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75章 玩个游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周士奇,有什么事冲着我来,请放了她们两个。”

    “你以为我是冲着你来的?”电话那头的周士奇道,“其实也算是冲着你来的,但我冲着丁洁的成分更大一点,毕竟我手里这个乖娃娃也算是她的女儿。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应该特别特别在乎这个乖娃娃。”

    “林国栋是你杀了的?”

    “没错,正是我,”周士奇道,“我逼我表妹说出了林国栋家的开门密码,之后我就找时间潜入,在饮水机里下药。所以我行凶的时候,他那保镖睡得跟狗似的。你知道我是怎么杀的林国栋吗?我用刀在林国栋身上插来插去的,还把他的眼睛给挖了,把他的几把给割了。”

    “你还真的是有够变态的!”

    “论变态,我怎么比得上林国栋啊?”周士奇道,“我表妹去他的公司应聘的时候,他就已经看上我表妹了,所以他就特意将我表妹从财政部直接调到了他的办公室,成了他的助理。后面他还逼迫我表妹和我表妹夫离婚,迫使我表妹成为他的地下情人。当然这都不算什么,真正让我觉得他变态是因为他让他的手下当着我的面强暴我的老婆和女儿。那时候我整个人都被抓着,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们两个受辱。你知道那时候我在想什么吗?我在想着如果我还是自由的,如果我手里还有一把刀的话,我会直接捅死我的老婆和女儿,这样她们两个人就不用再受苦了!”

    “林国栋为什么要这么做?”

    “还不是在替丁洁报仇。”

    “那也做得太过分了,”李泽道,“既然你已经杀了林国栋,那你也算是报仇雪恨了,所以你完完全全可以把她们两个给放了。假如你是想找我前妻的麻烦,那你直接去北京找我前妻就是,没有必要在厦门这边浪费时间。”

    “什么样的痛苦才是最刻骨铭心的?”

    “我不想和你聊这些废话,我要你将她们两个人都给放了。”

    “那就是亲眼看着最爱的人死去。”

    “放了她们两个。”

    “当我看着我老婆和女儿被那些蠢货操的时候,我的心都在滴血。我可以告诉你,那是我人生中最最黑暗的一天。后面我们三个被他们拳打脚踢着,还直接把我们丢进坑里,浇上汽油烧。我是垫在最下面,我老婆和女儿的尸体还压在我的身上,所以当汽油烧起来的时候,我却没有整个人都烧起来。在我被烧着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如果我叫出声或者是……”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往外走去的李泽道,“你赶紧把她们两个人给放了!”

    见李泽往外走,刘雨鸥忙去结账。

    “李泽,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玩你麻痹!”

    “现在占据主动权的是我,你这样对我骂骂咧咧的,你不怕我像对待林国栋那样对待你女儿吗?”

    “她是无辜的。”

    “那我老婆和女儿就不是无辜的了?”

    “你不是已经报仇了吗?”李泽道,“你已经把罪魁祸首林国栋杀了,那你还想怎么样?我刚刚已经和你说了,如果你还想进一步报仇,那你就去找我前妻丁洁,干嘛来找我们的麻烦?从我们有接触到现在,我有对你怎么样吗?上次在酒店那边,我也就打了你一顿而已,你有必要将我朋友和女儿都给绑架了吗?要不然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找你,我让你打一顿,行不行?”

    “我老婆和女儿是无辜的,却死得那么惨,那我拿丁洁的女儿开刀又有什么错?”

    “关键我已经和她离婚!所以你找错对象了!”

    “但要是这个乖娃娃出事了,丁洁还是会悲痛欲绝,所以你们离不离婚跟我的复仇计划有什么冲突吗?”

    “你到底想怎么样?”

    “复仇,你没有听到吗?”

    “你自认为她会悲痛欲绝,实际上根本不会。”

    “我猜会,你猜不会,这是不是很像是在赌大小?”笑过之后,电话那头的周士奇道,“要不然这样吧,我现在就把这个乖娃娃弄死,之后我们分别打电话给丁洁,问她此时此刻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心情。”

    通过这番对话,李泽知道周士奇已经变成了个疯子。

    而,这个疯子是林国栋一手造成的!

    虽然林国栋死得很惨,但李泽还是觉得这是林国栋咎由自取。

    当然最让李泽恼火的是,周士奇这个疯子居然把孙兰娜和薇薇给绑架了!

    和疯子根本讲不了道理,那他能怎么办?

    要是她们两个出事了,那李泽这辈子都会活在痛苦和愧疚之中的!

    轻轻叹了一口气后,李泽道:“你提出你的要求吧。”

    “提要求?什么意思?”

    “放过她们的要求。”

    “我老婆和女儿都已经死了,而我因为烧伤变得和怪物差不多,所以任何要求对我而言好像都没什么意义。不对,人只要还活着,那肯定是会有欲望的,而欲望就是让一个人继续活下去的动力。我想下我的欲望是什么,你可别挂机啊。噢!想到了!我的欲望是看到你们因为失去孩子而痛哭流涕!”

    “为什么你不去找丁洁的麻烦?”

    “这个乖娃娃也算是她的女儿,所以把这个乖娃娃给绑了,那不就相当于是找她的麻烦吗?”

    “放了她们两个。”

    “其实要我放了她们两个也不是没可能,”周士奇道,“我们现在来做一场游戏,这场游戏就叫做生死速递。我会给她们各准备好一个容器,然后我会将她们放在容器里。接着,会有两根水管往里注水。要是没有人拿掉水管,她们肯定是会淹死的。我会给你两个地址,你得二选一,然后你就可以让她们中的一个活下去了。”

    听到周士奇这番话,李泽都有些头皮发麻。

    在培训班开业以后,李泽以为自己能过上平淡又安稳的生活。

    可没想到,周士奇这个疯子居然会找上门来!

    两个地址?

    他去其中一个地址,刘刚去另一个地址不就可以了?

    想到此,李泽道:“我陪你玩,那你现在就告诉我两个地址。”

    “你是不是想再叫一个人陪你玩这游戏?”

    被周士奇识破后,李泽脸上的肌肉立马抽搐了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