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66章 回来复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是想说她和我爸的死有关吗?”

    “就是觉得她这个节骨眼离开有些奇怪啊!”

    “我爸有和我说过李佳雪这个女人,”丁洁道,“他说李佳雪是典型的见风使舵,不能太过于信任。现在我爸死了,李佳雪已经没有大树可以依靠,所以她要回厦门是很正常的。当然在警方没有抓到凶手之前,我也觉得李佳雪有些可疑。不过我没有权利将她留在北京,所以爱去哪里是她的权利。现在就看警方的办案效率吧,看什么时候能抓到凶手。小丹,差不多该起来了,待会儿陪我去公安局那边一趟。”

    “好的。”

    打了个呵欠后,左丹便下了床。

    看着左丹穿的卡通睡衣,笑了笑的丁洁道:“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就别穿这么可爱的睡衣了。假如你希望你的凯哥能恨不得把你吃掉,那你就改穿我这种睡裙。”

    “我还是喜欢裤子,穿个裙子会让我特没安全感。”

    “怎么会没有安全感?不是会让你觉得更加舒适吗?”

    “不知道呢,”左丹道,“反正我就是觉得没有安全感,我还特担心裙摆会被风吹起来。风一刮,裙摆飘起来,那岂不是会让人看到不该看的地方。”

    “有安全裤保护着,你还怕什么?”

    “好像是。”

    “等案子水落石出了,我再教你化妆之类的,那样会让你更有女人味。”

    听到丁洁这话,左丹显得有些尴尬。

    但在迟疑了十多秒后,左丹还是点了点头。

    换好衣服,丁洁便去洗漱。

    临近九点,三个人一块出门。

    阿凯负责开车,丁洁和左丹则是坐在后面。

    按照丁洁的打算,阿凯原本应该是要去医院那边,她和左丹则是去公安局。但因为阿凯担心她的安危,所以阿凯会先送她们到公安局,再自个儿驾车去医院那边取检验报告。

    到了公安局门口后,阿凯道:“我取了检验报告就会过来。要是我还没有到,麻烦你们先在里头等着。在凶手没有被抓到之前,大小姐您必须格外谨慎。”

    “我晓得,你快去医院吧。”

    说罢,丁洁和左丹便一块下了车。

    她们走进公安局后,阿凯这才往协和医院的方向开去。

    找到负责案子的刑警周仲后,丁洁便询问案情的最新进展。

    “现在有一个发现,”人高马大的周仲道,“有群众反映他们前两天,有在你爸住处附近见过一个比较奇怪的人。通过调阅监控,我们发现了这个人,但我们却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不可能吧?”丁洁道,“你们玩去可以通过面部识别确定对方的身份,不是吗?”

    “这个人没有露脸,”周仲道,“我给你看下几张来自视频监控的截图,你看对这个人有没有印象。”

    坐在办公桌前,周仲便打开了存放视频截图的文件夹。

    紧接着,他双击打开了一张图片。

    看到图片里的男人,丁洁皱起了眉头。

    八月份的北京天气还算比较热,但图片里的男人却穿着长袖外套以及长裤,还是那种带有帽子的外套。所以在这张图片里,男人是戴着帽子,还穿着长筒靴,而且还戴着口罩。

    看完图片后,丁洁问道:“有没有正面照?”

    “没有,他都是低着头的,所以很像是在踩点。”

    “那我爸出事的那几个小时里,他有出现在那附近的监控里吗?”

    “没。”

    “你们不是可以根据多个监控进行分析,进而确定凶手的行动轨迹的吗?”

    “这个我们警方自然有在做,这点丁女士你可以放一百个心,”笑了笑的周仲道,“对于这个人,你会不会觉得有些熟悉之类的?因为根据我们的调查,我们觉得很有可能是熟人作案。当然啦,另一种可能是熟人将一些重要的讯息告诉给凶手,并让凶手去行凶。所以你再看看这几张图片,想一下有没有哪个熟人比较符合的?”

    因周仲这话,丁洁便仔细看着。

    看了一会儿后,丁洁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因为,她总觉得这个人确实是有些熟。

    尽管看不到脸,但只要看着图片,她就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在想起是谁后,丁洁吓得整个人都哆嗦了下。

    看到丁洁这怪异的举动,周仲忙问道:“有印象?”

    “有,”害怕得咽下口水后,丁洁道,“但这个人应该已经死了的。”

    “是谁?”

    “周士奇,”丁洁道,“我记得他和他的家人在菲律宾那边遭遇了火灾,一家三口都被活活烧死了。”

    “你确定是他吗?”

    “很像,不确定是。”

    “他是哪里人?”

    “应该是北京人,”丁洁道,“我可以给你他的手机号码。”

    “那就麻烦丁女士了。”

    在丁洁提供了周士奇的手机号码后,周仲便开始查资料。

    查完以后,周仲道:“他的户口没有注销,照理来说是还活着。我打电话问个清楚,丁女士你稍等一下。”

    “麻烦了。”

    周仲打电话之际,一旁的丁洁紧皱眉头。

    她记得周士奇应该已经死了,所以假如凶手是周士奇,那就真的是太可怕了。

    至于左丹,她是发微信消息,将情况告诉给了阿凯。

    十分钟后,周仲道:“我问清楚了,你说的这个人并没有死,而是失踪了。他的老婆女儿都是被人浇了汽油,活活烧死的。至于他呢,到现在还处于失踪状态。不过根据菲律宾警方那边提供的资料,他老婆女儿被烧死的当天,在离案发现场大约五公里的一家民营医院曾经救治过一位重度烧伤的病人。病人没有提供身份信息,但可以确定是个华人。两天以后,病人就自行离开了医院。医生说病人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感染,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他们也不清楚病人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医院。我再让菲律宾那边的警方查一查,看这个病人是否就是周士奇。”

    “肯定是了,”丁洁喃喃道,“我还以为他已经死了,没想到还没有死。这样看来,他是特意回来复仇的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