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25章 覆水难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我又觉得你这样牺牲太大了,”李泽道,“要是培训班搞不起来,你又没办法回去上班,那我岂不是就成了罪人了。其实如果还是要搞培训班的话,可以这样子的。我自己搞培训班,你周末的时候过来帮忙,这样可以两不误的。”

    “我是清华毕业生,工作好找得很,”电话那头的刘雨鸥道,“要是培训班搞不起来,我再找一份外企的工作就是了。还有啊,作为即将成为我的男人的你,你必须很有自信才行,不能老是想着失败后会怎么样怎么样的。只有无畏的人才能走向成功,而我希望你是这样的人。”

    “只要有你陪着我,我相信一定可以成功的。”

    “那就一起携手创造明天,好不好?”

    “当然。”

    “对了,你那边的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也没什么要处理的了,”李泽道,“苏珊已经被抓了,小轩也找回来了。就是小轩因为苏珊灌输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思想,现在还有些仇视我们就是了。不过等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我相信他就不会那样了。我的打算是这样的,以后她留在北京照顾小轩,我就在厦门那边照顾薇薇。等小轩薇薇长大了,他们要去见我或者她都是可以的。”

    “这样挺好的。”

    “是啊!”

    “她也是这样意思?”

    “对的。”

    “哦。”

    “你别想太多了,”李泽道,“我跟她之间已经变得跟朋友似的。”

    “我没有想太多,我就是随便问问,”刘雨鸥道,“我姑姑还跟我说在爱情方面,女人一定要小肚鸡肠一点才行。要是太大度,男人觉得可以随意跟异性聊天吃饭之类的,那就很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当然我的想法跟我姑姑又不一样,我觉得没有必要对男人有太多的束缚。比如这次你想去北京,我说你不能去,你去我就跟你闹分手之类的,那你肯定会觉得婚后我会对你的生活管得非常严格,那样你会毫无幸福可言。这样的话,你肯定都不想跟我在一起。所以啊,对于爱情这种东西,一定要做到松弛有度才行。”

    “放心吧,我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来的,我不可能辜负你这么多年的等待。”

    “阿泽,你把手放在你的胸口。”

    “干嘛?”

    “你放就是了。”

    “左还是右?”

    “心脏在哪边就放在哪边。”

    听到刘雨鸥这话,李泽便将手掌压在了左胸口上。

    感觉到心脏的跳动后,李泽问道:“然后呢?”

    “听一听自己的心声,这样你就能做出正确的决定来了。”

    “正确的决定?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明白的。”

    “雨鸥,”李泽道,“你可能还在担心,但我是真的认定你就是我这辈子的归宿了。我和她曾经是夫妻,可惜因为那些过多的谎言,我和她已经不可能再走到一起了。我曾经有做过假设,如果我和她又在一起,那生活会变得怎么样。当她和我说要跟闺蜜去逛街时,我会想着会不会是和某个男人去逛内衣店。当她在外面没有听到铃声时,我会怀疑她是不是跟某个男人卿卿我我的。所以一旦对某个人起了怀疑,那就很难再相信对方。很多离异男女复婚都是为了孩子,但破镜怎么能重圆?所以复婚以后,夫妻关系回不到从前,两个人甚至有可能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闹得不可开交。石嘉杰和李佳雪就是个例子,他们虽然复婚了,但感情特别的差。因为李佳雪出轨在前,石嘉杰是一直没办法介怀,所以现在石嘉杰对李佳雪的态度特别的差。要是以前,石嘉杰是对李佳雪惟命是从的。所以一旦感情出了问题,就尽量不能重新在一起,那样只会让双方都活在煎熬之中。”

    “泼出去的水不可能收回,是这道理吗?”

    “对!”

    “我明白了,”刘雨鸥道,“这次我是真的要去洗澡了,明天或者后天见吧!”

    “去吧,洗好了跟我说一声。”

    “干嘛要跟你说?”

    “肯定得跟我说的啊,要不然你洗澡的时候发生意外可怎么办?”

    “乌鸦嘴!”

    “快去洗吧,然后睡个好觉,”李泽道,“我就先跟你说晚安了。”

    “晚安,好梦。”

    “你也是。”

    待刘雨鸥挂机后,李泽便用手机浏览着新闻。

    因为服刑五年的缘故,李泽的很多思维已经跟这个时代接不上轨,所以多看一些新闻对他来说有好处。

    李泽看新闻之际,刚洗过澡的丁洁躺在了她妈妈的旁边。

    因为怕吵醒儿子的缘故,丁洁并没有和她妈妈说话。

    或许是担心她妈妈又会提议让她去找李泽,所以她是背对着她妈妈,并看着纯白色的墙壁。

    对于此时的丁洁而言,她的脑子自然是一片混乱。

    因为前夫的努力,她被解救了出来。

    而因为和前夫的感情已经回不去,所以她又觉得有些惆怅。

    要是刘雨鸥没有出现,她跟前夫能复合吗?

    在丁洁看来,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就算真的复合了,她前夫还是对她处处猜忌的话,那婚姻也不可能维持下去。

    哪怕不猜忌,感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曾经当着不同男人的面跳脱衣舞,下体又被周士奇那样的男人看过……

    想着在那些客人面前搔首弄姿,甚至是做出抓握胸脯以及晃动蜜臀的动作,丁洁的心里格外难受。

    要不是为了凑一笔钱给她养母吸毒,让她养母不要再骚扰她,她也不可能会去当脱衣舞女郎的。

    就算理由再冠冕堂皇,那又怎么样?

    说到底,还是她自己的选择。

    当初要是直接报警,让警方将她养母抓到戒毒所强制戒毒,那又会怎么样?

    可因为更早一次她养母在戒毒所里遭到虐待,就像是她在新闻里看到的那只虎鲸,所以当时还在读大学的她就不希望让养母再去戒毒所戒毒。

    想得越多,丁洁就越烦躁。

    想着想着,丁洁想到了和前夫第一次发生关系时的情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