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61章 谁配合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刘雨鸥这话,李泽道:“我这不是地域歧视,我这是希望你有更好的未来。我的培训班已经开始招生了,所以我肯定是一直住在厦门这边。至于你这妮子,我怕你想每天见到我,就直接报考厦门大学。我跟你说,你填志愿的时候我会监督,绝对不会让你把厦门大学当做是第一志愿的。”

    “每天见到你?”一脸鄙夷的刘雨鸥道,“老师,你真的是典型的自恋狂,说得我好像是花痴似的。”

    “行行行,我是自恋狂,你不是花痴。”

    “是不是应该开始咱们的快乐时间了?”

    “我是真没想到,你这个初出茅庐的家伙居然会拿金奖!”

    “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很兴奋?是不是想立马解皮带了?”

    “这是我答应你的事,我是不会反悔的,”李泽道,“但你要记住我说的话,绝对不能让人看到我的裸画。”

    “而且我不会画五官,或者是随便画个五官,反正绝对不会被人认出来就对了。”

    “你确定你姑姑四点以后回来?”

    “你是担心我姑姑突然闯进来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

    “放心,我姑姑可有礼貌了,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向李泽勾了勾手指后,笑得有些不怀好意的刘雨鸥道,“老师,请把身上的衣服都脱光光的,然后摆出能让你觉得舒适,并且能坚持两个小时左右的姿势。”

    “我怎么觉得这话我有对你说过?”

    “但你没有叫我脱光光的。”

    “我知道,”李泽道,“当初我给你画素描的时候,我就是这样和你说的。”

    “是不是很亲切?是不是很熟悉?是不是想离开解皮带了?”

    看着笑得有几分奸诈的刘雨鸥,李泽自然是有些无语。

    叹了一口气后,李泽直接把上衣给脱了。

    在解皮带的时候,李泽道:“你去架你的画架。”

    “行!”

    刘雨鸥走进次卧室后,李泽忙脱裤子。

    在脱内裤的时候,李泽是有些犹豫。

    而在犹豫过后,李泽还是脱了下来。

    当刘雨鸥抱着画架走出次卧室时,李泽是正坐在沙发上,还翘起了二郎腿。

    因这姿势,李泽那玩意就被大腿给挡住了。

    看到这一幕,刘雨鸥噗嗤笑出了声。

    “有什么好笑的?”

    “老师你总算是在我面前脱光光的了!”

    “是不是很得意?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想直接放我走了?”

    “老师,你干嘛模仿我的说话语气?”

    “你有去专利局申请专利吗?”

    “没……”

    “既然没有,我干嘛不能用?”

    “好吧,那你用吧,”架起画架后,刘雨鸥道,“老师,你这姿势不够唯美,而且显得有些凶。我是2017年省级美术比赛素描头像组金奖获得者,所以请根据我的提示更换姿势。请侧躺在沙发上,左手放在大腿上,右手放在沙发上。然后一定要面带微笑,而且要把你的大象对着我。我今天这幅画的主题是强壮之美,所以我必须把老师你最最强壮的地方都画出来。”

    “我是你的老师,你得听我的。”

    “可拿金奖的是我,所以你得听我的。”

    “我只答应当你的裸模,可没有答应根据你的要求变换姿势。”

    “既然你是我的裸模了,那你是不是有配合我的义务?”

    “再不开始画,我就走了啊?”

    “好吧,你赢了,”皱了下眉头后,刘雨鸥道,“老师,我那么努力学画画可不是为了拿金奖,就是想看一看你的大象。现在你用腿把大象遮住,我只能看到一撮毛,这样会让我一点上进心也没有的。要不老师你打开你的双腿让我看一眼,只要一眼就好。”

    “那种东西有什么好看的?”李泽道,“还不都一个样?”

    “关键我没有见过啊!”

    “有时候真拿你没办法。”

    叹了一口气后,李泽只好打开了双腿。

    当刘雨鸥看到那玩意时,她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眉头更是皱得更紧,嘴巴还歪向了一侧。

    在李泽再次翘起二郎腿后,表情变得正常了些的刘雨鸥问道:“这么小?”

    男人都不喜欢听到有人说短小或者怎么这么快就射之类的话,所以在听到刘雨鸥这略带着鄙夷口吻的话语后,李泽立马解释道:“没有反应的时候自然就这样,你以为一直都是那种状态?”

    “那能不能让我看下那种状态啊?”

    “四年后我会让你看到的。”

    “难道这句话会成为我读大学的动力?”

    “那就要看你自己了。”

    “行,那这就成为咱们之间的约定吧,”朝李泽走去后,刘雨鸥道,“虽然有些儿戏,但我还是想跟老师你拉钩钩。”

    李泽还想拒绝,但因刘雨鸥已经走到了面前,所以李泽只好和刘雨鸥拉钩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

    尽管这是一件比较幼稚的事,但因刘雨鸥的表情比较严肃,所以李泽还是有将这事记在心里。

    至于接下去的四年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李泽也无法预料到。

    所以对于这段有些奇特的感情,也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临近三点,李泽的手机响了。

    见是孙兰娜打来的,李泽忙接通。

    接通后,李泽问道:“怎么了?”

    “我跟薇薇什么时候去雨鸥那边?”

    “四点再过来吧。”

    “行,那到时候见。”

    “嗯,”挂机后,李泽问道,“画得怎么样了?”

    “快画好了。”

    “看来你还是挺有效率的。”

    “因为不需要画脸,所以就特别有效率了,”刘雨鸥道,“再过十分钟,我差不多就能搞定,所以老师你继续保持刚刚的姿势。”

    “加油。”

    十分钟后,重重呼出一口气的刘雨鸥道:“老师,搞定了,你可以穿衣服了。”

    对于这句话,李泽已经等了整整两个小时。

    所以在听到后,他自然是第一时间穿上衣服。

    穿好以后,李泽便往画架那边走去。

    而当李泽看到刘雨鸥所作的画时,他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去了。

    “这……这是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