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70章 巫你个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怎么会?”李泽笑道,“孙老师你那么敬业,再加上学生们都那么喜欢你,我哪有这胆子?我就跟你开个玩笑,想让气氛变得更加轻松罢了。至于英语培训班的事,办是可以办,但这边已经没有多余的空间了。而且如果是将小一点的那房间改为英语培训班的话,你那些学生在读英语的时候又会影响到学美术的学生。我待会儿跟楼下便利店的阿姨打听一下,看这栋楼还有没有房子要出租的。有的话我们就直接租下来,这样你的英语培训班也就可以开始弄了。”

    “等午休了,我自己去问就好。”

    “那也行。”

    “雨鸥那妮子挺好的,你可不能错过了。”

    “好端端的怎么提到雨鸥了?”

    “通过这大半个月的每天相处,我确实觉得雨鸥挺好的,”孙兰娜道,“以前和雨鸥不熟的时候,我以为她应该是那种挺娇气的女孩子。可就在前天,这边的马桶给堵了,雨鸥就自己拿着拖把去通,这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敢做的事。通过这件事,我就知道你的眼光是没错的。可八月底雨鸥就要去读清华,到时候你们要断断续续分开四年,你就不怕会发生什么变故吗?”

    “不怕,我相信她。”

    “那你也要管好你自己。”

    “或许你可以负责监督我。”

    “没问题,”捂了捂嘴巴后,孙兰娜道,“我得午休了,昨晚睡眠质量很一般。我去看下床上还有没有足够的空间,有我就跟她们两个挤一挤。”

    “去吧。”

    孙兰娜前去单间后,走到窗前的李泽就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

    拉着凳子坐着,李泽便查看之前浏览器推送的那则新闻。

    因昨晚有和前妻聊过,所以新闻的内容并没什么奇特的。

    李泽想问前妻有没有找到凶手,但他又怕会让前妻误会。

    要是前妻以为他想复合,那可不是好事。

    想着前阵子被前妻折磨得整个人都快疯掉的情况,李泽就打消了和前妻联系的念头。

    从培训班开业以后,李泽就改掉了午休的习惯,所以他是打算先玩一会儿手机,之后再仔细看下那些学生所作的画。这样的话,他可以根据每个学生的掌握程度制定不同的教学方案。虽然有些麻烦,但至少会让他们学得更加快。

    打开uc,李泽便看着uc首页的图片或笑话。

    在没有和前妻在一起之前,李泽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有这样的习惯。

    而和前妻在一起以后,他是将睡觉之前的时间都花在了和前妻聊天或温存上。

    现在他又变成了单身狗,所以看uc首页的习惯自然又回来了。

    打开一个含有笑话和动态图的网页后,李泽便边抽烟边看着。

    而他并不知道,刘雨鸥正蹑手蹑脚地走过来。

    走到李泽右后方,见李泽正盯着一张美女吃香蕉的动态图发呆,猫着腰的刘雨鸥小声问道:“老师,你饥渴了?”

    因李泽没想到刘雨鸥会出现,所以他吓得连烟都没有夹住。

    才抽了几口的香烟落地后,李泽忙道:“你这家伙想吓死我啊!”

    “我就是想给你个惊喜啊,”刘雨鸥道,“老师,其实我刚刚走路是有声音的,可你的注意力都在那张图片上了。我真搞不懂,不就是个吃个香蕉吗?有必要看得聚精会神的吗?而且这图片里的女人肯定是韩国的,她这脸型完完全全就是韩国整形的标准脸。用舌头舔一舔,再将大半根塞进嘴里吸吮,这样的画面看起来好像有些污啊!”

    “污你个头?不就是吃跟香蕉吗?”

    “那我现在去买香蕉,老师你也这样吃?”

    “吃你个头!”

    “昨天我有买香蕉,你不是还吃得挺开心的吗?”笑得有些狡诈后,刘雨鸥道,“要是老师你喜欢吃牛奶香蕉,我可以买一盒纯牛奶,再用针筒直接注射到香蕉里面去。这样老师你一吸啊,就可以吸得满嘴都是牛奶了。”

    “我开始反胃了,”假装呕吐了下后,李泽道,“你这妮子,好的不学就学坏的。”

    “难道我说的话有问题吗?”

    “别装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那我在讲什么呢?”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既然都知道,那干嘛在这里绕弯子呢?”

    “有些事是不需要说得太明白的。”

    “好吧,我同意你的观点。”

    说完这句话,刘雨鸥便拉着一张凳子坐在李泽的对面。

    看着自己的未来结婚对象,刘雨鸥问道:“老师,你刚刚有看到一个奇怪的人吗?”

    “奇怪的人?”

    “是啊,那个人特别的奇怪,”刘雨鸥道,“不只是我,就连孙老师也注意到了,她刚刚到房间里的时候就跟我提起了。差不多是在路过五金店的时候,有个男的站在一旁,他穿着长袖长裤以及长筒靴还戴着帽子。更夸张的是,他还戴着皮质手套。而且哦,他还有戴口罩。根据我的观察,他应该是被火烧伤了,因为他眼睛旁边的皮肤都是肉红色,还鼓起来,就像有壁虎躲在里头似的。”

    “那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无非就是一个烧伤的可怜货。”

    “但他刚刚有盯着我们看。”

    “我们从他旁边走过去,他们自然是会盯着我们看了。”

    “也对,反正就是他那眼神特别恐怖,就好像要把我们吃掉似的。”

    “这么和你说吧,”李泽道,“假如他不戴口罩和帽子,我们会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所以在我看来,应该不少人将他当做怪物来看待。久而久之,他肯定就特别讨厌那些将他当成怪物的人,所以有那种眼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希望不会再碰到他吧,”搓了搓手臂后,刘雨鸥道,“那眼神真吓人,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准备好了吗?”

    “准备?”显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刘雨鸥问道,“难道老师你准备偷吻我吗?”

    “我可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

    “无聊的事?”眼神变得鄙夷后,刘雨鸥问道,“跟心爱的人kiss在老师你看来是一件无聊的事?”

    “当然不是。”

    “那咱们现在就来kiss?”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