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80章 一己私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想知道的话,那我都告诉你好了,”依旧望着窗外的丁洁道,“我被刘菲菲骗去见周士奇,之后周士奇把我弄晕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被他用绳子绑在了椅子上。”

    见前妻没有继续往下说,李泽问道:“然后呢?”

    “我不想继续说了,”红了眼眶的丁洁颤巍巍道,“那种事我一辈子都不想让你知道。”

    “你不说,那我只会往最肮脏的方面去想。”

    听到前夫这话,丁洁叹了一口气。

    叹气过后,丁洁道:“我的手脚都是和扶手绑在一起,整个人摆出了像是被把尿的姿势。我的衣服被剥光了,眼睛还被蒙着,之后周士奇就把我的毛给剃了。剃完以后,他就放了我。他说他拍了照,如果我敢报警或者是和你说,他就会直接把照片公开。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选择了沉默。所以当你在酒店里和他对质,还要求我说出真相时,知道一切已经无法挽回的我只好承认他说的都是真的。”

    “你还在骗我。”

    “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看着前夫后,丁洁道,“如果我真的想骗你,我怎么可能说我在周士奇面前暴露下体?”

    “当初你回家以后,我有在你身上闻到沐浴露的气味,那应该是你在海霞酒店洗过澡的证明。”

    “我并不是在海霞酒店洗的澡,我是在安达宾馆那边洗的澡。”

    “安达宾馆?就是安达小区旁边的那家?”

    “对,”丁洁道,“受到那样的羞辱,我特别的绝望和恐惧。尽管我没有和周士奇发生关系,但就被他剃毛,下体被他看光甚至是被触碰这件事而言,我其实已经够脏的了。所以如果我回到家里,我第一件事肯定是要洗澡,毕竟那天是咱们的结婚纪念日。可要是我一回家就洗澡,那你肯定会胡思乱想的。所以在到了小区门口后,我就转头去安达宾馆那边开房洗澡,之后才回家。”

    “但我没有查到你当天有在任何一家宾馆的入住记录。”

    “我说我只是洗个澡,没有必要办理入住手续,他们就同意了。”

    “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瞥了前妻一眼后,李泽问道,“为什么要接受周士奇给你的那张梅花j?”

    “我没有接受,”丁洁道,“他应该是趁着我昏迷期间把梅花j放进了我的包里,我是回去的路上才发现的。周士奇对我做出了那样的事来,只要我还有一点点的羞耻心,我都不可能接受那相当于是嫖资的梅花j的。在我发现的时候,我是想丢了。但因为那时候我一心想筹钱帮我妈戒毒,所以我还是留下了那张梅花j。”

    “那他为什么不上你?”

    “你不要问我,你自己去问他,反正你待会儿就会见到他了。如果他早就死了,那我确实可以跟你胡说八道。但他现在还活着,而且我们现在就是要去见他,你觉得我还有必要对你撒谎吗?”

    听到前妻这话,李泽鼻息变得有些重。

    想着刚刚他前妻所说的画面,李泽心里格外不舒服,压抑到让他都觉得自己快要被闷死的地步。

    在他前妻当初承认主动出轨时,他就猜到前妻并非主动出轨。

    而在得知前妻在1033里居然受到那样的羞辱,李泽都恨不得将周士奇碎尸万段!

    将他前妻弄晕并剥光衣服,之后把他前妻绑起来,并摆出非常下贱的姿势。

    之后周士奇就蹲在椅子面前,一边看着他前妻的私密地带,一边开始剃毛。

    在这过程中,周士奇肯定还在用言语羞辱他前妻。

    想得越多,李泽越是发闷。

    对于他前妻去1033的事,应该说是谁的责任?

    他前妻想赚钱所以去1033?

    刘菲菲为了不被投诉所以把他前妻骗去1033?

    周士奇为了一己私欲,指明要他前妻去1033?

    “为什么周士奇会指明你去1033?”

    “苏珊指使的。”

    “苏珊?”

    “她是罪魁祸首,”丁洁道,“在我读大学的时候,她知道了我的身世。在我怀孕住院以后,她把这消息透露给许琴,之后许琴买通了周梦舒,并买走了咱们两个人的儿子。至于现在小轩到底是不是在苏珊手里,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有试探过她,但她并没有说漏嘴。像我爸的死,也是苏珊一手造成的。我爸这个人虽然心狠手辣,但因为苏珊和我妈长得有些像,所以我爸才一直放任着苏珊。结果这么一放任,就把他自己也送上了死路。虽然苏珊是导致我们离婚的幕后黑手,但真正让我们离婚的应该是我那些不断撒的谎。所以要怪的话,就只能怪我自己,怪不了任何人。”

    “你是说小轩有可能在苏珊手里?”

    “可能性很高,但不确定。”

    “她是为了报复你爸才这么干的吗?”

    “嗯,当初我爸拆散了她的家,还强行将她留在了身边。她这个人城府特别深,要不然不可能把我爸都骗得团团转的。可以这么说,苏珊就是间接害死我爸的凶手,而且她还害得阿凯和余向东入狱。她这个人特别聪明,对于那些犯法的事,她一概都没有参与,但都知道个大概。所以要是周士奇死了,苏珊就绝对会逍遥法外。阿泽,假如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周士奇能被逮捕,这样才有希望将苏珊绳之于法。”

    “要是当初你别瞒着你妈是瘾君子这事,后面根本就不会发生那么多的事。”

    “只能说我这个人自作聪明了,”望着窗外的丁洁喃喃道,“我也后悔过很多次,但已经无济于事。在被周士奇剃毛的时候,我特别想把双腿并拢,可怎么也做不到。那时候我都想一死了之,可我又放不下你和薇薇。加上我想保住婚姻,所以我只好对1033里发生的事闭口不提。没有遗憾就不叫人生,但有太多遗憾的人生却会让人觉得特别的累。阿泽,你有做过什么让你觉得特别遗憾的事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