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13章 像是遗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是那个让你急得从厦门赶到北京的丁洁。”

    “我当然知道!我问你她到底是谁!”

    “只是一个孤儿罢了,”电话那头的苏珊轻描淡写道,“反正都是金钱交易,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将她烧成那样做,你还敢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是征得她的同意才那样做的。”

    “你还真是有够禽兽不如的!”

    “我猜你有在录音。”

    “谢谢提醒,我现在开始录音。”

    “不用客气,”苏珊道,“我知道丁洁对于你来说特别重要,所以你肯定不希望她死。如果你不来找我,要死的人可不只是她一个。要是他们死了,就算我被警方抓走,估计你也会后悔一辈子。其实只要他们母子俩都上西天,那我去坐牢或者被枪毙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已经赚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要你别报警。”

    “如果我报警,你就要弄死他们?”

    “没错!”

    “那行,那我不报警,”李泽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该去哪了吧?”

    “你越是配合,我就越担心,总觉得你会搞出什么幺蛾子来,”苏珊道,“我跟你说,要不是你闯入疗养中心后还逃脱,我还真不想让你知道不该知道的事。我也清楚要是我不拿出点筹码出来,你肯定是直接报警,那我就会被警方直接带走了。我也有想过,这一战我似乎很难赢。”

    “既然知道赢不了,那为什么不投降?”

    “投降已经没有意义,所以还不如战到底。”

    “放了他们,然后去投案自首,这样警方肯定会从轻发落的。”

    “这言论还真够无聊的!”

    “告诉我地址,我现在去找你。”

    “可以啊,”苏珊道,“我给你地址,你和左丹一块过来。”

    “行!”

    “别报警,要不然你看到的只有他们的尸体!”

    “地址。”

    “原地等着,三个小时后我会告诉你地址的。”

    “你有病吧?!”

    “等不等随便你。”

    “我先和小丹去北京,反正我们肯定是在北京见面的。”

    “不是北京,就在三河市。”

    “好吧,那我等你的消息。”

    “真乖,呵呵。”

    嘟……嘟……

    李泽收起电话后,左丹问道:“现在去哪?”

    “找个地方歇着。”

    因看到一辆的士从前方驶来,李泽急忙招手。

    待他们两个上车后,司机问道:“去哪呢?”

    “小丹,要不要先去医院?”

    “不用,一点毛病都没有。”

    “那就去酒店开房吧。”

    左丹也知道只是纯粹去酒店休息,但听到“开房”这个词,左丹还是怪怪的。

    因左丹没有表态,当她是默许的李泽道:“老哥,带我们去最近的酒店。”

    “成!”

    到了酒店那边,李泽只要了一间大床房。

    之后,两个人便一块坐电梯上楼。

    来到客房后,左丹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不是两张床的?”

    “那是因为我们两个人不可能在一个房间睡觉,”坐在床边后,李泽道,“苏珊要我们等她三个小时,她估计是准备赶过来。现在差不多四点,她肯定是要六点以后才会联系我们的。到时候我们要去她指定的地点,之后要想办法把他们三个都救出来。救出来以后,就算会回这家酒店,我们两个人也不可能睡在这个房间的。”

    “明白了,”顿了顿后,左丹问道,“三个?”

    “我前妻,小轩,还有我前妻的妈妈。”

    “哦。”

    “真累!”

    感叹完,李泽便躺在了床上。

    约过十秒,李泽又坐了起来,并道:“你先睡一会儿,待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叫你。”

    “我不困。”

    “我知道你不困,但你很累。”

    “不睡,我坐着就好。”

    看着靠坐在椅子上的左丹,李泽还想继续发出邀请。

    但见左丹已经闭上眼休息,李泽也就没有再说话。

    脱掉皮靴,李泽便揉着自己那颇为疼痛的脚踝。

    一会儿后,李泽将一段录音以及一段视频发送给了刘雨鸥。

    发送完毕后,李泽当然是打电话给刘雨鸥。

    打通后,李泽问道:“收到我发的两个文件了没有?”

    “刚刚接收,还没有听。”

    “这两个文件你要保管好,”李泽道,“要是晚上八点之前我还没有联系你,你又打不通我的手机的话,那你就直接将这两个文件交给许副局。你要告诉他,视频里那个被烧伤的女人就是普德疗养中心里的女人,但根本就不是丁洁,而是苏珊让人假冒的。这个假冒的人好像是和苏珊达成了金钱交易,所以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但从她的反应来看,她肯定是非常后悔的。至于那个录音文件,也算是苏珊的犯罪证据吧。”

    “阿泽,你待会儿是不是要去找苏珊?”

    “对,”李泽道,“我已经确定我儿子也在苏珊手里,所以我要把他们几个都救出来。”

    “能不能先报警?”刘雨鸥道,“你那语气我真的是特别不喜欢,就好像要去赴死似的。”

    “要是先报警,他们会有生命危险的。”

    “苏珊又不可能会知道。”

    “我不想冒险。”

    “既然你不想冒险,那你就报警,你选择的那条路是最最冒险的,”声音都在颤抖的刘雨鸥道,“而且刚刚你那话就像是在交代遗嘱,这说明你也清楚自己很可能会出事。阿泽,我还在厦门等你,所以你必须平平安安回来,要不然我可就要守活寡了。”

    听到刘雨鸥这话,知道刘雨鸥都快哭出来的李泽心里特别难受。

    其实在来酒店的路上,李泽也想着要不要报警。

    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做出决定。

    “雨鸥,”李泽道,“我答应你,我一定会活着回去见你的。”

    “我不仅要你活着,我还要你完完整整的。”

    “你是怕我没办法让你传宗接代吗?”

    “恶心!”

    “呵呵,”笑出声的李泽道,“反正你在厦门等着我就是了,我明天应该就可以回去找你了。雨鸥,我们之间才算刚刚开始,所以我不会就这样将我们的感情画上句号的。记住,你等了我五年,而我会花十倍的时间陪着你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