去拘留所接你,毕竟有人在堵你。对于你而言,你是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他身上,但有时候盲目相信一个人是会遭到鲜血淋漓的背叛的。所以在他赶去拘留所接你的路上,我就给他打了一通电话,和他做了一笔买卖。既不会惹上麻烦,又可以得到一笔钱,所以他一下就答应了。所以之前在路上拦追堵截那种事只是跟你玩闹罢了,玩了一会儿觉得无聊了,我就让他们别玩了。反正你那么相信你朋友,所以你肯定是会中了你朋友的圈套,所以我只要等他的好消息就行了。”

    看了下手表后,林国栋继续道:“我原本是想去沐足店那边跟你唠嗑,但因为差不多该吃午饭了,所以才会选在这里跟你唠嗑。”

    听到林国栋说的这番话,邱比特都在冒冷汗。

    林国栋越是淡定,他越是害怕。

    强装镇定后,邱比特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胡帅的电话号码的?”

    “我都能拿到你的通话详单,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他的号码吗?”

    “那你到底是谁?”

    “坐下来,站着看起来实在是太生疏了。”

    尽管林国栋这样说,但邱比特还是不敢坐下。

    见状,阿凯就走了过去。

    抓住邱比特双肩,阿凯便将邱比特往椅子那边推去。

    随着阿凯的用力一按,邱比特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你都点了哪些菜?”

    要是林国栋发飙,邱比特还会心安一些。

    可林国栋就是不发飙,还用朋友一样的语气问他话,这才是让邱比特变得极度不安的根本原因。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后,邱比特道:“酸菜鱼,糖醋里脊,干煸四季豆,爆炒牛肉,还有……还有一份鱼头豆腐汤……”

    “我这个人不能吃太油腻的菜,所以我能不能加两个菜?”

    “请……请随意……”

    邱比特说完后,林国栋便道:“把服务员叫进来。”

    拉开门,站在门口的阿凯道:“服务员!”

    服务员走进来后,看着菜单的林国栋道:“美女你好,给我来一份虫草花蒸鸡和蒸酿豆腐。”

    “好的,请问还有其他吩咐吗?”

    “再给我来一瓶红色茅台。”

    “三千一瓶。”

    “没问题的。”

    得到林国栋这肯定答复后,服务员这才离开。

    看着坐在对面的邱比特,林国栋问道:“在被拘留期间,你的伙食应该不怎么样吧?”

    “还……还行……”

    “你的气色不太好,一看就是不怎么样,”林国栋道,“我这个人特别实在,所以你不需要这么的拘谨。只要你将知道的事都告诉我,那你就可以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当然要是你对我有所隐瞒,那你可能连茅台都没得喝,只能干看着我吃吃喝喝的了。”

    “我对喝茅台没有兴趣,”邱比特道,“我只想离开这里。”

    “没问题。”

    “谢谢!”

    说出这两个字后,邱比特立马站了起来。

    “我说老兄,”用深邃的目光看着邱比特后,林国栋道,“我刚刚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你得将知道的事都告诉我。你不肯告诉我,还想从我的眼皮底下溜走,天底下有这样的道理吗?”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坐着,”见邱比特坐下后,林国栋才道,“我想知道丁洁所生的儿子到底在哪。”

    “我不知道。”

    “当初是你老婆叫同事把丁洁的儿子骗走的,你却说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看了眼已经站在一旁的阿凯后,邱比特继续道,“偷孩子的事跟我无关,是我老婆自作主张的。我有叫她把孩子还回去,但她就是不肯。后面有天她突然说要把孩子送走,我还问她要送给谁,但她就是不肯告诉我。等她回来以后,孩子就没了。这些事我都有和警察说过,不信你可以去问警察。”

    林国栋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阿凯已经用沾了乙醚的手帕捂住邱比特的鼻子和嘴巴。

    挣扎了片刻,邱比特便昏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