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9章 谁不要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当然是相信薇薇,”刘雨鸥道,“大人擅长撒谎,小孩子不擅长撒谎。这事我有和薇薇交流过,薇薇撒谎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我猜你是想和你妈聊这事,我是觉得没有必要。反正你们又不是住在一起,薇薇以后也基本上见不着你妈,所以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得了。”

    “我一直担心薇薇过得不好,但我没有想过我妈会打薇薇。”

    “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好不好?”

    “看来你真的是变成熟了,”李泽笑道,“要是以前,你肯定会骂骂咧咧的。”

    “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个泼妇啊!”

    “不是泼妇,只是正义感很强。”

    “我现在的正义感也很强,但我会权衡利弊,”刘雨鸥道,“其实我觉得吧,一个人一旦心理上变得成熟了,那说话做事都会考虑到很多方面,以确保不会伤害到某些人。当然要是对方不怀好意,那伤害到其实也无所谓。你去洗澡吧,把仅剩的一点点晦气也洗掉。”

    说罢,对着李泽笑了笑的刘雨鸥便朝主卧室走去。

    因还要拿换洗的内裤,李泽也跟着走进了主卧室。

    注意到主卧室里有不少女性用品后,李泽问道:“这房间现在是孙老师在住?”

    “嗯,”刘雨鸥道,“她要照顾薇薇,所以她也是住在这边。不过既然你回来了,那她肯定不方便住在这边。之前在去接你的路上,她还找我商量。她说让我搬过来和你一块住,她就跟我姑姑一块住。她们两个一起经营美容院,所以住在一起确实会比较方便。我住这边的话也没什么问题,离我上班的地方也不算远。”

    “那你就搬过来吧,”顿了顿后,李泽补充道,“在我们没有结婚之前,你就先跟薇薇一块睡。”

    “我是没问题,但我怕薇薇会不同意。”

    “她不是跟你玩得挺好的吗?”

    “薇薇习惯一个人睡。”

    “所以你是想跟我一块睡了?”

    “我像是那种不要脸的女人吗?”

    说话的同时,刘雨鸥还白了李泽一眼。

    拉开衣橱后,刘雨鸥道:“老师你去洗澡,我给你选衣服。”

    “你先拿件内裤给我。”

    “又不是没有看过你的大象。”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好好好,我很不要脸,行了吧?”

    从衣橱里拿出一条深蓝色短裤后,刘雨鸥顺手递给了李泽。

    接过后,李泽自然是往外走去。

    走进卫生间,将门关上的李泽便脱得精光。

    在李泽准备拿毛巾时,他这才发觉卫生间里并没有他的毛巾。

    这边是孙兰娜和薇薇在住,所以李泽只看到她们两个人的毛巾。

    李泽纠结之际,卫生间的门却被敲响。

    “怎么了?”

    “给你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

    “你开门就知道了。”

    李泽是不想开门,但因刘雨鸥这番话,他还是将门拉开一条缝隙。

    至于他,自然是躲在门的后面。

    “喏,昨天就给你买的。”

    说话的同时,刘雨鸥已经将毛巾和浴巾递了进去。

    接过后,李泽道:“谢谢。”

    “需要我帮你擦背不?”

    “不用了,我自己能搞定。”

    “看样子你在监狱里习惯让男人擦背,现在都不肯让我这个小女人来擦背了。”

    “胡说什么呢?”关上门后,李泽道,“我先洗澡,待会儿再跟你聊。”

    “ok!”

    打开喷头以后,温热的水流便淋在李泽的头上,顺着李泽那壮硕的躯体洒向地板。

    尽管只是洗澡,但因为是在自己家里洗,李泽都觉得特别的安心。

    在监狱那边洗澡的时候,李泽老是会有些不安。

    当然不是怕菊花被狱友看中,只是因为不是在家中,没有所谓的安全感罢了。

    昂起头,李泽张开了嘴。

    接纳了些温水漱口后,李泽这才开始洗头。

    洗完澡,只穿着内裤的李泽就走了出去。

    听到动静,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刘雨鸥本能地瞥了过去。

    看到李泽那线条分明的肌肉后,吓了一跳的刘雨鸥问道:“阿泽,你是不是在监狱里专门干苦力活啊?”

    “怎么这么说?”

    “要不然怎么会比以前壮了那么多?”

    “无聊就健身,”拍了拍胸肌后,李泽笑道,“这都是锻炼的成果。”

    “看来你以后可以保护我了。”

    “小意思。”

    “对了,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

    “我想辞职。”

    “辞职?”吓了一跳的李泽问道,“你不是说要在那边待好几年吗?”

    “我一直有个构思,”喝了口茉莉花茶后,刘雨鸥道,“我们最后的相处时光基本上和培训班有关,我也知道你是将心血都投入了培训班。而因为你入狱的事,培训班只举办了一期就结束了。现在你出狱了,培训班可以继续搞,所以我想和你一起搞培训班。以前我是你的招牌,现在我也可以当你的招牌。只要招生的时候说你的助理是清华毕业生,那绝对会有很多家长把孩子送过来的。”

    “不可能的,”李泽道,“我坐过牢。”

    “坐牢会让家长对你的印象更好。”

    “怎么可能?”苦笑了下后,李泽道,“雨鸥,你这简直就像是在开玩笑。”

    “我没有在开玩笑,我说的都是真的,”刘雨鸥道,“判刑以后,我有在网上发表过多篇文章。我有在文章里说我妈夏语蓉是个受虐狂,我也说她当时有让情夫强坚我。反正经过多篇文章的发酵,大家早就认为你是一个见义勇为的好人,也觉得你坐牢非常的不值得。对于埋尸的事,我归咎为你对法律的不够了解。”

    “看来你为我做了挺多的事的。”

    “你是我的结婚对象,我为你做再多的事也是应该的。”

    “你先别辞职,”李泽道,“我还没有想好要不要继续搞培训班。”

    “那行,”刘雨鸥道,“反正现在培训班还是很热门,所以以你的实力再加上我的品牌效应,肯定会比以前还来得赚钱的。”

    “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

    “一百件事都可以。”

    “为什么丁洁会把薇薇送给孙老师?”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刘雨鸥道,“我有问过娜姐,她说丁洁的解释是公司那边太忙,根本就没有时间照顾薇薇。不过在大约一年前,丁洁就没有在公众视野里出现过了,集团的事都是苏珊那个女人在打理的。”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们都觉得奇怪,”刘雨鸥道,“但因为联系不上丁洁,所以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