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43章 买家信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状,林国栋道:“你应该等到菜和酒都上桌了,再把他给我整晕了。”

    “抱歉,林董。”

    “幸好这包间还有卫生间,你直接把他拖到卫生间去,我可不想因为他而影响了我的食欲。”

    阿凯没有说话,而是照办。

    当阿凯将邱比特拖进卫生间并走出来时,服务员恰好敲响了门。

    在征得林国栋的同意后,服务员才走进来,并将糖醋里脊摆在了桌上。

    “先生,请问要米饭吗?”

    “不用,谢谢。”

    “好的。”

    服务员走出去后,林国栋道:“坐下来一块吃,要不然待会儿你哪里有力气背他出去。”

    坐下后,阿凯问道:“林董,他说的是真是假?”

    “不管是真是假,反正他肯定还有什么信息没有透露给警方,”正嚼着糖醋里脊的林国栋道,“现在的警察办案可比以前文明多了,不会不承认就抓起来打。像以前我有个兄弟犯了事,结果在派出所里被打得只剩半条命。后面我们把他保了出来,还把那个负责他那案子的警察给打残废了。我这个人是不太文明,但我受不了比我还来得不文明的人。”

    “我明白林董您的意思。”

    “我听说你和小丹在一起了。”

    “嗯。”

    “在一起可以,但不要因为儿女私情而影响到了你的工作。”

    “放心吧,我这个人向来是把林董您摆在第一位的。”

    听到阿凯这话,林国栋非常满意地笑了笑。

    在随后的近一个小时里,两个人便边吃边聊着。

    当邱比特醒来时,他发觉他的双脚被绳子绑着,还被吊挂在横梁上。

    他的下方是一个装着水的大木桶,水面离他的头顶不过几厘米。

    而在他身处的房间里一共有两个人,也就是之前在餐馆遇到的那两个人。

    年长的是坐在椅子上,年少的则是拉着绑着他双腿的绳子的另一端。

    摇了摇有些混沌的脑袋后,邱比特这才意识到他们想做什么。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你清楚我想知道什么。”

    “我真不知道丁洁儿子的下落啊!”

    听到邱比特这回答,林国栋便摆了摆手。

    随着阿凯的松开绳子又抓住,邱比特的脑袋直接浸没在了水里。

    邱比特显然不想被淹死,所以他极为用力地挣扎着。

    但在双脚被绑住的前提下,邱比特再多的挣扎都会显得格外无力。

    半分钟后,阿凯拉起了绳子。

    咳嗽的同时,邱比特还大口呼吸着,表情更是变得格外惶恐。

    “想好怎么回答我了吗?”

    “我如果告诉你,你能不能放过我?”

    “那就要看你诚不诚心了。”

    “诚心,绝对诚心,”又咳嗽了一声后,吐了一口唾液在桶里的邱比特道,“我老婆没有把孩子送给别人,是直接给卖了。”

    “卖了?卖给了谁?”

    “我不知道。”

    听到邱比特这回答,阿凯再次让邱比特的脑袋浸没在水里。

    半分钟后,阿凯又拉起了绳子。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咳嗽着的邱比特道,“我主要是负责经营旅馆,很少干涉我老婆的事。卖那孩子都是我老婆在负责的,我就是听个结果而已。”

    “赵敏?”

    “不是她,”邱比特道,“我有问过我老婆,她说那个买家我不认识。她还和我说了,说那个买家是在丁洁住院以后找上她的。实不相瞒,我老婆以前就干过贩卖婴儿的勾当,所以有人找上她,让她想办法将丁洁生的孩子搞到手也是正常的。不过一般人都是要男婴,买家却是说不管丁洁生的是男婴还是女婴,她都要。反正这是我老婆把孩子给卖了,我才知道的事。”

    “买家是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

    “那关于买家的信息,你还知道什么?”

    “我不知道了,”显得很痛苦的邱比特道,“老大,我已经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求你放过我吧。要是我有撒谎,我就不得好死!”

    “你连买家的信息都不肯透露,这让我怎么放过你?”

    “不是我不肯透露,是我真的不知道了。”

    “半分钟后我希望我能听到更好的消息。”

    “我……”

    没等邱比特说完,他的脑袋又被水浸没。

    随着邱比特的挣扎,不少水都洒在了外头,气泡更是从邱比特旁边不断冒起。

    当阿凯再次拉起时,邱比特便大口大口呼吸。

    翘起二郎腿后,林国栋问道:“你有什么想说的?”

    “只有我老婆和买家见过面,我没有见过,”邱比特道,“我老婆有跟我说,说那个女的看上去四五十岁,挺有气质的。我老婆是不清楚那女人的来头,只是觉得那女人的口音有点儿像是东北人。我有问我老婆那女人干嘛指定要丁洁的孩子,我老婆说没有问,还说反正只要有钱就可以了。老大,我可以向你保证,这次我真的是统统都告诉你了。假如你哪天知道我有所隐瞒,你可以直接去鼓浪屿那边找我。”

    “告诉我具体的日期。”

    “日期?什么日期?”

    “孩子被你老婆卖掉的日期。”

    “好多年前的事了,我不可能记得住的。”

    “假如你的记忆稍微好点,你就能活更久了。”

    “别再泡我了!让我好好想想!”

    假如邱比特没有说这话,阿凯肯定又让邱比特的脑袋泡在水里。

    一分钟后,邱比特道:“应该应该是十二月份出头。”

    “2012年,对吧?”

    “对!”

    “还有没有什么漏掉的事没有告诉我的?”

    “真没有!”

    “和买家有关的事。”

    “绝对没有!我拿性命跟你作担保!”

    “你的性命本来就是我的,你拿属于我的东西作担保,这有意思吗?”

    “我……我……”

    “或许你应该感到庆幸,我今天心情挺好,因为中午喝的那瓶茅台是真货,”站起身后,林国栋道,“假如是假货,那我还真会拿走你的小命。我告诉你,你最好给我乖乖待在鼓浪屿,不要到处乱跑。哪怕你跑到了国外,我还是能找到你,因为我可以随时获取和你有关的所有信息。”

    “我一定听话!我会一直待在鼓浪屿的!”

    “阿凯,做你该做的。”

    “明白!”

    应了声后,阿凯便松开了绳子。

    随着邱比特的惊叫,邱比特整个人都掉进了水桶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