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1章 莫名感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将刘雨鸥带入单间,又示意刘雨鸥关上门后,李泽便打量着刘雨鸥。

    对于李泽来说,这辈子能遇到刘雨鸥是一件幸运的事。

    而因刘雨鸥还无条件爱着他,他更觉得自己很幸运。

    只是一想到自己即将去坐牢,李泽又不免长长叹了一口气。

    走到刘雨鸥面前,李泽一把将刘雨鸥拥进了怀里。

    在刘雨鸥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低下头的李泽当即吻了下刘雨鸥的唇瓣。

    因李泽这过于主动的行为,刘雨鸥并没有惊喜,反而是皱起了眉头。

    因为,这与李泽的性格特点并不相符。

    “老师,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难道我就不能吻你吗?”

    “可以啊,但你几乎不会主动吻我,”刘雨鸥道,“就连我过生日的那晚,也是在我的一直要求下,你才吻我的。老师,你就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有心理准备的。”

    “是不是觉得我要离开你了?”

    听到李泽这话,刘雨鸥没有言语,只是点了点头。

    笑了笑后,李泽道:“我确实要离开你了。”

    听罢,刘雨鸥的眼睛瞪得有些大。

    “老师,你……你要回到她的身边了?!”

    “我要去一个你不能去的地方。”

    “天堂吗?”

    “你以为我会寻死啊?”笑了笑的李泽道,“其实是这样的,夏语蓉的尸体已经被发现,警方很快就会查到我们的头上来了。如果我现在去自首,量刑的时候可能会轻一点。至于我过来找你的原因,其实就是想跟你串供。你已经收到了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所以你绝对不能因为这件事而连大学都读不了。我的意思很简单,误杀你妈的人是我,之后还是我要挟你,让你跟我一块去埋尸的。只有这样,你才有可能不要去坐牢。”

    “发现了?”

    “是啊,我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吗?”

    “当然不会,”眉头皱得更加紧的刘雨鸥道,“老师,我还年轻,我可以替你去坐牢的,所以说是我要挟你就行了。而且我本来就不想读大学,接下去的四年在监狱里度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老师你被抓去坐牢的话,那我接下去的日子都不知道该怎么过了。”

    “你是傻瓜吗?”李泽道,“误杀夏语蓉的人确确实实是我,所以就算你说是你要挟我跟你一块去埋尸的,那我还是要坐牢。与其两个人一起坐牢,还不如就我一个人坐牢。反正你今后要做的事很简单,等大学开学了就去读大学,之后将所有心思都放在学习上。身为老师,我一直都觉得谈恋爱会影响到学业。所以在你读大学期间,我就在牢里待着,这样你就可以好好读大学。雨鸥,怎么样,想一想是不是挺美好的呢?”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李泽是面带微笑。

    但实际上,他心里特别的苦涩。

    毕竟,谁想去坐牢啊!

    至于刘雨鸥,她先是显得落寞,接着眼泪就从她的眼眶溢出。

    下一秒,刘雨鸥直接扑进了李泽的怀里。

    她不想被学生们听到哭声,所以她除了紧咬着牙关以外,她还将整张脸都埋在李泽胸前。

    抱紧刘雨鸥,感觉到刘雨鸥的身体哆嗦得特别厉害后,李泽道:“其实也没什么好伤心的,你就当我出国旅游几年就是了。许队说至少要被判七年,但我觉得我在抓捕付卫东等事上面出了不少的力,所以法官应该是会从轻处罚。我都想好了,如果我只坐个四年牢,那等我出狱的时候就可以娶你了。当然了,如果你嫌弃我有坐过牢,那咱们到时候就当普通朋友或者是陌生人都是可以的。”

    “不论贫穷或是富裕,不论疾病或是健康,不论帅气或是失色,不论顺利或是失意,我都会跟你结婚的。”

    听到刘雨鸥这话,李泽有股莫名其妙的感动。

    因为,他知道刘雨鸥所说的话是结婚誓言的一部分。

    很显然,刘雨鸥真的是有和他结婚的想法,要不然不会连结婚誓言都记着。

    “那你就等我吧,”李泽道,“在接下去的几年里,你只要好好读书就好。”

    “嗯!”

    “我也差不多该走了。”

    “去公安局吗?”

    “对,”李泽道,“我要去自首了。”

    “能不能再待个十分钟?”

    “怎么了?”

    被李泽这么一问后,刘雨鸥便往后退了两步。

    看了眼房门,刘雨鸥的双手便伸进了裙摆里。

    见状,李泽忙问道:“你干嘛呢?”

    “作为离别礼物,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献给你,这样你就不会对其他的女人动心了。”

    在刘雨鸥准备将安全裤和内裤一块脱下来之际,李泽慌忙抓住刘雨鸥的手,并道:“你还好意思说你是天才少女,我看你纯粹就是个笨蛋。要是你现在给了我,你觉得我还会珍惜你吗?反正在我没办法保护你的日子里,你要保护好你自己,知道不?”

    “知道了……”

    “那我走了,”停顿之后,李泽道,“对了,培训班这期结束之后就不开了。要是你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的话,你可以和孙老师说一声,让她继续过来帮忙。还有就是,如果你的美术知识没办法应付这些学生,你就聘请一位美术老师来任教。我原本想将培训班当成我的事业来做,现在看来是没有可能了。罢了,罢了,反正出狱之后还是可以东山再起,到时候再想一想该做什么吧。”

    “老师,我好舍不得你。”

    “没事,过几年就又可以见面了,”轻轻捏了下刘雨鸥的鼻子后,李泽道,“等警方传讯你了,你就说是我要你配合我做的那些事,懂不懂?”

    刘雨鸥不想答应,但还是点头了。

    “现在真的该走了。”

    吻了下刘雨鸥的额头后,有些不舍的李泽还是选择离开。

    听到开门声,刘雨鸥忙转过身,并朝准备跨出门的李泽跑去。

    从后面抱住李泽后,刘雨鸥道:“老师,你不要走。”

    “要是再拖延下去,许队会以畏罪潜逃的名义来逮捕我的,那样我得做更多年的牢。”

    “我会等你的!”

    “嗯。”

    扭过头对着刘雨鸥笑了笑,李泽这才迈着沉重的步伐往楼梯口那般走去。

    看了眼刘雨鸥,又做了个ok的手势后,李泽这才走下楼。

    李泽消失在刘雨鸥的视线里以后,刘雨鸥当即关上门。

    靠在门上,蹲了下去的刘雨鸥便捂着脸哭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