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4章 这是代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刘雨鸥是坐在床边,头微微低着。

    因为房间显得极为凌乱,所以丁洁知道刘雨鸥之前肯定是有用乱扔东西这种方式发泄。

    而见刘雨鸥脸上还挂着两行眼泪,丁洁不免轻轻叹了一口气。

    “雨鸥,”丁洁道,“你不在电话里和律师说,现在你总可以和我说了吧?”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刘雨鸥道,“反正该说的事我都已经告诉警方了。”

    “你爱不爱李泽?”

    “如果我不爱,那我干嘛要哭?”盯着丁洁后,刘雨鸥道,“他去投案自首后,我的心里格外难受。你应该知道我有自残的倾向,这种倾向是因为我曾经目睹我妈被男人轮坚。但在遇到李老师以后,我就改掉了这个坏习惯。可因为他要坐牢,我下午回到家以后,我就拿起了铅笔刀。我很想在手臂上划几刀,用伤口衍生出的疼痛抵消我心里的痛苦。但我知道李老师肯定不会让我这么做,所以我就打消了自残的念头。我要以最好的状态迎接大学生活,我也会在他坐牢的这些年里变得更加成熟懂事,这样我才有资格和他结婚。”

    “他优秀吗?为什么你会爱上他?”

    “难道你不觉得他优秀吗?”

    “如果我不觉得他优秀,我当初就不会嫁给他了,”苦笑了下后,丁洁道,“我爱他是因为他在画画的时候特别认真,而且没什么不良嗜好。”

    “我也喜欢他画画时的模样,但我更喜欢他的忠诚。”

    “假如他忠诚,他就不会在还没有和我离婚的前提下和你在一起了。”

    “你还有脸说这个?”刘雨鸥道,“要不是你背叛了他,他至于和我走得这么近吗?丁洁,我告诉你,李老师真的特别的忠诚,要不然他早就和我发生关系了。我曾经多次勾引过他,他都是以老师的身份教育我,让我要自爱。当初我第一次勾引他的时候,我心里是这样想的。如果他真的想跟我上床,那我会和他划清界限,因为我不喜欢乱搞男女关系的男人。而他呢,并不是这样的男人。确定之后,又因为多次的相处,我才渐渐爱上他的。”

    “他也爱上了你,所以抛弃了我。”

    “你不要将责任都推到他身上,是你自己的问题。”

    “好吧,”站着的丁洁道,“我过来找你不是想知道你们之间的爱情故事,我就是想知道是不是你唆使他埋尸的。”

    “不是,是李老师他自己的主意。”

    “真不是?”丁洁道,“如果是你唆使的,那你就直接跟我说。你犯罪的时候还没有成年,所以有可能会轻判。但他不一样,所以我希望你能认识到这点。”

    “我知道你很希望李老师能早点出来,但我说的都是真的。”

    “他不可能要挟你,让你跟他一块去埋尸的。”

    “但这就是真相,”刘雨鸥道,“不管你愿不愿意相信。”

    “他是为了保全你,所以才让你跟他一块撒谎的。”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你可以去问他。”

    “那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送。”

    听到刘雨鸥说出的这两个字后,丁洁便走了出去。

    让刘菲菲照顾好刘雨鸥后,丁洁才和左丹一块离开。

    在厦门待了近一周,因为还要回北京处理嘉美集团的事,所以丁洁便和左丹一块返回北京。

    至于郭伟,依旧是留在厦门这边跟踪案件的进展。

    而因要去读大学的缘故,刘雨鸥是于八月二十五号在姑姑刘菲菲的陪同下一块前往北京。

    至于培训班,已经暑假已经接近尾声的缘故,所以已经正式结束。

    孙兰娜依旧没有上班,她是将心思都放在了薇薇的身上。

    因为有付卫东当初给的一百万现金,所以哪怕孙兰娜连着好几年都不上班,那也不会出现没钱花的状况。

    十月十八号,夏语蓉一案在厦门市思明区法院开庭。

    经过大约两个小时,法官最终判决李泽有期徒刑七年。

    庭审结束后,李泽便被狱警带走,送往同安监狱。

    五年后。

    随着铁门的打开,拎着行李包的李泽走出了同安监狱。

    因为服刑期间表现良好的缘故,李泽的刑期由七年减至五年。

    将行李包放在地上,两只手合紧后,面向同安监狱的李泽微微鞠了一躬。

    鞠躬过后,李泽这才拎起行李包。

    “阿泽!”

    听到孙兰娜的喊声后,李泽急忙望向左侧。

    尽管已经五年没有见过面,但李泽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孙兰娜。

    和五年前比起来,如今的孙兰娜看上去更加成熟,一头短发也让孙兰娜显得特别的干练。

    除了孙兰娜外,李泽还看到了刘菲菲。

    当然,这两个人并不是李泽最想见的人,他最想见的其实是刘雨鸥和薇薇。

    监狱这边只允许犯人每个月和直系家属会面两次,所以在被关押的这五年里,李泽只和家人见过面。

    像刘雨鸥、丁洁、孙兰娜等人,李泽都没有见过。

    见李泽傻站着,孙兰娜忙跑了过去。

    跑到李泽面前,孙兰娜忍不住抱了下李泽。

    拥抱过后,打量了下李泽的孙兰娜道:“李老师,我还担心你会瘦得跟骷髅人似的,没想到你不仅没有变瘦,还变得更壮了。至于长相啊,倒是成熟了不少。你看你这小胡渣,真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人。”

    听到孙兰娜这番话,李泽问道:“薇薇是在我前妻那边吗?”

    “没,是我在带。”

    “怎么会是你?”有些惊讶的李泽道,“两年前我跟我妈见面的时候,她说你已经把薇薇送到我前妻那边去了。”

    “后面她又把薇薇送回厦门了。”

    “她是不是因为结婚就不要薇薇了?”

    “她结婚了?”

    “我也不清楚。”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结婚,反正她是说我能更好的照顾薇薇,所以就托下属把薇薇送到了厦门来,”孙兰娜道,“对了,我跟你说一件有些奇怪的事。”

    “什么事?”

    “苏珊是嘉美集团的代理董事长。”

    “代理董事长?”一脸惊愕的李泽道,“我前妻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来的!”

    “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反正现状就是如此。”

    这时,刘菲菲也走了过来。

    “阿泽,看样子你在监狱里的伙食挺好的嘛!”

    听到刘菲菲这话后,李泽道:“伙食一般,主要是我有健身的习惯。”

    “那挺好的,只可惜失去了五年的自由。”

    “至少已经熬过来了,”苦笑了下后,李泽道,“而且我现在才三十五岁,也不算老吧?”

    “当然不老,你现在正处于最有魅力的年龄段。”

    “对了,雨鸥呢?”

    “她啊?”显得有些为难的刘菲菲道,“你就当不认识她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