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4章 智商欠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泽自然希望前妻能接电话,但连续打了三次,都没有人接。

    电话会通,却没有人接,这说明应该有人在看管着他前妻吧?

    看管他前妻的人绝对不是苏珊,而是苏珊的心腹。

    至于是谁,那根本就不重要。

    在这个有钱就能为所欲为的社会里,只要苏珊出得起钱,那肯定会有非常多的人替苏珊卖命的。

    在没办法联系上他前妻的前提下,李泽能想到的人还有左丹。

    左丹是他前妻的贴身保镖,应该是知道一些事的。

    想到此,李泽便打电话给左丹。

    李泽以为左丹不会接电话,但左丹却接了。

    “喂。”

    听到左丹的声音后,李泽问道:“知道我是谁不?”

    “你想说你是我的老板,还叫我明天去办公室一趟,对不对?”

    “我不是骗子,我是李泽。”

    “李泽?你不是应该还在坐牢吗?”

    “表现良好,所以提早放出来了。”

    “那挺好的。”

    “你知道我前妻怎么样了不?”

    “我去年就被她辞退了。”

    “为什么?”

    “她说我太笨了,”电话那头的左丹道,“我记得很清楚,这是五年五一期间的事。她让我去帮她买凤梨酥,还指明要踢克踏克这个牌子的。但我在超市里没有找到这个牌子,所以我就买了徐福记。结果回去以后,她就问我为什么不买踢克踏克这个牌子的凤梨酥,我说没有啊。她不信,还说上次她去那家超市的时候还有。就因为这个,她和我吵了一架,还直接把我给炒鱿鱼了。”

    “她不应该是那种会斤斤计较的人。”

    “这事是真的,我不会骗你的。”

    “确实发生过这件事,但她的本意应该不是这样。”

    “可她真的把我给赶走了。”

    “你应该要死皮赖脸留在她的身边才对,”李泽道,“林国栋死了,阿凯和余向东都被抓了,能保护丁洁的人就只剩下你。你倒好,居然没有留在她的身边。”

    “是她辞退我的,不是我自己想走的。”

    “我知道,”叹了一口气的李泽道,“这是苏珊的意思,不是她的意思。”

    “不是苏珊,是她辞退我的。”

    听到这里,李泽才发觉这个左丹还真的是有些笨。

    以前李泽觉得“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只能用在男人身上,现在看来也可以用在左丹身上。

    沉默了下后,李泽问道:“你现在还在北京吗?”

    “嗯。”

    “做什么?还是保镖?”

    “在健身中心当教练。”

    “那确实挺适合你的。”

    “大小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联系不到人,不清楚状况。”

    “我很早就联系不上她了。”

    “那你没有去她的住处找过她?”

    “去了啊,一直敲门都没有人开,”左丹道,“我想着她估计是因为凤梨酥的事讨厌我,所以都不想见我,也不肯接我的电话,甚至连微信都不肯回我。反正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再联系过她了。刚刚你说我被辞退的事可能和苏珊有关,我就想着大小姐是不是出事了。要不然的话,不可能一直不更新朋友圈啊!”

    “我发觉你还是有智商的。”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本来就有智商。”

    “要是我去北京了,我会去找你的。”

    “你来北京干嘛?”

    “我要找到她。”

    “行!”

    “对了,”李泽问道,“她有没有找到小轩?”

    “小轩是谁?”

    “就是我和她的儿子。”

    “不清楚,没有听她提过。”

    要是再和左丹聊下去,李泽都担心会被左丹气死。

    左丹是林国栋给丁洁找的保镖,但李泽真觉得不适合。

    就武力而言,左丹是很适合。

    但就情商而言,左丹是真的不适合。

    看了眼茶几上的茶杯后,李泽道:“那就这样吧,等我确定了去北京的时间再跟你说。”

    “好的,我在工人体育馆这附近。”

    “知道了。”

    说出这三个字后,李泽便挂机。

    挂机后,靠在沙发上并昂起头的李泽喃喃道:“真的是够笨的。”

    除了左丹以外,难道就没有人知道丁洁的近况了?

    想了好一会儿,李泽想到了两个人,也就是丁洁的生母朱莉莉以及丁洁的养母刘玉凤。

    因没有朱莉莉的联系方式,所以李泽是直接打电话给曾经喊过丈母娘的女人刘玉凤。

    “李泽啊?”

    听到刘玉凤的声音,李泽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刚刚还担心刘玉凤已经换了手机号码。

    “嗯,是我,”李泽问道,“你知道小洁的下落不?”

    “不晓得。”

    “你怎么会不晓得?”

    “她跟我断绝关系了。”

    “这不是你去上海戒毒时候的事了吗?”李泽道,“我记得她跟我说过,说等你戒毒成功了,还要帮你找工作之类的。”

    “我戒毒成功以后,她给我在厦门这边买了一套房子,还帮我租了个店面做生意。”

    “那你刚刚怎么说断绝关系了?”

    “去年五月份的事了,”电话那头的刘玉凤道,“我也记不得是哪天,反正她就是突然打电话给我,叫我以后都不要再联系她。我问她干嘛啊,她说我是她人生中的污点。讲真的,她这话确实没错,我这个曾经吸毒十几年的养母确实是她人生中的污点。而她呢,她现在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要跟我断绝关系也是正常的。她说她可以给我一百万,让我以后都不要联系她,我是没有要。我现在有房子有店铺,生活根本不愁,哪里还要她的钱啊!”

    又是去年五月份的事!

    “所以从那以后,你都没有联系过她了?”

    “她都跟我说了狠话,我哪还会去联系她啊?”

    “那你有她生母朱莉莉的手机号码不?”

    “以前有,现在没有了,”刘玉凤道,“好像是因为去了北京就换了手机号码,结果我就联系不上她了。”

    “朱莉莉也在北京?”

    “她们是母女,当然是待在一起了。”

    “那你能不能弄到她的手机号码?”

    “你自个儿去问阿莉的老公吧,”刘玉凤道,“她老公还待在厦门。”

    “那你有她老公的手机号码吗?”

    “没有,但我可以告诉你地址。”

    “谢谢。”

    从刘玉凤口中获悉朱莉莉老公的地址后,聊了几句的李泽便挂机。

    这时,刘雨鸥走出了厨房。

    将手机递向李泽后,刘雨鸥道:“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

    因下午才刚买的新手机,所以见刘雨鸥将手机递来,李泽都有些莫名其妙。

    但当李泽看到屏幕上显示的界面时,他才明白刘雨鸥所指的礼物是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