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78章 不断嘲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毒辣?这从何说起?难道因为我喜欢吃辣椒,你就说我这个人很毒辣了?”

    “是你报的警,对不对?”

    “报警?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如果不是你报警,阿凯和东叔怎么可能会被抓走?”

    “他们被抓走了?”电话那头的苏珊道,“要不是你打电话给我,我还真不知道这事。虽然不是我报的警,但你要怪到我头上也是可以的。但我想说的是,他们这两个人也是罪有应得。他们两个都跟了你爸很多年,替你爸干了不少染血的事。其实他们应该感到庆幸,逍遥了这么多年才被抓到。有些罪犯特可怜,一犯罪就被抓到,都没来得及逍遥快活。对了,小洁,你是不是睡不着,所以才在这个点打电话给我的?”

    “你是我见过最擅长狡辩的女人!”

    “假如你现在有看到镜子,那你就知道谁才是最擅长狡辩的女人了。”

    “我清楚你和你表哥是一伙的。”

    “别给我扣高帽,谢谢。”

    “如果他敢伤害我女儿!那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他!”

    “你女儿被他给抓了?”

    “我最讨厌你这种假惺惺的人了!”

    “你住院期间,我把你照顾得服服帖帖的,那时候你对我可感激了。”

    “那是我看走了眼!”

    “其实你应该感谢我表哥,”苏珊道,“如果不是他动手,你可能要过好几年才能当得上董事长。他把你爸杀了,你却变成了身价几十亿的富婆,这还真的是有些讽刺。话说回来,你当超级红人的时候,到底有多少男人搞过你?”

    “你别再胡扯!”

    “我哪里是胡扯了?”电话那头的苏珊笑道,“要说你当超级红人期间没有被男人搞,那我是怎么也不相信。其实最可怜的是你老公,应该说是前夫。你前夫真可怜,当初和你结婚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捡了个宝,实际上只不过是二手货罢了。”

    “冤有头债有主,你让你表哥放了她们两个,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行啊,待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肯不肯放人就是他的事了。”

    “你会遭报应的!”

    “我一直在做好事,所以会遭报应的人肯定不是我。”

    “你等着!老天爷会惩罚你的!”

    “没问题,我等着,希望能如你所愿。”

    要是再继续聊下去,丁洁肯定是会被苏珊气疯的,所以她直接挂机。

    左丹是和丁洁一块睡,所以她自然是被丁洁给吵醒了。

    “大小姐,你别跟她一般见识,这种人就擅长嘴皮功夫。”

    “睡吧,”叹了一口气后,丁洁道,“我们三点半的时候要出门。”

    “嗯。”

    躺下后,丁洁怎么也睡不着。

    但为了白天的时候精神能好一些,她还是闭上眼,努力让自己睡着。

    直至两点,她才睡着。

    三点十分,闹钟响起。

    准备妥当后,丁洁和左丹于三点半离开了住处,并打车前往机场。

    第二天早上十点半,待在家中的李泽的手机响了,是他前妻打来的。

    “喂。”

    “我已经在厦门了,你在哪?”

    “我在家里。”

    “那我现在过去找你?”

    “可以。”

    “那待会儿见。”

    “嗯。”

    用有气无力的声音说完这番话后,李泽便挂机。

    十一点出头,门被敲响。

    李泽知道是他前妻到了,所以走过去的他顺手拉开了门。

    除了他前妻以外,外头还站着一个个头比较高,还长得很结实的女孩子。

    待李泽让到一旁,丁洁左丹两个人才走进去。

    “她叫左丹,她是我的保镖。”

    “真牛逼,”李泽嘲讽道,“认爸以后,连保镖都有了。”

    “有薇薇的消息吗?”

    “你只关心薇薇,都不关心孙老师?”

    “我当然是两个都关心的,”丁洁道,“反正她们两个人是一块被绑架的,所以我问一个其实就相当于是在问两个了。阿泽,我希望你别咬文嚼字,也别像看到仇人似的嘲讽我。现在我们的目标完全一致,就是要将薇薇娜娜两个人毫发无损地救出来。对了,阿泽,你报警了吗?”

    “我不敢报警,周士奇说公安局里有他的人,我一报警他就撕票。”

    “这是真的吗?”

    “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我不敢冒这个险,”坐在沙发上,显得有些颓废的李泽道,“周士奇的妻子老婆都死了,他又被烧得跟个怪物似的,所以我总觉得他本身也不想活着。他估计就是想在死之前都拉几个垫背的,所以我们两个人很可能都是他的目标。尤其是你,身为林国栋的女儿,他肯定是想弄死你,要不然他没有必要让我把你叫到厦门来。”

    “我知道,但我不怕死。”

    “我不在乎你是生是死,我只在乎她们两个。”

    “那周士奇有联系你吗?”

    “没,”点上一根烟后,李泽继续道,“下午或者晚上他应该会打电话给我。”

    “那我们就只能等着了。”

    “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也没什么远大抱负,我就是一个只想安安稳稳过一辈子的市井小民,”用力抽了一口烟后,烟雾从鼻孔喷出的李泽道,“可老天爷就是那么的不公平,让我卷入一件又一件烦心的事里去。离婚以后,我以为我能平平淡淡生活,结果周士奇又闯入了我的生活。”

    “对不起,”丁洁喃喃道,“假如不是因为我,周士奇也不会绑架她们两个。”

    “我昨晚只睡了两个小时,而且是断断续续的两个小时,”眼圈很深的李泽道,“只要我睡着了,我就会梦到薇薇,她还一直哭闹着,让我尽快把她救出来。而在今天早上最后一次做梦的时候,我还梦到她的尸体被周士奇塞在了我家的冰箱里。早上起来以后,我连打开冰箱的勇气都没有。”

    “那后面你打开了吗?”

    “没。”

    因前夫这话,丁洁给左丹使了个眼色。

    会意后,左丹便往厨房走去。

    打开冰箱,确定里面一切正常后,左丹向丁洁摇了摇头。

    虽说女儿不可能出现在冰箱里,但因为前夫那番话,丁洁自然是会让左丹确定一下。

    “你吃过午饭了吗?”丁洁道,“要是还没有吃,我就去做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