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12章 不吃这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双双走出病房后,他们自然是看到了涌上三楼的保安。

    看着他们那装得凶神恶煞般的模样,李泽道:“我知道你们也是拿着工资做事的,但你们要清楚你们是在做违法的事。如果你们还阻拦我,等我报警了,你们一个都跑不了。要是你们还有点良知,那就不要拦着我们。”

    “放完屁了没有?!”

    听到这话,李泽立马举起了电棍。

    既然这些人连最起码的良知都没有,那也没有必要再和他们讲所谓的大道理了!

    知道李泽准备出击后,早就跃跃欲试的左丹便往前冲去。

    左丹不喜欢思考,就喜欢打,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在健身中心当教练的原因。

    尽管在健身中心不能打来打去的,但好歹还有沙包可以供她发泄。

    “小心点!不要被电棍打到了!”

    “嗯!”

    李泽左丹和保安纠缠之际,身在嘉美集团总部董事长办公室的苏珊正来回踱步。

    她只知道李泽要坐牢七年,怎么也没想到才坐了五年牢就被放了出来。

    要是再过一个月,她的计划就能完全实现!

    可惜,却被李泽这蠢货给搅和了!

    想得越多,苏珊越是生气。

    她现在是将希望寄托在那群保安身上。

    她之前有和保安组组长通过气,只要能抓住李泽左丹两个人,那每名保安都能得到五十万元。要是没能抓住,直接弄死也行,那每个人可以得到一百万元。

    如果被他们两个被跑了,那可怎么办?

    要是那群保安没能抓住或杀死李泽以及左丹,那她就只能放出鱼饵了!

    看着摆在柜子里的十多个奖杯以及奖牌,苏珊气呼呼道:“林国栋!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苏珊的!”

    经过十多分钟的缠斗,李泽左丹两个人这才拜托保安。

    当然,两个人都不是毫发无损的。

    李泽的短袖被撕去了一个袖子,右腿还因为挨了一踢而有些瘸。

    至于左丹,她是身体因遭到电击而多处淤青。

    将守在门口的两名保安放倒后,两个人便逃出了疗养中心。

    李泽是以为苏珊和疗养中心的负责人关系很好,实际上苏珊就是疗养中心的负责人。当然法人并不是苏珊,而是苏珊的朋友,这样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因怕保安追上来,他们是沿着公路往左侧走去。

    疗养中心的位置比较偏僻,视线里都没能看到出租车,所以李泽特担心会被追上。

    “你的腿没事吧?”

    “没事,”李泽道,“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有些疼,暂时没办法使力罢了。小丹,你怎么样了?我刚刚看你都被电到了好几下。”

    “就跟挠痒似的!”

    尽管左丹表现得很轻松,但因左丹笑得有些苦涩,所以他知道左丹肯定有受伤。

    看了看袖子,李泽嘀咕道:“雨鸥肯定会郁闷的。”

    “谁是雨鸥?”

    “我未婚妻。”

    “你有未婚妻了?”

    “怎么的?”看着一惊一乍的左丹,李泽反问道,“难道因为我坐过牢,我就不能有未婚妻?”

    “就是觉得有些奇怪啊,”左丹道,“我一直以为你来北京是要救出大小姐,之后和大小姐在一起的。”

    “只是还个人情罢了。”

    “还人情?”

    “嗯,”李泽道,“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她为那个家付出了很多,所以保她平安就是还人情。等这个人情还了,我就会回厦门,娶那个已经等了我五年的女孩。到时候我和我前妻就各过各的,也算是互不相欠了。”

    “好吧。”

    这时,李泽的手机响了。

    见是苏珊打来的,李泽顺手接通,并点了下录音图标。

    开始录音后,李泽道:“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弄个不是我前妻的人在疗养中心那边。”

    “我想和你见面。”

    “可以啊,”李泽笑道,“不过请允许我先报个警。”

    “你如果敢报警,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别拿我前妻的性命来威胁我,我不吃这套。”

    “不只是你前妻。”

    “我儿子也在你手上?”

    “你们是给他取名叫小轩的吧?”电话那头的苏珊笑道,“不过真可惜,他一直不知道他叫小轩,他一直以为他叫苏学铭,他还一直喊我妈妈。就算到了现在,他也以为我才是他的妈妈。所以每次看到我的时候,他就妈妈妈妈一直叫个不停,偶尔还会唱歌或者讲故事给我听。或许是因为遗传的缘故,他也挺有绘画天赋的。我曾经问过他的梦想是什么,他说是当个画家。而且他还长得特别帅,跟你真的是特别特别的像。”

    听到苏珊说的这些话,李泽气得不行。

    小轩是他的儿子,这些年却一直喊苏珊妈妈,这是他实在是无法接受的事。

    当然有一件事是值得庆幸的,那就是他的儿子还活着!

    从知道儿子被周梦舒带走以后,李泽就一直想着儿子是生是死。

    后面得知儿子是被许琴买走,李泽更想知道儿子是生是死。

    直到现在,他才确定儿子还活着……

    “为什么我儿子会在你手里?”

    “为什么你儿子不能在我手里?”

    “他明明是被许琴买走的。”

    “许琴跟我是一伙的。”

    “你们两个不是仇敌吗?”

    “那是表象,”电话那头的苏珊道,“很多年前,我就和许琴聊过。我说因为我被林国栋害得家破人亡,所以我其实也非常的讨厌林国栋。而她因为婚前协议得不到林国栋的任何家产,所以她也特别的讨厌林国栋。就这样,我和她达成了协议。我会尽最大可能让她儿子林宇南继承家产,而她要做的就是完成一些我交代的事,将你的宝贝儿子交到我的手里就是其中一样。至于平日里许琴找我的麻烦,那都是迷惑林国栋用的。要是我这个小三和许琴这个正室从来不吵架,那才会引起林国栋的怀疑。她也真的很可怜,一直捧在掌心的儿子其实并不是她的儿子,而她的儿子早就被林国栋给弄死了。对于这事,我其实也知道。但我就是不告诉她,要不然她就不可能会听我的话了。”

    “看来你才是天底下最最恶毒的女人!”

    “是又如何?”

    “我问你,那个被你毁容的人到底是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