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71章 大驾光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着刘雨鸥那一脸期待的表情,故意拿起手机挡住刘雨鸥的脸的李泽道:“这uc里的笑话还真是挺好看的,我现在就可以讲一个给你听。这个笑话是以第一人称叙述的,我就照念了。我是一名学生,今年暑假回到家里以后,我想着很久没有……”

    “老师,你别无视我啊!”

    “我哪里有无视你?”李泽道,“我这不是在讲笑话给你听的吗?”

    “但我不想听笑话,我想要老师你给我一个午安吻,这样我才会去午休。”

    “真拿你没办法,跟个孩子似的。”

    说着,李泽便凑过去吻了下刘雨鸥的唇瓣。

    吻完后,李泽问道:“是不是可以去午休了?”

    “顺便讲一下刚刚那个笑话。”

    “我想着很久没有跟我爸下象棋,所以我就去找我爸下象棋了。当我爸摆好棋局时,我发觉我这边少了两个象,所以我就问我爸我的两个象呢?我爸就反问我,对啊,你的对象呢?”

    “原来是用棋局问儿子怎么还没有找到对象。”

    “所以这老爸也挺聪明的。”

    “但这个笑话听起来不好笑,还没有刚刚我说的牛奶香蕉来得好笑。”

    对着李泽吐了吐舌头后,刘雨鸥这才离开。

    刘雨鸥离开后,李泽自然是继续玩手机。

    过了约十分钟,李泽听到了敲门声。

    因大厅的门本身就是开着的,所以李泽寻声望去。

    见是在这边学画画的十三岁女孩董丽华,李泽便问道:“丽华,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没地方去,就想过来画画。”

    “那你去画吧,有不懂的可以问我。”

    “谢谢老师。”

    向李泽鞠了一躬后,拎着一个购物袋的董丽华当即往一旁的画室走去。

    走进画室,又坐在属于自己的画架前后,董丽华从购物袋里拿出了保温杯。拧开并咕噜咕噜喝了两口,长得颇为灵性的董丽华这才拿起了铅笔。她画的是摆在三米开外的思想者雕像,所以在拿起铅笔比划了番,以确定雕像的身体比例后,董丽华这才开始作画。

    走到董丽华旁边,李泽便看着。

    注意到董丽华下笔的时候时不时会犹豫后,李泽道:“丽华,这是画画,不是做手术,所以你可以大胆地画,不需要考虑太多。假如画的有问题,还可以直接用橡皮擦擦掉。而且只有发现了自己的缺陷,你才能有更大的进步。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所以别想着迈出的每一步都没有走错路。”

    “我晓得了,谢谢老师。”

    因李泽这番话,董丽华下笔没有再像之前那般犹豫。

    看了数分钟,李泽道:“在打弧线的时候,你利用的是手腕的力量。而在打直线的时候,你利用的是整个前手臂的力量。就像你这部分阴影的打线,你用的应该是前手臂的力量,不要再掺和手腕的力量,要不然就会看起来不够自然。当然了,和其他学生比起来,你应该算是做得非常好。我是希望你能做得更好,所以我是会对你比较严格的。”

    “那我要把这部分擦掉重新画吗?”

    “不用,你接着画,在给其他阴影部分打线的时候注意一下就好。”

    “嗯!”

    “加油,有不懂的就问我。”

    “好的。”

    走出画室,李泽又坐在大厅的凳子上玩手机。

    次日傍晚五点,丁洁接到了苏珊打来的电话。

    “抱歉,”电话那头的苏珊道,“我下午两点才到的北京,之后就去公安局那边录口供了。他们问了各种各样的事,在确定我并没有参与到杀害你爸的事情里去后,他们才在半小时前把我给放了。我原本是想去我住的地方,但我又怕我表哥突然回来找我,所以我是直接住在酒店里了。我现在先去洗个澡,待会儿再过去找你。对了,你是住在哪边来着?”

    “你觉得我有可能会住在我爸那边吗?”

    “那就是他给你买的那套房子了?”

    “是。”

    “那行,我差不多六点到你那边。”

    “可以,我会做一桌子的菜恭候你的大驾光临的。”

    “简单点就好,我今天坐了飞机,没什么胃口。”

    “等见面了再聊,有些话电话里说不清楚。”

    “ok,待会儿见。”

    听到苏珊这话,丁洁便挂机。

    丁洁一挂机,坐在丁洁旁边的左丹问道:“大小姐,难道还真的要做菜给这个贱人啊?”

    “还是叫外卖,”丁洁道,“假如让我做菜,我真怕会直接把砒霜倒进去。”

    丁洁刚说完,站在一旁的阿凯道:“假如大小姐想把苏珊毒死,那我倒是有毒药。急性和慢性的都有,就看大小姐您的喜好了。”

    “她现在是警方证人,我们不能对她乱来。”

    “那我待会儿总可以审问她吧?”

    “再说吧,我先订下外卖。”

    订完外卖后,丁洁便打电话给负责她爸的案子的警官周仲。

    打通后,丁洁问道:“周警官您还在忙吗?”

    “在的,怎么了?”

    “刚刚苏珊有打电话给我,她说你们认为她是无罪的。”

    “就目前的证据而言,不能说无罪,也不能说有罪,”电话那头的周仲道,“至于是有罪还是无罪,那就要看周士奇怎么说了。等我们抓到了周士奇,我们会对他进行非常严格的审讯。一旦我们发现苏珊有可能是同伙,那我们势必会第一时间逮捕苏珊的。”

    “她绝对是同伙,她绝对没有将情况告知我爸,要不然我爸不可能完全没有防备的。”

    “查案不是想当然的,得讲究证据。”

    “难道我的推论有问题吗?”

    “你就等结果吧,我们会很快抓到周士奇的。”

    “好吧,那我等周警官你的好消息。”

    说出这句极为无力的话语后,丁洁这才挂机。

    约过四十分钟,丁洁点的外卖送到。

    随后,阿凯左丹两个人便将菜肴都倒进盘子或碗里,再摆在餐桌上。

    离六点还有五分的时候,门铃被按响。

    透过猫眼见站在外头的是穿着短袖长裤的苏珊后,阿凯便立马拉开门。

    “好久不见了,”眯眼而笑的苏珊道,“阿凯你的脸色可真不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