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0章 自己照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畏罪潜逃,那被抓到的话,判刑会更加严重,到时候失去的可能是余下的人生。

    如果投案自首,那失去的可能只是七八年的人生而已。

    只是到时候出来已经三十七八岁了……

    所以对于李泽来说,他是既不想畏罪潜逃,也不想投案自首。

    当初误杀了夏语蓉,他其实就是抱着侥幸心理,所以才会和刘雨鸥一块把夏语蓉的尸体给埋了。

    都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看来还真是这样。

    知道李泽是在做极为激烈的思想挣扎后,许队道:“不论是谁都难免会犯错,只要知错就改就好。等你出来了,如果找不到工作的话,我会帮你安排的。”

    “我可以去投案自首,但我希望许队你能放过雨鸥,”李泽道,“她七月份才满十八岁,而且已经被清华大学录取。如果她要坐牢,那她的人生就彻彻底底被毁了。”

    “她是从犯。”

    “我知道,但我不希望她坐牢,”看着许队后,李泽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将所有的罪行都揽在我身上,只求雨鸥能顺顺利利读大学,不要让这事成为她人生的污点。”

    “为什么她愿意和你一起去埋尸?难道她不知道那个女人是她的妈妈吗?”

    “只能说夏语蓉不配当她的妈妈,”李泽道,“夏语蓉是去年在东莞那边被捣毁的恋痛俱乐部的猫女,整个人特别的变态。她回到雨鸥身边以后,她就打起了雨鸥的主意。就拿我误杀她的那次来说,如果不是我及时出现,那雨鸥肯定已经被那个男人给玷污了。以我对雨鸥的了解,雨鸥肯定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所以当夏语蓉让那个男人欺负雨鸥时,她其实已经不配是雨鸥的妈妈,更不算是雨鸥的妈妈。讲得直白一点,就算是流浪狗流浪猫,都比夏语蓉更懂亲情。所以在我眼里,我根本就没有将夏语蓉当成是雨鸥的妈妈,只当成是一个唆使男性朋友欺凌弱势女孩的犯罪分子罢了。”

    看了下手表后,许队道:“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之后你必须去投案自首。要是超过了一个小时,我就会直接将我的发现告诉给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员们,到时候他们就会直接去逮捕你了。而如果你是投案自首,你也不要提我们见面的事,这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谢谢许队。”

    “假如我们不是朋友,假如我不知道你做了那么多的好事,我也不会冒着被撤职的危险跟你聊这个。”

    “我懂的。”

    “一个小时左右必须到公安局,而且也不要选择畏罪潜逃,那是罪加一等,而我也会第一时间把你捉拿归案的。”

    “那许队你干嘛还给我两个选择?”

    “只是想知道你心里的想法罢了。”

    “对了,许队,是谁报警的?”

    “几个去那边野游的人,”许队道,“其中一个准备上大号,结果就蹲在了埋夏语蓉的土堆上面。然后他闻到了尸臭味,就跟着同班一块挖。在发现尸体以后,他们就报警了。小李啊,在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犯错。像这样的大错你是必须承担后果的。所以啊,我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犯类似的错了。”

    叹了一口气,又轻轻拍了下李泽的肩膀后,许队这才下车。

    许队下车后,李泽自然是往培训班那边赶去。

    开出一段路,面色严峻的李泽当即打电话给孙兰娜。

    打通后,李泽道:“孙老师,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

    “出什么事了?”

    “我可能要去坐牢了。”

    “李老师!你别吓我啊!”

    “我说的是真的,”李泽道,“我曾经误杀了雨鸥的妈妈夏语蓉,还把尸体给埋了起来。现在尸体被警方发现,迟早会查到我的头上来的,所以我要去投案自首。我最放不下的人就是薇薇,我希望在我坐牢的这些年里,你能帮我好好照顾她。我知道要是一直让你照顾着薇薇,你会连对象都不好找。可在这个世界上,我只认为只有你才能照顾好薇薇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

    “嗯。”

    “我可以一直照顾薇薇,但我不希望你去坐牢。”

    “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苦笑了下后,李泽道,“我也不想去坐牢,但毕竟我犯罪了,就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孙老师,要是你实在是不想带薇薇的话,你把薇薇交给我前妻也可以。这是我一直不希望出现的状况,但我也知道我前妻特别的爱薇薇。所以在我必须坐牢的前提下,让她照顾薇薇也未尝不可。”

    “我不会把薇薇交给一个骗子的。”

    “骗子,”叹了一口气后,李泽道,“对于她这两三个月的言行举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说,她这个人有些笨,以为单靠她自己的能力就可以做完想做的事。而且她这个人对所做的事也抱着侥幸心理,还以为能瞒天过海,更以为那些人都是好人。就拿许元宝来说,假如许元宝的任务不是取得我前妻的好感,进而在我和我前妻离婚以后迎娶我前妻,那在蔷薇会所的三楼,我前妻早就被许元宝给干了。没有谁会无缘无故对谁好,这么简单的道理她其实也清楚,只是那时候她很需要钱,所以并没有将这话放在心里。”

    “所以你还是想让我把薇薇交给丁洁吗?”

    “随你。”

    “那我要自己照顾。”

    “这会影响到你的终身大事的。”

    “等你出狱以后,我再找对象。”

    “我至少要坐七年的牢。”

    “七年而已,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孙兰娜道,“到时候我也就才三十岁左右,找对象特简单。”

    “随你吧。”

    “你做了那么多的好事,难道就不能减刑吗?”

    “我也不清楚。”

    “我心里真难受。”

    除了听到这句话以外,李泽还听到了孙兰娜的哭声。

    “孙老师,别哭了,”李泽笑道,“如果你想一直照顾着薇薇,那你必须必我还来得坚强才行。对了,等我去坐牢了,那你跟薇薇就住在我家,你租的那房子就可以退掉了。”

    “嗯……”

    “那就先这样吧,我已经快到培训班了。”

    “你还去培训班?”

    “我得和雨鸥好好聊一聊。”

    “好的,那你保重。”

    挂机后,李泽将心思都放在了开车上。

    当李泽到培训班时,刘雨鸥正在教学生画画。

    尽管刘雨鸥学画画的时间不长,但教这些入门级的学生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只是李泽在想一个问题。

    他入狱以后,培训班是不是就要解散了?

    “李老师,你怎么早上就过来了?”

    “因为没什么事,所以就过来了,”笑着和学生们打了个招呼后,李泽道,“雨鸥,你跟我过来一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