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44章 极有可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走过去后,阿凯一脚踢倒水桶。

    随着水流的涌出,知道对方真的放过自己的邱比特格外高兴。

    蹲地后,阿凯用折叠刀切断了绑着邱比特双脚的绳子。

    “谢谢,谢谢,真的非常谢谢,”邱比特道,“我说的统统都是真的,绝对没有半点隐瞒。要是我还有隐瞒,到时候你们可以来鼓浪屿找我,想怎么整我都可以。哪怕是想弄死我,那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不介意再昏迷一次吧?”

    “不……不介意……”

    邱比特说完后,阿凯便用手帕捂住了邱比特的鼻子和嘴巴。

    待邱比特昏迷后,阿凯这才将邱比特扛起来。

    往林国栋那边走去后,阿凯问道:“林董,就这样放过他吗?”

    “留着吧,以后兴许还有用。”

    “好的。”

    当邱比特再次醒来时,他是正躺在草丛里。

    见旁边正趴着一只猫,邱比特吓得立马坐了起来。

    随着一声猫叫,被吓坏的黑猫瞬间闪进了草丛里。

    见自己的行李包就在一旁,邱比特忙拿了起来。

    因觉得行李包比之前来得沉重,邱比特忙打开。

    看到里面有一瓶茅台后,邱比特吓了一跳。

    很显然,这就是那个年长的男人在餐馆点的那瓶茅台。

    拧开瓶盖,见还有大半瓶,邱比特想也没想就顺手丢掉。

    对于他而言,几千块完完全全就是小钱,所以他才不会将这瓶茅台带回去!

    从行李包里翻出手机,见已经下午四点,他就忙往近在眼前的小路走去。

    因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邱比特还查看了下高德地图。

    知道再走个五百米就能到马路,邱比特就急忙小跑着。

    跑到马路后,站在路旁等车的邱比特立即打电话给胡帅。

    打通后,邱比特咆哮道:“我草你妈!我操你全家!居然连老子都敢出卖!”

    “还要继续骂不?”

    “我操你老婆!我要操得她直流水!”

    “那行,那我现在打电话。”

    “打电话?打什么电话?打电话给你老婆?”

    “当然是之前请你吃饭的人了,”电话那头的胡帅道,“他说了,假如你找我的麻烦,我只要给他打个电话就好,然后他就会派人去修理你。”

    “胡哥,你可别这样,咱们可是好兄弟啊!”

    “那你还敢骂我吗?”

    “我刚刚是脑子短路了,你别见怪,”笑出声的邱比特道,“可惜我老婆早就死了,要不然我可以让你操她。”

    “以后放聪明点吧,别惹不该惹的人。”

    嘟……嘟……

    胡帅挂机后,一脸凶狠的邱比特又骂道:“狗东西!别给我机会抓住你的把柄!否则我绝对要弄死你!我还要当着你的面把你老婆给操了!非操得她直喊我老公不可!我还要搞她屁眼!灌得满满的!”

    这样骂了以后,邱比特心里倒是舒坦了些。

    看到一辆的士后,邱比特忙招手。

    坐上的士,邱比特道:“去轮渡那边。”

    “老哥你拿这个垫一下,别把我的座位弄湿了。”

    说话的同时,司机已经将汗巾递给了邱比特,邱比特则是将之垫在了屁股下。

    同一时间,豪丰国际酒店。

    回到客房以后,林国栋就沉默地坐在椅子上,阿凯则是站在一旁候着。

    至于苏珊,则是在医院那边照顾丁洁。

    “阿凯,说一说你的想法。”

    “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看和我想的是不是一样的。”

    “邱比特他虽然不知道买家是谁,但透露了几个非常重要的信息,”阿凯道,“买家是个四五十岁的女人,而且比较有气质,同时有着东北口音。”

    “你漏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请林董明示。”

    “十二月初,这是他们的交易时间。”

    “我有想到,但说的时候忘记了。”

    “你能想到是谁了吗?”

    “许琴。”

    “对,就是她,”林国栋道,“我记得很清楚,在一二年十二月份的时候,她有到厦门这边旅游,还有去过鼓浪屿。加上她确实是东北人,这辈子都改不了东北口音,所以八成就是她了。当然我会认定是她还有别的原因,也就是买走我外孙的动机。我女儿在邱比特老婆的医院待产后,就有人找到邱比特的老婆,并说一定要我女儿生的孩子,还不在乎是男是女。这就说明那不是简单的买婴,而是冲着我女儿去的。当时许琴还以为宇南是她儿子,所以就一直想着让宇南当接班人,这就是许琴买婴的动机了。结合当时是你去北京机场接机,那就说明她并没有把我的外孙带回北京,这就意味着……”

    林国栋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不过话说回来,”阿凯道,“在那个时候,知道大小姐身份的人应该少之又少,那许琴又是如何得知的?”

    “可惜她已经死了,要不然我就可以问个清楚了。”

    “会不会是……”

    “别遮遮掩掩的,直接说吧。”

    “苏姐或者是她表哥周士奇。”

    “苏珊和许琴的关系向来不好,照理来说应该不是她,”林国栋道,“至于周士奇,倒是有可能。看来还得给阿虎打个电话,让他在逮到周士奇后要将这件事也问清楚。假如将我女儿的身世之谜透露给许琴的是周士奇的话,那我的外孙兴许还活着。”

    “也就是在周士奇手里,变成了他手里的一张王牌。”

    “极有可能。”

    “是林董你打电话给阿虎,还是我来打。”

    “我打吧,这样会说得比较清楚。”

    林国栋说这话的时候,阿凯已经去拿林国栋那正在充电的手机。

    接过手机,林国栋这才打电话给阿虎。

    打通后,林国栋问道:“阿虎,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搞定了,”电话那头的阿虎道,“我们已经将他老婆和女儿都奸杀了,还将他们一家三口都给烧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