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69章 感同身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想知道苏珊为什么打电话过来,所以丁洁忙接通。

    “小洁,好久不见了。”

    听到苏珊这明显是在套近乎的语气后,丁洁冷冷道:“只是打个电话而已,又不是见面,怎么能说好久不见?”

    “对于你爸的死,我表示十分的难过,”电话那头的苏珊道,“我也希望你能节哀,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你还在这里假惺惺的?”

    “看来你是误会我了。”

    “误会个屁!”被气到的丁洁道,“这事明显就是你一手主导的。”

    “我大前天有打过电话给你爸,我和他说我表哥还活着,也说了我表哥逼我说出密码的事来。我原以为你爸会提高警惕,不会让我表哥得手,哪知……”

    “你还在装蒜?”丁洁道,“当初你明知你表哥没有被烧死,你却跟我爸说你表哥已经被烧死了。至于你去菲律宾,肯定是去照顾你表哥的。而且你这个人真的是特聪明,你在接到你表哥打的电话后,你就第一时间和我爸说,说是那边的警察打电话给你的。如果你不说,甚至不去菲律宾的话,那当我爸查到你的通话记录时,就绝对会派人去菲律宾核实这事了。那样的话,你和你表哥都玩完了!”

    “小洁,我知道你现在正在气头上,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稍微理性一点。周士奇是我表哥,不论他对你做了什么事,这个事实都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当我接到他的电话,得知他和他的家人的悲惨遭遇时,我怎么可能直接和林董说这事?假如你是我,你得知了这样的情况,难道你会直接出卖你的表哥?他的老婆和女儿都是奸杀了,你知道这是多么恶毒的人才会做出的事吗?所以就算我明知可能会被林董处罚,我还是选择包庇我表哥。后面我去了菲律宾,见到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皮肤的表哥,我直接哭了。后面我帮他处理了他妻女的后事,并直接回了国。要是我继续在菲律宾待下去,林董肯定是会起疑心的。前几天我表哥回国了,说想报仇,我说别报仇,但他就是要。后面因为他的威胁,我被迫说出了林董那边的密码。但我已经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林董,让他要小心一点,可没想到……”

    听到这番话,丁洁道:“我以前也是一个特别爱撒谎的女人,还会将谎话讲得跟真的一样。我想着能瞒天过海,能和我前夫恩爱一辈子,可最终我和我前夫离婚了。至于你说的这些话,你难道以为我不知道是谎话吗?以我爸的性格,如果你真的和他说了,他不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

    “我真的和他说了,我有打过电话给他的。”

    “打过电话并不意味着你就跟他说了,你可能是扯到其他事情上了。至于目的,无非就是为了留一条通话记录以让你的解释显得有理有据罢了。我告诉你,等你表哥被抓了,他肯定会供出你来。到时候,你就等着坐牢吧!”

    “你会怀疑我也是正常的,但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现在总算明白我前夫为什么那么生我的气了,”丁洁道,“当初为了隐瞒一些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我就经常说出像你这样的话来。在我说出口的时候,我觉得我就应该说这样的话。可到了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我才知道像这种话是有多难听!”

    “那你就向他道歉,看能不能和他复婚吧。”

    “你明天会回北京,是不是?”

    “当然。”

    “那你打不打算和我吃个便饭?”

    “没问题。”

    “明天吃晚饭,我亲自下厨。”

    “到时候我会给你打下手的。”

    “深感荣幸。”

    “先这样吧,明天见。”

    “可以。”

    说出这两个字后,脸色铁青的丁洁便挂机。

    除了丁洁以外,阿凯左丹两个人自然也在场。

    “大小姐!您这招真高!”对着丁洁竖起大拇指后,阿凯道,“等明天她赴约了!我就直接把她给绑起来!打到她说实话为止!”

    “到时候再说吧。”

    “这贱人!”

    “差不多该点餐了,”打开美团外卖后,丁洁问道,“你们想吃什么?”

    被丁洁这么一问后,阿凯左丹两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目光再次落在丁洁身上后,阿凯道:“我是随便。”

    “那小丹你呢?”

    “我没什么胃口,大小姐您看着点吧。”

    “那好吧,那我就随便点了。”

    丁洁点餐之际,李泽、孙兰娜、刘雨鸥以及薇薇正在培训班附近的餐馆里吃中餐。

    吃过中餐,李泽是抱着薇薇走在前面,孙兰娜和刘雨鸥则是走在后面,还边走边聊着。

    在回培训班的路上,孙兰娜有看到路旁站着一个非常奇怪的男人。

    这个男人就好像怕冷似的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

    刚到培训班,李泽收到了一条自己自带的浏览器推送的新闻。

    见是林国栋被谋杀的新闻,李泽顺手关闭。

    让刘雨鸥带薇薇去午休后,李泽便在画室里走动着,并看着画架上那些还没有完成的画。

    “孙老师,你觉得赚钱重要还是培养人才重要?”

    “那得看这个人的心态了,”已经彻底摆脱毒瘾的孙兰娜道,“就我对你的了解而言,你应该是把培养人才摆在第一位。因为当你在这儿教那些学生如何打线如何构图时,你的眼睛特别的明亮,就像是看到了无限美好的未来似的。所以你是将自己当成了园丁,将那些爱画画的学生当成了花朵。”

    “你看这些画,看上去特别的稚嫩,有些甚至就像是在涂鸦,”李泽道,“但我和你说,在他们中绝对会出现像雨鸥那样的天才。等过个几年,他们获奖了,又特意拎着一袋水果来感谢我的话,那我真的会觉得特别光荣。”

    “不打算开设英语培训班吗?”孙兰娜道,“这可是我的强项。”

    “我有这打算,只是还没来得及和你商量。”

    “现在商量也不迟,”孙兰娜道,“我已经不想回学校教课,只想待在这边。”

    “不觉得无聊吗?”

    “我觉得比在学校教书更好玩,而且工资也会更高。”

    “我这里可没有五险一金。”

    “李老师你这语气有些奇怪呢,”笑了笑后,孙兰娜问道,“难不成你想赶我走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