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0章 别打我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联系不上?”李泽问道,“是电话打不通,还是微信没有人回?”

    “电话能打得通,但永远都是没有人接,”刘雨鸥道,“微信的话,消息是从来没有人回。还有,她的朋友圈更新日期也是停留在一年之前。怎么说呢,就好像整个人都已经人间蒸发了。”

    “那你们有没有报过警?”

    “我是没有报警,但娜姐有报过警。”

    “那北京警方是怎么说的?”

    “回复是说人没事。”

    “人没事?他们是吃屎的吧?”李泽气呼呼道,“人都联系不上,连朋友圈都没有更新。在更早之前,她还把薇薇送回了厦门,这就说明她肯定是遇到了麻烦,而这个麻烦很可能会导致她被囚禁甚至是被杀害。否则的话,她绝对不可能将心爱的薇薇送回来。”

    听到李泽这番话,刘雨鸥心里有些失落。

    刘雨鸥原以为五年的等待能换来李泽的全心全意,但看到李泽为丁洁如此的愤愤不平,刘雨鸥就知道自己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

    或许,丁洁早就在李泽心里扎根发芽,不是随随便便能忘记的。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刘雨鸥道:“北京警方不可能无缘无故说人没事,所以应该是有见到丁洁。只不过丁洁不想和我们联系,所以就从来不接我们的电话,也不回我们的消息。在这个的基础上进行延伸的话,可以得出两条截然不同的结论。第一,丁洁被软禁,而北京警方有见到丁洁,丁洁自称没事;第二,丁洁依旧是自由之身,只是不想再和过去有交集,所以决定和我们这些人划清界限。因为苏珊变成了代理董事长,所以第一种可能性更大。嘉美集团的第三季报是在两个月之前公布的,我也有看过十大股东的比例变动。丁洁所持有的股份是占51%,并没有变动。不过在差不多十天前,嘉美集团的股票停牌了。停牌公告是说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具体的就不清楚了。我现在是在国金证券那边上班,我也有试着打听这所谓的重大事项到底是指什么,但根本就打听不到。假设真的是苏珊把丁洁给软禁起来,那重大事项很可能就涉及到了大股东股权转让。这就意味着,一旦股权转让完成,苏珊也就没有让丁洁继续活下去的必要了。因为如果丁洁活着,事后她说自己是在遭人胁迫的前提下转让股权,那这事很可能会直接被法院驳回,到时候股权还是丁洁的。”

    听完刘雨鸥的这番话,李泽道:“那找到丁洁就变成至关重要的事了。”

    “嗯。”

    刘雨鸥应出声后,李泽却道:“抱歉。”

    “抱歉?干嘛突然说抱歉啊?”

    “别提她了,”李泽道,“我跟她早就离了婚,她怎么样都和我无关。”

    “你是怕我吃醋吗?”笑出声的刘雨鸥道,“阿泽,在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我曾经有和你说过。我这个人确实是会吃醋,但我并不是醋坛子。而且啊,在我们没有结婚之前,你都有追求属于你的幸福的权利。至于我呢,你要把我当成是个备胎也无所谓。”

    “你不是备胎,你是我要娶的女人。”

    “哈哈!”笑出声后,刘雨鸥问道,“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声谢谢呢?”

    “我们明天就去领证。”

    “这么快?”

    “你等了我足足五年,我怕你跑了,所以我明天要先跟你去把结婚证给领了。”

    “我不会跑的,”刘雨鸥道,“我就像是一只树懒,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待在原地等待。要是我真的想跑,那肯定也是龟速,随随便便就会被你抓回去。不过话说回来,因为龟兔赛跑的缘故,咱们中国人一直都认为乌龟是跑得最慢的。实际上啊,树懒那才叫慢,简直就像是慢镜头。”

    “明天去领证,听到了没有?”

    “这语气简直就像是混混,”白了李泽一眼后,两只手抱着后脑勺的刘雨鸥道,“别以为你坐过牢你就是混混,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混混的日子不好混。”

    “明天去领证,好不好?”

    “不好。”

    说出这两个字的同时,刘雨鸥还略显得意地昂起头。

    见状,李泽立马走了过去。

    没等刘雨鸥反应过来,李泽已经一把抱住刘雨鸥腰部,并将刘雨鸥扛在了肩上。

    “呀!”

    对于李泽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刘雨鸥自然是会先以惊叫来回应。

    因为被李泽扛着,留有整个人都呈弯弓状。

    她的双腿被李泽紧紧抓着,整个上半身则是挂在李泽后背上。

    看着地板,有下一秒就会脑袋着地的错觉的刘雨鸥忙道:“阿泽!你别放手啊!要不然我会摔死的!”

    至于李泽,他是看到刘雨鸥那翘挺的蜜臀。

    使劲拍了下刘雨鸥的蜜臀后,李泽问道:“明天跟不跟我去领证?”

    “不!”刘雨鸥哼道,“女孩子家要矜持!不能随随便便跟你去领证!”

    “跟不跟?”

    啪!

    李泽又一次打在了刘雨鸥的蜜臀上。

    “别打我啊!”刘雨鸥嚷道,“要是你把我的屁股打瘪了!那我就不好看了!”

    “难道你这屁股是充了气不成?要不然怎么会打瘪?”

    “阿泽,快放我下来,我有些头晕了。”

    “明天跟我去领结婚证。”

    “你这霸道的家伙,”同样也拍了下李泽屁股后,刘雨鸥道,“我跟你去就是了。”

    刘雨鸥同意后,李泽这才将刘雨鸥放下。

    站定,并将遮住面庞的发丝撩到一侧后,脸蛋红扑扑的刘雨鸥道:“我是想跟你去领证,但明天是周四,我还得上班,我是只跟领导请了一天的假。”

    “那就多请半天。”

    “这样不好吧?”

    “看样子你是不想跟我结婚啊!”

    “当然不是,”刘雨鸥忙解释道,“只是觉得还是太急了一些,完全可以再过一阵子。我知道你想去北京找丁洁,所以就等你把丁洁的事处理好了,我们再领证结婚吧。我已经等了五年,不在乎多等几天。”

    “你是不是怕我和她旧情复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