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65章 情报来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哭声让李泽有些惆怅,甚至有种心碎的错觉。

    可终究,他并没有安慰前妻,只是透过手机静静听着。

    他前妻的哭声渐渐转为歇斯底里,就好像是在宣泄倍感压抑的情绪似的。

    像哑巴般沉默了五六分钟后,李泽才开口道:“就这样吧,我准备睡觉了。”

    嘟……嘟……

    见前妻直接挂机,李泽随手将手机丢在了床上。

    随即,仰躺在床上的李泽长长叹了一口气。

    看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李泽陷入了回忆中。

    李泽回忆着和前妻在一起期间的一些美好时,他的前妻丁洁正在北京那边的住处痛哭着。

    卧室里除了她以外,左丹自然也是在场。

    左丹只擅长打人,不擅长安慰人,所以杵在一旁的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几次,左丹都是欲言又止。

    哭累了以后,侧躺着床上的丁洁道:“小丹,你去洗澡吧。”

    “好的。”

    “我去跟阿凯聊几句。”

    “进去之前记得敲门,我怕阿凯没有穿衣服。”

    “嗯。”

    应了声后,擦了擦眼泪的丁洁这才走出主卧室。

    她这边是三室一厅的布局,她和左丹谁主卧室,阿凯则是睡次卧室。

    至于最小的那个卧室,暂时是空着的。

    走到次卧室前敲了敲门,又得到阿凯的允许后,丁洁这才推门而入。

    “大小姐好。”

    “报告明天能不能拿到?”

    “我明天早上会去医院那边的,”站得笔直的阿凯道,“照理来说,凶手来到林董住处,又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杀害林董,我不可能浑然不知的。所以就像大小姐您猜的那样,还真的有可能是有人在饮水机里下药了。等医院那边出具了检验报告,就能搞清楚您猜的对不对了。苏珊知道林董住处的密码,所以从发现林董惨死到现在,我都觉得苏珊有可能是凶手。以她的体格,她很难在我清醒的时候得手,所以她就直接在饮水机里下药。而且林董的生殖器是被割了,这不就是苏珊憎恨曾经被林董霸占的表现吗?”

    “不是她。”

    “大小姐您怎么这么确定?”

    “苏珊现在还在夏威夷那边,”丁洁道,“下午我有让李佳雪查过苏珊的出行记录,她傍晚的时候有给我答复。说苏珊前天早上就坐飞机去夏威夷,而且还没有买回国的机票。所以凶手不是苏珊,或者说是苏珊有把相关信息透露给凶手,凶手就根据苏珊提供的信息潜入了我爸的住处,并在饮水机里下药。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凶手就直接把我爸给杀了,并把主机拿走。”

    “所以必须抓住苏珊才行!”阿凯气呼呼道,“这婊子选择这个时候去旅游!这简直就像是故意制造不在场的证明!”

    “苏珊迟早是要回国的,”丁洁道,“所以你暂时别管苏珊,只要做好分内的事就行。”

    “对不起,大小姐,”深鞠一躬的阿凯道,“我保护不周,我有罪,请大小姐责罚!”

    “只要你能找出杀害我爸的凶手,那我会原谅你的。”

    “我会尽力的!”

    “明天拿到报告了,你和我说下情况。”

    “嗯!”

    “早点睡吧。”

    说出这四个字后,丁洁便走出了阿凯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八点出头,丁洁接到了李佳雪打来的电话。

    七月初李佳雪有跟他们一块来到北京,并担任她爸的秘书。

    说是秘书,其实更像是情报提供者。

    因左丹正在睡觉,所以拿起手机的丁洁是准备走出主卧室。

    但因她没有戴文胸,怕撞到阿凯的她还是直接在主卧室接通手机。

    “喂。”

    “小洁,我跟你说个事啊,”电话那头的李佳雪道,“你爸已经去世了,再加上我知道你对我的印象不怎么样,所以我决定回厦门继续搞我的事务所。我当你爸的秘书的原因你也清楚,就是为了提供情报时能得到的高额奖金。而显然,你是不可能会跟我继续做这样的交易,更别说是让我当你的秘书了。所以啊,与其待在北京浪费时间,还不如我自个儿滚回厦门。”

    “就算要走,你也得等到我爸的案子水落石出才行。”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我和你爸的死有关?”

    “我并没有这样说,”看着已经睁开眼的左丹,正靠在窗户上的丁洁道,“你是我爸的情报提供者,现在我爸出事了,所以你就是我的情报提供者。”

    “看不出你有这样的心思。”

    “等案子水落石出了,这层合作关系就正式结束,到时候你就可以回厦门了。”

    “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

    “什么?”

    “我的情报来源出事了。”

    “出事了?什么意思?”

    “因贪污受贿被抓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

    “你不觉得生活中就是有这么多巧合吗?”电话那头的李佳雪道,“同时被抓的不止他一个人,就连副局长也被抓了。他是因为贪污受贿被抓,副局长除了贪污受贿以外,好像还牵扯到了蔷薇会所的事。那个副局长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郑桥吧。他们两个昨晚一块结伴去参加同事的女儿的婚礼,结果在婚礼进行的时候被请去喝茶了。”

    “看来我爸没有猜错,你的消息来源确实是公安局里的人。”

    “肯定的,不过现在没了。”

    “他被抓了,你难道没事吗?”

    “我又没有行贿,”李佳雪道,“忘记告诉你了,给我提供情报的人曾经爱慕我,所以乐意为我提供所有能提供的情报。哪怕明知是犯法的,他还是照做了。所以在来北京之前,我就很纠结,我想着要不要给他机会。后面想着他和我说过他有受贿过,所以我就打消了这念头。现在国家队官员受贿这方面查得非常严格,一个举报,那就是吃牢饭的份。那个郑桥听说之前很牛逼,现在还不是得去吃牢饭。”

    “所以你以后没办法再为我提供情报,对吗?”

    “不是不想提供,是无能为力。”

    “我明白了,那你回厦门吧。”

    “我会去你曾经爱的人那边走一走,看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那你就顺便替我向他问好吧。”

    说完这句话,丁洁便挂机。

    对于丁洁和李佳雪的谈话,已经醒来的左丹也听进了不少。

    所以当丁洁挂机后,左丹忙问道:“她为什么选择这个节骨眼离开北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