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84章 以身相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想到丁洁还在后,孙兰娜便在还穿戴着文胸的前提下穿上了李泽的短袖。

    戒毒期间,孙兰娜可谓是暴瘦。

    就算已经戒毒成功,孙兰娜的体型还是偏瘦。

    所以当孙兰娜穿上李泽的短袖时,短袖显得特别的大,也恰好遮住了她的内裤。

    当孙兰娜走出草丛时,裸着身体的薇薇已经睡着了。

    可能是因为害怕,薇薇还紧紧抓着丁洁的拇指。

    “孙老师,好了吧?”

    “嗯。”

    “那我们就回去吧。”

    “是去工厂那边,还是回市区?”

    “我是想都回去,但必须有人等警察过来,”李泽道,“这样吧,左丹你开车送她们三个去医院,我自个儿留下来。”

    “去医院干嘛?”

    “必须让医生给她们两个检查一下身体,而且医院那边还有专门洗汽油的药水,”李泽道,“在家里也可以配制,不过因为我得守着案发现场,所以你们就直接去医院吧。”

    “要不要我留下来陪你?”孙兰娜道,“我除了饿一点,并没什么大碍的。”

    “去医院坐下检查。”

    “好吧。”

    商量妥当后,李泽便带着她们几个往工厂那边走去。

    随后,左丹便开车载着丁洁、孙兰娜以及薇薇离开。

    她们离开后,李泽自然是往二楼走去。

    看到周士奇的尸体,李泽心里有种说不舒服的感觉。

    不是说周士奇死相难看,也不是说周士奇被火烧得跟个怪物似的,而是因为周士奇最后的那番话。

    按照李泽的推断,周士奇自杀并不是想和妻女团聚,而是在保护苏珊,并希望苏珊完成他没有或者无法完成的事。

    结合周士奇后面说他前妻也会遭到报复,那很明显就是苏珊准备报复他前妻了。

    至于要如何报复,李泽并不清楚。

    大半个小时后,警方总算赶到。

    做完笔录,李泽便自己驾车离开。

    在回市区的途中,李泽有给前妻打电话。

    得知她们才刚到医院后,李泽便和前妻约好在医院那边见面。

    回到市区,李泽先是在路边买了一件短袖,之后才赶往那家医院。

    不过在离医院大约一公里时,他前妻说已经搞定了,所以他们便约好在医院旁边的那家沙县小吃见面。

    当李泽赶到那家沙县小吃时,他看到她们几个正在吃线面蒸饺之类的。

    薇薇已经被饿了一天多,必须先吃点容易消化的食物,像线面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而,薇薇、孙兰娜以及丁洁都穿着医院病患穿的那种蓝白相间的衣服。

    坐下后,李泽问道:“医生有说什么吗?”

    “医生说没事,多喝点水,先吃一两顿的流食就可以了。”

    “那就好。”

    “你要吃点什么?”

    “我不饿,”李泽道,“你们吃着,我出去抽根烟。”

    李泽走出去后,刚吃完一碗馄饨的孙兰娜也走了出去。

    刚点上一根烟,见孙兰娜走过来后,李泽笑道:“看到你我都有些怕怕的。”

    “我有什么可怕的吗?”

    “我怕我这烟的火花飘到你身上,你整个人就着了起来。”

    “听起来还真可怕。”

    因为身体还有些虚的缘故,孙兰娜是直接靠在了墙上。

    转而看着孙兰娜后,李泽问道:“你跟薇薇是怎么被抓的?”

    “回小区以后,我就像往常那样跟薇薇一块回我住的地方,”孙兰娜道,“在我用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周士奇不知从哪窜了出来,用手帕还是什么的捂住了我的嘴巴,之后我就失去了知觉。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和薇薇都是在刚刚那边。我和他说薇薇很虚弱,得弄点吃的给薇薇,他就是不肯。而且他这个人估计真的就是个神经病,老是会蹲在一旁傻笑,偶尔还问我喜不喜欢吃烤肉。每次我都是说不喜欢,要是我说喜欢,我真担心他会直接把薇薇给烤了。在你们来的前一个小时,他就把我和薇薇都泡在了油桶里。我以为这次死定了,没想到还是活了下来。李老师,我都忘记你救过我几次,这让我都有点儿想以身相许了。”

    “以身相许就免了,只求你这个助手能给力一点。”

    “难道我最近还不够给力啊?”

    “很给力,学生们都特别喜欢你,”李泽由衷道,“所以当我知道你和薇薇都被绑架了,我就特别担心。”

    “担心没有人帮你管理培训班吗?”

    “担心你们两个的安危,培训班并不重要。”

    “谢谢。”

    “我的衣服呢?”

    “扔在医院的垃圾桶里了,反正也值不了几个钱,对吧?”

    “不知道价格,她给我买的,我自己没有买衣服的习惯。”

    李泽提到丁洁后,孙兰娜的眼神变得有些黯淡。

    笑了笑后,孙兰娜道:“恭喜你们又走到了一起。”

    “走到一起?什么意思?”

    “难道不是吗?”孙兰娜道,“你们之间的误会已经解除了,而薇薇又离不开丁洁,所以我这个所谓的孙阿姨也差不多该退休了。”

    “我已经知道她和周士奇之间的事,但我并没有原谅她。”

    “是吗?”

    “我和她离婚不是因为发生在1033里的事,而是因为那一连串的谎言,”李泽道,“而且她这个人特别的自我,从来都不考虑我的感受。因为她觉得我穷,没办法出钱帮她妈妈戒毒,所以她就去蔷薇会所走秀。在更前面,她还为了每个月能多个一万就跟廖俊超做那样的交易。所以自始自终,她都认为我是个没用的鳖孙,只有她自己才是最厉害的。对于像这样的女人,我是绝对不可能会和她复婚的。”

    “那你是想等雨鸥吗?”

    “四年,我等得起。”

    “那薇薇怎么办?”孙兰娜道,“在车上的时候,薇薇一直抓着丁洁的拇指。在医院里的时候,薇薇更是不愿意让丁洁离开她的视线。对于薇薇而言,丁洁就像是整个世界。假如你要将丁洁从薇薇的世界里剥夺,那她肯定会格外伤心的。”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会让薇薇彻彻底底忘记她的。”

    “对了,”孙兰娜问道,“周士奇和她发生过关系?”

    “没有。”

    “没有?”有些惊讶的孙兰娜道,“那时候丁洁被绑着,而且还被剃毛。对于像周士奇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不跟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丁洁发生关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