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7章 冷血动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知道许队升职后,李泽是打心里高兴。

    毕竟,许队是一名好警察,本就该升职的。

    “雨鸥,你跟我说下这几年你是怎么过的。”

    “我啊?很简单啊,”刘雨鸥道,“我读了三年半的大学,之后在北京的国金证券那边实习,现在是在厦门这边上班。原本是要待在北京那边的,但因为北京的雾霾越来越严重,堵车也特别严重,所以我就向上头申请,就调到了厦门的国金证券了。其实我很想自己创业,但又觉得我的工作经验尚浅,所以想在国金证券那边多锻炼几年。”

    “这样的想法挺好的,”李泽道,“你才二十三岁,还年轻着。”

    “你也很年轻,你才三十五岁,”刘雨鸥笑眯眯道,“对于你们男人而言,这样的年纪真的算是很年轻了。”

    “或许吧,”摸了摸薇薇的脑袋后,李泽问道,“宝贝,学习成绩怎么样啊?”

    “有雨鸥姐姐监督着,我的学习成绩肯定很好的。”

    “那你有没有在班上担任什么职务?”

    “我是学习委员。”

    “挺好的,”李泽感叹道,“足足五年,我都觉得亏欠了你特别多,所以我会用剩下的时间尽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的。”

    “反正只要你别再离开我就可以了。”

    “肯定不会。”

    说出这四个字后,李泽就很想问他前妻丁洁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但因怕刘雨鸥想七想八的,李泽就决定晚点再问孙兰娜。

    他前妻一直很爱薇薇,所以在正常情况下,不可能会把薇薇送到孙兰娜这边的。

    再加上苏珊现在是嘉美集团的代理董事长,这就更不可思议了。

    所以在李泽看来,他前妻绝对是受到了苏珊的威胁。

    能威胁到他前妻主要是有两方面。

    第一,在1033里拍摄的照片或者视频。

    第二,他和他前妻的孩子小轩。

    “对了,”正在开车的刘菲菲问道,“现在是不是应该先带你去买手机?”

    “我想先回去。”

    “那手机就直接在网上买吧,”刘菲菲道,“现在购物很方便,手机一买,绝大多数的东西都会在六个小时内送上门。虽然仅仅过了五年,但这个社会真的是发展得挺快的。就拿京东来说,现在都是直接用无人机还有无人车来送快递了。反正等回去以后,你可以先上网看一看,多了解了解这个你可能已经觉得陌生的世界。”

    “这个世界变得再陌生都无所谓,只要你们不会变得陌生就可以了。”

    “只要我侄女不会变得陌生就可以了,你想说的应该是这句话吧?”

    “怎会,”李泽道,“我是希望大家能像朋友一样过一辈子的。”

    “原来你是准备跟我侄女做朋友啊!”

    “菲姐,你看,你明显就是在挑刺。”

    “我这不叫挑刺,我这叫找漏洞,”笑出声的刘菲菲问道,“在监狱里有没有被掰弯啊?”

    “掰弯?我直得很呢!”

    “我有听到这样的传闻,”刘菲菲道,“像你们在服刑的时候只能看到男的,所以如果有那方面的需求,那种长得比较小白脸的犯人就会倒霉。”

    “我像小白脸吗?”

    “那你就是攻了。”

    “菲姐,我说不过你,所以我决定不跟你聊了。”

    “娜娜,跟阿泽继续聊攻受这个话题。”

    引刘菲菲这话,孙兰娜不免看了眼李泽。

    见李泽显得有些无奈,孙兰娜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数分钟后,李泽道:“雨鸥,手机给我一下。”

    指纹解锁完,刘雨鸥便将手机递给李泽。

    随后,李泽便打电话给他妈妈。

    打通后,李泽道:“妈,是我。”

    “你出来了啊?”

    “嗯。”

    “那要不要我去接你啊!”

    “有朋友接我,”李泽道,“我现在在朋友的车上,准备回我住的地方。等我有空的时候,我再回家一趟。对了妈,你要和薇薇聊几句吗?”

    “好啊!”

    李母刚说完,翻了下白眼的薇薇道:“我才不要和这种冷血动物聊天。”

    听到薇薇这话,李泽有些纳闷。

    “妈,”李泽道,“薇薇她在睡觉,等有空你再跟她聊吧。”

    “也行的。”

    “菲菲呢?”

    “她跟她老公出去逛街了,我自个儿留在家里头带孩子,”电话那头的李母道,“不聊了,不聊了,辉辉又哭了,我得去哄他了。”

    嘟……嘟……

    听到挂机声,李泽将手机还给了刘雨鸥。

    看着薇薇后,李泽问道:“薇薇,你跟奶奶是不是吵架了?”

    “我不想说,”望着窗外的薇薇道,“你问孙阿姨好了。”

    “回去以后再说吧,”孙兰娜道,“有些复杂。”

    “嗯。”

    尽管只是过了五年,但当李泽看着窗外的风景时,他发觉厦门的变化还是蛮大的。

    回到安达小区,一行人自然是往李泽所住的那栋单元楼走去。

    而当他们来到家门口时,孙兰娜却不让李泽进去。

    而除了李泽以外,其他人都已经进了屋。

    李泽不知道要搞什么,但他还是在门外等着。

    过了片刻,刘雨鸥端着一个铁盆摆在了门口。

    “阿泽,”刘雨鸥道,“你今天才出狱,所以必须去去晦气才行。我跟你说啊,晦气是由跟尾鬼带来的,而鬼魅怕火,所以只要你跨过这火盆,跟尾鬼就没办法再缠着你了。”

    “亏你还是清华毕业的,居然这么迷信。”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

    说罢,刘雨鸥便用打火机点着铁盆里的纸张。

    待刘雨鸥走开,李泽便跨了过去。

    随即,刘雨鸥将一碗水泼在了铁盆里,并端起了铁盆。

    “阿泽,你就在这等着,还有一道工序没有完成。”

    说着,兴高采烈的刘雨鸥便往厨房跑去。

    李泽是站在原地等着,刘菲菲和孙兰娜是站在一旁看着。

    至于薇薇,她是坐在沙发上,还托着腮帮看着李泽。

    从李泽问要不要和奶奶打电话到现在,薇薇脸上都没有出现过笑容,整个人显得闷闷的。

    过了约两分钟,刘雨鸥又端着铁盆走出厨房。

    见状,哈出一口气的李泽问道:“别说又要跨火盆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