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6章 有些词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刘雨鸥这番肺腑之言,李泽由衷道:“这五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我老是担心你过得不好。比如上课的时候被老师批评,在寝室里受到舍友的欺负。我知道不论是在哪所学校,老师和同学肯定都特别的喜欢你,但我还是会莫名的担心。”

    “这五年除了很想你以外,其他方面我都过得挺好的。”

    “那就好。”

    “老师,你会不会觉得以前的我很幼稚?”

    “会吗?”李泽笑道,“你不是声称你自己比同龄人来得成熟吗?”

    “但过了这么多年,回头想一想自己那时候做的事说的话,我就会觉得自己还是不够成熟,”刘雨鸥道,“当然经过大学这个小社会的锤炼,以及一年多的工作磨炼,我现在是真的变得成熟了。”

    “雨鸥姐姐你哪有变成熟啊?”一稚嫩的声音道,“你昨晚还跟我玩飞行棋呢!”

    虽然已经过了五年,但李泽还是听出这是自己的宝贝女儿薇薇的声音。

    见薇薇从车尾那边走过来,李泽就知道刚刚薇薇和刘雨鸥是躲在车尾那边,为的自然是给他惊喜。

    经过五年,薇薇已经不是李泽记忆中的模样。

    当然,也不可能是孙兰娜给他看的那张照片中的模样。

    很明显,那是一张经过ps的照片。

    不论是刘菲菲说刘雨鸥已经有了对象,还是孙兰娜给他看薇薇那经过ps的照片,很明显都是要给他惊喜。

    刘雨鸥的蜕变已经给了李泽惊喜,薇薇自然也是如此。

    因为,薇薇不仅长个了,而且还变得更加可爱!

    看着穿着一身小洋裙的薇薇,李泽立马走了过去。

    在李泽准备抱薇薇时,薇薇却往后走了两步,小嘴还撅了起来。

    见状,薇薇笑着问道:“你不认识我了啊?”

    “你是我爸爸,”薇薇道,“但你离开了我五年,你难道就不应该先说点什么吗?”

    被薇薇这么一反问后,李泽一时间词穷了。

    没办法,在服刑的这五年里,他根本就没有和女儿交流过。

    清了下嗓子后,李泽道:“抱歉,爸爸不是想离开你的。爸爸向你保证,以后都不会离开你了,而且爸爸还会给你买好多好多好吃的。”

    “我现在可不是小孩子,你不能拿吃的哄我的,”已经十岁的薇薇道,“用雨鸥姐姐的话来说,我现在就是个小大人,所以你得用看待大人的眼光看待我。要是你再拿棒棒糖还有冰淇淋之类的哄我,我肯定会觉得你把我当成小孩子了。”

    因为我这话,李泽就更加词穷。

    “薇薇,”刘雨鸥道,“姐姐待会儿带你去吃披萨!”

    “好耶!”

    “哈哈!还不是中招了!”

    “这不是中招,”薇薇辩解道,“披萨是大人吃的东西,所以你用大人吃的东西哄我,我肯定乐意的啊!”

    “看来我有必要将你往辩论小能手的方向培养!”

    “木有问题!”

    见她们两个相处得如此融洽,李泽倒是挺高兴的。

    之前他有和刘雨鸥拥抱,薇薇却没有生气,这是不是说明薇薇早就认同了他和刘雨鸥是一对?

    对于这五年里她们几个的变化,李泽并不太清楚,所以等回家以后,他真的要让她们几个好好讲述一下这些年各自的变化。

    至于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李泽倒是不在意。

    李泽思索之际,薇薇突然跑到李泽面前并将之抱住。

    对于薇薇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李泽自然是感动万分。

    “爸爸,”薇薇道,“你不许再离开我,而且你要教我画画,我的梦想是成为美术老师!”

    “美术老师这个梦想太小了,”李泽笑道,“你的梦想是成为举世闻名的画家。”

    “可能吗?”

    “知道什么叫梦想不?”李泽道,“梦想是不可能一下就实现,有可能要用几年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的时间去追寻。我们人啊,时时刻刻都要有梦想,要不然目光会变得格外短浅,更会变得安于现状。其实论讲道理,还是你雨鸥姐姐更懂,因为她可是清华毕业生。对了,雨鸥,你应该没有中途辍学吧?”

    “我哪会那么无聊?”

    “就是随口问下,”抱起薇薇后,李泽道,“你这丫头,现在还真的是有些重,我都抱不动了。”

    “真的会重吗?”

    “和我上次见到你的时候比起来,你确实重了。”

    “那都多少年以前的事了。”

    “五年了,足足五年了,”放下薇薇后,李泽道,“在服刑的时候,时间过得特别的慢。而现在回过头想一想,又觉得时间过得特别的快。其实人这辈子就是这样,一眨眼的时间就结束了,所以必须要珍惜眼前人。”

    “好了,”刘雨鸥笑道,“阿泽你就别讲大道理了,要不然薇薇会觉得你是她的语文老师的。我跟你说啊,薇薇说她的语文老师特别爱讲大道理。茶杯往讲台上一摆,那就可以叽里呱啦一整节课,偶尔还会为了讲大道理而拖课。”

    “好吧,那我就少讲一些。”

    “我说,”刘菲菲道,“这儿还属于监狱的管辖范畴,是个有些晦气的地方,所以你们是不是该上车了啊?”

    因刘菲菲这话,几个人就陆续上车。

    开车的是刘菲菲,孙兰娜是坐在副驾驶座上。

    至于李泽、刘雨鸥以及薇薇,自然是坐在后面。

    刘菲菲往思明区的方向开去后,李泽的目光是盯着监狱大门。

    五年了,总算是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对于限制人生自由的监狱,李泽自然不喜欢。

    但因为他犯了法,所以在监狱里耗费五年光阴也是应该的。

    “有空我得去感谢一下许队,”李泽道,“要不是当初他叫我去投案自首,而是直接来逮捕我的话,那我肯定是要多坐几年牢的。”

    “要是真的见面,你可不能叫他许队,”孙兰娜道,“他现在已经是副局了,所以是许副局。”

    “升职了?”

    “嗯,”孙兰娜道,“前年的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