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2章 那么有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刘雨鸥哭泣之际,李泽已经坐上车,并往公安局的方向开去。

    当李泽来到公安局门口时,他看到许队正站在那儿。

    朝许队招了下手后,李泽问道:“许队,你是特意在这边等我的吗?”

    “我在帮你看时间,”看了下手表后,许队道,“要是你再晚个五分钟,我可就要带上我的人去抓捕你了。”

    “我是来投案自首的,麻烦许队带路。”

    “跟我来吧,”往里走去的许队道,“记得要聘请一个好一点的律师,这样或许你能在牢里少待几年。故意杀人罪和过失杀人罪的判刑标准是完全不同的。”

    “谢谢许队提醒。”

    “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可惜法不容情。”

    听到许队这话,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李泽是轻轻笑了笑。

    带到审讯室,许队便开始怼李泽进行审问。

    而此时,孙兰娜正在客厅里来回走着。

    至于薇薇,是正在用孙兰娜的手机玩泡泡龙。

    看着一颗颗色彩各异的泡泡被喷出的炮弹消灭,薇薇笑得格外开心。

    薇薇没笑一声,孙兰娜心里都会格外不舒服。

    孙兰娜并不是讨厌薇薇,只是心情沉重。

    想了大半个小时,孙兰娜还是鼓起勇气打电话给丁洁。

    听到手机那头传来铃声,孙兰娜就知道丁洁肯定已经到北京那边了。

    “娜娜,你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了?”

    “如果不是李泽出事了,我不会打电话给你的。”

    “他怎么了?”

    “他曾经把一个叫夏语蓉的女人误杀,现在已经去投案自首了,”孙兰娜道,“我知道很多出名的律师都在北京那边,所以我希望你能帮他聘请一位非常厉害的律师,想办法让他早点出狱。”

    “他怎么可能会杀人?!”

    “我都说是误杀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别问是怎么回事,反正你肯不肯帮忙?”

    “当然可以,我会聘请北京最好的律师帮他的,”丁洁道,“那我现在就联系律师,下午和律师一块坐飞机去厦门。”

    “你就别过来了,叫律师过来就好。”

    “他出了事,我怎么可能不过去?”

    “有一点我先跟你声明,”孙兰娜道,“你和他已经离婚了,而且已经放弃薇薇的抚养权。所以他入狱以后,你没有资格和我这个亲妈争薇薇的抚养权。而我不希望你再和薇薇见面,这样她只会想跟你走。”

    “你一个人照顾不好她的。”

    “如果我真的照顾不好,到时候我会让你来带走她的,这样行不行?”

    “我到了厦门以后再跟你商量这事。”

    “没得商量,我不能没有她。”

    “先这样吧,我打电话给律师。”

    “嗯。”

    挂机后,孙兰娜的目光自然是落在薇薇身上。

    她知道如果像个单身妈妈那样带着薇薇,那她确实会过得比较辛苦。可因为丁洁撒谎成性,她真的不敢让薇薇跟着丁洁过。哪怕丁洁很爱薇薇,孙兰娜也担心薇薇会因为耳濡目染而变成一个骗子。

    所以只要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孙兰娜都不会让丁洁带走薇薇的!

    此时,丁洁和左丹依旧是在北京机场。

    要不是孙兰娜的那通电话,丁洁左丹两个人已经坐车前往住处了。

    丁洁先是打电话给伍吕凯,并从伍吕凯那边要到了一名算是精英级别的律师的联系方式。

    之后,丁洁自然是打电话给那位名叫郭伟的律师,并在电话里和郭伟聊着和她前夫有关的案子。

    丁洁是想直接把价钱定下来,之后就买前往厦门的机票。

    可因为丁洁并不太清楚整个案件的经过,所以价钱没办法确定。

    在丁洁说愿意支付十万元作为律师费时,郭伟依旧没有答应。

    直至丁洁将律师费提高到三十万,郭伟才答应。

    丁洁还想帮郭伟买机票,郭伟却说他自己可以买。

    显然,郭伟并不想透露身份证信息给丁洁。

    敲定以后,丁洁便用手机订了她和左丹的机票,并将航班号通过微信告诉郭伟。

    因飞机是两个半小时之后才起飞,所以丁洁和左丹便在机场里吃了午饭。

    等到郭伟赶到并签了委托合同后,三个人这才去换登机牌。

    离登机还有约半小时的时候,丁洁接到了李母打来的电话。

    刚接通,丁洁便听到李母那哭得稀里哗啦的声音。

    “妈,你这是怎么了?”

    “我命苦啊!”李母哭道,“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现在我儿子还要去坐牢啊!”

    很显然,李母已经知道了李泽自首的事。

    “妈,”丁洁道,“你别伤心,事情可能还会有转机。”

    “你可要帮我儿子啊!好歹他以前是你的老公啊!”

    “我会帮他的。”

    “你现在那么有钱,所以你一定要想办法把他弄出来啊,要不然我跟老头子都不知道该咋活了啊。”

    “我已经聘请了一名律师,现在就在北京机场这边,再过半小时就可以登机了。等我到了厦门那边以后,我会让律师去见阿泽,这样我们就可以了解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我听说是误杀,所以阿泽应该是没什么事的。妈,你跟阿爸就别担心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你真好,”李母哭道,“都离婚了,你还肯帮我儿子。”

    “虽然离婚了,但我和他还是好朋友,朋友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的。”

    “要是他不跟你离婚,那现在肯定可以过得很好,哎!”

    丁洁自然知道李母指的是她现在特别有钱,但她还是道:“离婚说明我和他缘分已尽,所以也没办法勉强。反正就像以前我说的,就算我和阿泽离婚了,你还是我妈,所以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尽管和我说好了。”

    “你帮我把我儿子救出来,顺便给小菲安排一份好一点的工作。”

    “那你问她要不要去嘉美那边上班,我跟总经理打个招呼。”

    “北京那边吗?”

    “不是,就是厦门,我以前上班的那个分公司。”

    “那你给她弄个副总当一当。”

    “副总?”显得有些尴尬的丁洁道,“以她的资历,估计只能从总经理助理开始做了,假如她不想当文员的话。”

    “我听说你马上就当嘉美集团的董事长了,你就不能给小菲安排个好一点的岗位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