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22章 人言可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嗯,”丁洁道,“其实会所那边规定是不能录像,但有些客人还是会偷偷的录。那个客人在录像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要不然我会直接叫保安的。”

    “我是想知道你走过去之后的事。”

    “我在他面前继续跳舞,他想摸我,我就往后退,”丁洁道,“到了规定时间后,我就直接离开那包间了。”

    “这样的视频能威胁到你?”

    “当然能,”丁洁道,“当初你和我说过,如果我是主动出轨,你绝对不会原谅我。如果我是被迫的,那你就会原谅我。而因为我那一系列的谎言,你应该对我失望透顶。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你突然看到我跳艳舞的视频,你就绝对会和我离婚了。是我主动去当脱衣舞女郎,并没有遭到任何人的逼迫。而且我在跳舞的时候显得那么的风骚,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妻该做的事。哪怕事情是发生在婚前,你也不会原谅我的。你会想着我曾经为了钱在那么多男人面前近乎全裸,还跳着会让他们兴奋起来的艳舞,所以我就是一个十足的婊子。你可以原谅我被迫出轨,但你原谅不了我主动出轨。而在我看来,哪怕我是婚前跳艳舞,但在你看来也算是主动出轨。所以如果要保证你不和我离婚,那就绝对不能让你看到那个视频,也不能让你知道我曾经是超级红人的事。就因为这样,周士奇才威胁得了我。我以前的想法很天真,我想着先承认在1033是主动的,后面再找个机会说是被迫的,那你很有可能还会和我复婚。那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真正击溃我们的婚姻的是谎言,后面意识到之后就太晚了。所以在我看来,真正将你推给刘雨鸥的不是你自己,而是我,是我让你们成为一对的。”

    苦笑了下后,李泽笑着问道:“所以你算是我和雨鸥的月老吗?”

    “那要不要我当你们的证婚人?”

    “别了,那画面想象一下就很尴尬。”

    “我会和雨鸥说你的优点,也会和她说你的缺点,这样你们会更容易相处的。”

    “我的优缺点她都懂的。”

    “没有同居半年以上,那是不可能知道的。”

    “那就让她慢慢领悟吧,”顿了顿后,李泽问道,“你记不记得我曾经问过你暴龙这个词的含义?”

    “问过,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暴龙就是赵敏。”

    “她的代号吗?”

    “对,”李泽道,“我在监狱服刑期间,我有遇到孙晓斌。我问他暴龙到底是谁,他一直不肯告诉我,只说暴龙有跟你睡过觉。直到我把他暴打了一顿,他才告诉我真相。他说暴龙是赵敏的代号,他舅舅孙苗生就喜欢这样称呼赵敏。至于他对我说出暴龙这两个字,纯粹是想要让我们两个人继续闹不和,并不是因为他知道你和身为暴龙的赵敏有什么关联。他还说要是我真的查到暴龙是赵敏,我八成会和赵敏闹起来,到时候倒霉的肯定是我。所以一方面是要离间我们两个人,另一方面是要让我因为找赵敏麻烦而被殴打。其实当初孙晓斌对我说出暴龙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就问他是不是想离间我跟你的感情,他并没有正面回答。直到我入狱遇到了他,我才知道我当时的猜测并没有错。只可惜因为那时候根本就不相信你,所以我就认为暴龙应该是个男人,而这个男人跟你还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所以很多感情好的情侣或者夫妻都是被别人拆散的。”

    “这就是所谓的人言可畏。”

    “是啊,”丁洁道,“雨鸥挺好的,你以后要相信她,不要像怀疑我一样怀疑她。”

    “她的过去我了解得非常清楚,所以不存在这种情况。”

    “那就好。”

    “我还有一件事想问你。”

    “什么?”

    “你还记不记得我第一次遇到柳咪时的情形?”

    “你没有和我说过。”

    “我是在跟踪你的时候遇到她的,还是她主动跟我打招呼,”李泽道,“她知道我是在跟踪你,加上她又认定你和廖俊超有一腿,所以就让我去跟你对质了。我记得我走向你的时候,你是时不时在看手机,还在东张西望,就好像在等谁似的。后面我有查你的手机,但什么发现都没有。”

    “你真的是观察入微,”丁洁道,“我是在路边等小莲。”

    “如果只是小莲,你犯不着删掉聊天记录吧?”

    “得删啊,”丁洁道,“那时候你已经怀疑我出轨,而小莲又是佳丽,所以我肯定不能让你们两个人碰头的。要是你们碰头了,小莲又不小心泄露我有去蔷薇会所走过秀的事实,那我们两个人的感情会受到致命的打击。原本那天中午她会过来开车带我去吃饭,但我看到你以后,我就立马发微信消息给她,让她不要来接我,也不要回消息。反正对于可能影响到咱们两个人感情的事,我都是会尽量避免的。”

    “可谎言才是最影响咱们两个人感情的因素。”

    “我是很晚才意识到这点,可惜已经晚了。”

    “那你就不要再去欺骗下一个爱你的人吧。”

    丁洁没有言语,也没有摇头或是点头,只是皱紧了眉头。

    “你知道在我眼中,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吗?”

    “你说吧。”

    “你是一个喜欢铤而走险的女人。”

    “怎么说?”

    “你去蔷薇会所走秀的时候,你是将希望寄托在许元宝身上。”

    “就因为这个,你就认为我是一个喜欢铤而走险的女人?”

    “也许有些武断吧,反正我不希望你胡乱相信别人,”李泽道,“当初许元宝要不是记着赵敏下达的任务,他肯定已经欺负你了。”

    “所以我算是幸运的。”

    “将希望寄托在一个不能寄托的人身上,这就是铤而走险的表现。”

    “好吧,我认同你的观点。”

    这时,他们两个听到了哭闹声。

    见是一名女警带着他们的儿子李荣轩走来,他们两个忙迎了上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