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89章 两条路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许队指明要见面聊,所以李泽忙问道:“许队,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当然是有重要的事,要不然我干嘛要跟你见面聊?”

    “那行,”看了下窗外后,李泽道,“我现在在湖滨南路这边,我这就去公安局找你。”

    “我没有在公安局。”

    “那你在哪?”

    “你到邮政大楼这边吧,我在路边等你。”

    “行,那待会儿见。”

    “好。”

    “对了,能不能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见面了再聊。”

    见许队不肯在电话里说,李泽只好嗯了一声。

    挂机后,李泽便往邮政大楼的方向驶去。

    因为刚好是在同一条路上,所以连调头都不需要。

    十分钟后,李泽看到了正站在路旁的许队。

    靠边停车后,李泽问道:“是在车里谈,还是?”

    李泽刚问完,许队便去拉车门。

    见状,李泽忙关掉车门锁。

    坐上车后,许队道:“把车窗关上。”

    关上车窗,又见许队的脸色好不到哪里去,李泽问道:“许队,你这是怎么了?”

    “付卫东举报郑桥郑副局,也算是大功一件,所以他应该是会被判无期徒刑。”

    “那许队是怕他出来吗?”李泽道,“无期徒刑表现好的话,确实有机会坐个几十年牢就出来吧?”

    “我来找你不是聊和他有关的事。”

    “那许队你怎么会突然提到他的?”

    “这叫戴罪立功,所以在判刑方面都会轻一些,”许队道,“还有对于那些投案自首的人,判刑的时候也会因为这个而从轻处罚的。当然如果杀了人并自首,那从轻处罚也不可能说直接放了。只能说,会比被警方抓住要好得多。”

    对于许队说的这些话,李泽是觉得特别纳闷。

    他总觉得许队是话中有话,但又不明白许队到底在暗示什么。

    见许队没有再说话,李泽道:“许队,你就明说吧,我们之间不需要拐弯抹角的。”

    “那行,那我就说得直白一点,”许队道,“凌晨三点的时候,我们有接到报案,有人在离市区大约两百公里的地方发现了一具尸体,之后我就带队前往。因为尸体已经高度腐烂,我们没办法立即确认死者的身份,所以现在科里的同事们正在忙着这事。只要确认了死者的身份,我们就会展开调查,并把杀人凶手绳之以法。”

    听到许队这话,李泽都在冒冷汗。

    因为,许队指的人明显就是夏语蓉!

    李泽还想问这个和他有什么关系,但他却问不出口。

    既然许队会找他,那就说明许队已经知道他就是杀人凶手。

    不对!

    应该还没有确定!

    毕竟尸体是今天凌晨才发现的!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选择狡辩?

    李泽是想狡辩,但一想到林宇南的下场,他就不知道该不该狡辩。

    林宇南杀了林慧莲并以为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可最终还是被抓捕归案。

    松开那握着方向盘的手后,有些无力地靠在座位上的李泽问道:“许队,你怎么会找上我的?”

    “我想知道真相。”

    “那你为什么知道人是我杀的?”

    “没想到真的是你,”叹了一口气后,许队道,“尸体确实已经高度腐烂,但死者所穿的衣服还完完整整的。那套衣服我有见过,但又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差不多半个小时前,我总算想起我曾经审问过的一个女人就是有穿那套衣服。然后我就查档案,并在档案里找到了那时给那个女人拍的照片。除了衣服一模一样以外,就连土坑里发现的项链也是一模一样,所以我自然就确定了死者的身份。我这个人的记忆力特别好,说是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也不为过。我记得很清楚,在六一儿童节的第二天晚上,你曾经载着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往郊外的方向驶去,还碰到了警方设的关卡。”

    听到这里,李泽忍不住问道:“许队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因为我就在场,”许队道,“我们那时候在做排查,要逮捕一名越狱后又行凶的杀人犯。在对过往的车辆进行检查的时候,我们抓到了那名杀人犯。那时候我有看到你,原本是想和你打招呼的,结果你是极为紧张地盯着前方,手还紧紧握着方向盘,就好像已经做好要撞开关卡的准备似的。假如不是因为恰好抓到了那名杀人犯,我肯定是会向你打招呼的。死者叫夏语蓉,她是刘雨鸥的生母,而刘雨鸥正是那天晚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个女孩子。”

    “许队,我真的很佩服你的侦查和推理能力。”

    “我不愿意相信你杀人,所以我才会特意约你见面的。”

    “纯粹是误杀,我也不想的。”

    说出这句话,李泽便将当时所发生的事仔仔细细说了一遍。

    听完后,许队叹息道:“你啊你!真的是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啊!”

    “不是我想杀她的。”

    “我指的不是这个,”许队道,“她那时候怂恿男性朋友对刘雨鸥施暴,而你是在救刘雨鸥的过程中推了夏语蓉,导致夏语蓉身受重伤。在那个时候,如果你立即报警并想办法救治夏语蓉的话,事情根本就不会发展到现在这地步。不论夏语蓉能不能活下来,你最多只要在牢里待半年甚至是一年。而你却选择毁尸灭迹,你知道这要坐多少年的牢吗?”

    “我那时候完全乱了分寸,结果就那样了。”

    “我给你两条路选,”许队道,“第一,畏罪潜逃;第二,立马去公安局自首!”

    “如果我现在去自首,我要坐多少年的牢?”

    “这个要看法官怎么判了。”

    “许队你能不能给我个大概的数字?”

    “七年以上。”

    听到许队这话,李泽的眼睛瞪得有些大。

    自从培训班开业后,李泽就觉得这是他事业的第二春,也是他的人生走向光明的开端。

    而要是现在去坐七年甚至十几年的牢,他根本不敢想象自己出狱以后的生活。

    难不成,真的要选择畏罪潜逃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