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3章 类似恋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李母这理所当然般的话语,丁洁胸口有些闷。

    看了眼正在一旁打电话的郭伟后,丁洁道:“妈,我确实马上就要担任嘉美集团的董事长,但这不表示我可以随意安排职务。而且如果让小菲先从总经理助理开始做起,只要她做得好,那是很有机会升职为副总经理的。”

    “算了,算了,那你别安排了,我让小菲自己去找工作。”

    “嗯,”不想再继续聊这个话题的丁洁道,“我马上就要登机了,就先这样,到厦门了再聊。”

    “好吧。”

    挂机后,丁洁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待登记口那边开始排队后,他们三个这才去排队。

    傍晚四点,一行三人总算是到达了厦门。

    因想让律师第一时间了解案情的整个经过,所以他们三个是直接打车去公安局那边。

    在去公安局的路上,丁洁还帮郭伟订好了酒店。

    丁洁是将希望都寄托在郭伟身上,所以自然是各方面都要照顾周全。

    到了公安局以后,丁洁左丹都不能见李泽。

    而郭伟因为有委托合约,许队又允许,所以警员才带郭伟去见李泽。

    在大厅等到差不多六点,丁洁这才看到郭伟朝她这边走来。

    “郭律师,怎么样了?”

    “案情都已经了解清楚了,”郭伟道,“讲真的,要让他被无罪释放,那根本就没有可能。他是在救人的过程中误杀了死者,但他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反而是将死者运到郊外去埋了,这明显就是毁尸灭迹。根据我的经验,只要警方抓到和死者一起的那个男人,再根据那个男人以及那个女同学的证词的话,基本上可以确定当事人那时候是过失杀人。但因为毁尸灭迹,所以法官不可能会根据过失杀人罪的标准来判刑,所以应该是在过失杀人罪的基础上再追加一两年的刑期。”

    “那要被判几年?”

    “五到十年之间。”

    “这个跨度也太大了吧?”丁洁道,“郭律师,只要你能将刑期继续压缩,我可以给你更多的钱。”

    “丁小姐,我是律师,不是法律,他坐几年牢不是由我来说的。而且我收取的是一次性的费用,所以大小姐你不需要跟我说这个。反正我会尽我的全力,至于最后他会被判多少年,还是得看法官了。”

    “我知道的,”鞠躬后,丁洁道,“劳烦你了。”

    “我需要去见一下那个女同学,请问丁小姐你认识不?”

    “我认识,我还有她的联系方式。”

    “那你给我,我想跟她聊一聊案子的事。”

    “是要见面,还是直接在电话里聊?”

    “在电话里聊就好。”

    听到郭伟这话,丁洁便打电话给刘雨鸥。

    打通后,丁洁道:“我帮阿泽请了一位顶级律师,现在这位律师要向你了解一下案情经过,可以吗?”

    “当然可以。”

    因刘雨鸥的声音有些沙哑,所以丁洁知道刘雨鸥应该是有哭过。

    但她没有问,而是将手机递给了郭伟。

    接过后,腋窝下还夹着公文包的郭伟边走边问道:“你是李泽提到的那位刘雨鸥同学吧?”

    “正是我。”

    “那你跟我说一说案情经过,”郭伟道,“务必要详细一点,越详细越好。”

    “你见过李老师了?”

    “刚见过,还和他聊了一个多小时。”

    “那事情经过他应该已经告诉你了。”

    “我想听一听你的版本,看他有没有什么地方漏掉的。”

    “我的版本和他的一样,下午我已经和警方说过了,”电话那头的刘雨鸥道,“假如你还有什么疑问,那你可以去问警方,或者是直接去问李老师,我这边没什么好说的。”

    “你就随便说一说,ok?”

    “没什么好说的。”

    郭伟还想说什么,结果刘雨鸥直接挂机了。

    听到嘟嘟声,郭伟都有些无语。

    将手机递给并肩而走的丁洁后,郭伟道:“她不想聊。”

    “为什么?”

    “她说她已经和警方说了,让我有什么问题就去问警方。”

    “那我问下她。”

    “别问了,”郭伟道,“我原本想着毁尸灭迹这种事会不会是她唆使李泽干的,但我刚刚突然想到李泽已经说是自己干的,那就真的没有必要问了。只要李泽不改口,那就算真的是她唆使的,那案子该怎么判还是怎么判。对了,丁小姐,这个刘雨鸥和李泽到底是什么关系?”

    “类似于恋人。”

    “恋人?他们不是师生吗?”

    “师生恋。”

    “明白了,”走出公安局后,摸了摸肚子的郭伟道,“得先找个地方填一填肚子。”

    “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菜馆不错,我带你去。”

    “嗯,好。”

    吃过晚饭,又将郭伟送到三星级酒店后,丁洁这才和左丹一块赶往世纪新城。

    来到刘雨鸥家门口,丁洁敲了敲门。

    待门打开后,丁洁看到的不是刘雨鸥,而是刘菲菲。

    对于刘菲菲这个女人,丁洁自然是没什么好印象。

    但因有求于刘雨鸥,所以丁洁还是在报以微笑的同时问道:“菲姐,雨鸥呢?”

    “在房间里,有什么事吗?”

    “我想和她聊一聊。”

    “她现在心情很不好,”刘菲菲道,“中午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哭得眼睛都肿了。后面我陪她去公安局那边,她的情绪更是几乎失控。回来以后,她又哭了好久,后面连晚饭都没有吃,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小洁,我知道你是为了李泽的事来的,但我不想让你和我侄女聊,你这样只会刺激到她。”

    “菲姐,我今天必须跟她聊。”

    “同为女人,你有必要这样为难我侄女吗?”

    “我不是为难她,我只是想了解真相而已。”

    “真相?”皱起柳眉,两手还交叉在胸前的刘菲菲反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侄女撒谎不成?”

    “让我见一下雨鸥,求你了。”

    就在这时,屋里突然传来刘雨鸥的说话声。

    “姑姑,让她进来吧。”

    因刘雨鸥这话,刘菲菲只好让到了一旁。

    让左丹在客厅里等着后,丁洁便走进了刘雨鸥的卧室,还顺手将门关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