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29章 回头是爱1(番外读者投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假面娇妻》在万读连载7月有余,穿越春夏秋是作者小九未曾断更的270多个日夜,当然也有与书中主角“共情”的诸位,就像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哈姆雷特一样,对于《假面娇妻》的大结局经历过人生不同悲喜的每一位书迷也都有自己心中的答案……

    以下为作者从万读《假面娇妻》过万条书籍评论中“精选”出的优秀内容进行展播,未必与你心中的情感世界一样,但读懂他人也是了解世界的一扇窗。欢迎大家回复“本章说”或在书评区进行留言,活动结束后会有惊喜好礼!

    用户id:我非圣人,怎能看透红尘

    救出他们后李泽就和他们一起去录了口供,看到在走廊里的前妻,与充满仇恨的儿子,李泽思绪万千,看着前妻走过来,“老……”意识到自己口误,丁洁立马道“谢谢你,阿泽”,李泽没有说话,只是绕过她朝门外走去,李泽点上一只烟猛的吸上一口,回想起曾经和前妻的一点一滴,不由心里难受,他回想起当初听到前妻被烧伤毁容,当看到那个恐怖的人,他感觉自己的心被掏空了,失去了什么,他讨厌这种感觉,可这种感觉又说明什么,难道我还爱她,没放下她,不可能,她背叛了我,她的那些事无法原谅,正当这时,手机响了,看屏幕是雨鸥打来的,李泽忙接起,电话那头传来娇滴的声音“阿泽,你那边现在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了”,想着电话里的那个女人,他等自己五年,李泽你不能对不起她,李泽心里想着,没有注意雨鸥的说话,“喂,你在听吗”李泽被雨鸥的一句拉了回来,忙道“在听在听”,雨鸥说道“怎么了,有心事”李泽说到“没有,等我这两天处理好这边的事我就回去,等我”,说完彼此挂了电话,挂了电话,雨鸥总觉得李泽不对劲,平时会和她说说情话,说说害羞的事,可今天心不在焉,于是雨鸥拿手机定了连夜飞往北京的机票……

    挂完电话的李泽好烦,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小轩如今这样,不正确引导,以后真的会毁了,这时丁洁来到李泽身边,李泽没感觉到,所以丁洁喊了声阿泽居然把李泽吓到,丁洁说道,“我有这么让你害怕吗”,李泽苦笑道,“没……没”,望着李泽的丁洁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李泽好想她能解释解释,突然丁洁道“对不起”,李泽说“对不起什么”,“我不该瞒着你那么多事,否则也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能怪谁,可是生活总是和我开玩笑,我很懦弱,也太高看自己,阿泽,有些话我从未和你说过,今天我和你说说吧……阿泽,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可是生活就是这样,有时候一些事并非自己所想,就像当初我满着我的过去,那是我心里的伤,很多次我想和你说,可我怕说了以后这个家就没了,所以我还是选择瞒下去,可谁知,由于父亲的仇恨,这一切还是被爆出来了,当周士奇那这个威胁我的时候,我就知道瞒不住了,可还是有一点侥幸心理,从小我就被别人说小三的女儿,连上学都怕,我的养母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不能忘恩负义,所以她的那些要求,那些胁迫,我沦落到会所跳舞,在会所跳舞的那段时间,我每天都活在恐惧里,每次都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撕裂,知道遇上你,我才可以正常生活,那段过往是我心里的痛,我不敢,也不想提起,可人生就是这样无奈,我是一个女人,很多事我无能为力,离婚五年,我又回到曾经的生活,也许这就是我的惩罚吧,阿泽,如果……李泽道如果什么,没什么,祝你幸福……”,说完这句丁洁哭了起来,李泽知道前妻是受着多大的压力说出这句话,看着哭泣的前妻,李泽不知觉的把她搂在怀了,就像当初离婚一样,丁洁哭的更厉害,是那种撕心裂肺,李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丁洁推开李泽,说让你见笑了,李泽说没有,你也需要发泄,看了眼李泽的丁洁望了望天空于是裹了裹衣服一个人朝前方走去,望着前妻的背影,在灯光的余辉下是那样的孤单,那样的脆弱,那样的悲伤,想着曾经结婚时许下的誓言,李泽摇了摇头,何尝不是对生活的一种讽刺,李泽走进派出所坐在了椅子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过了很长时间,丁洁走了进来,看着眼前的前妻,曾经的那双明亮的眼镜如今变得红肿,也是去了色彩,李泽知道前妻刚才哭过,所以也没有说什么,心里想着,她就是这样一个傻女人,笨女人,丁洁到我们回去吧,刚说完丁洁突然眼前一黑,整个人失去知觉,不是李泽抱着她就倒在地上。

    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看着睡在自己旁边的左丹,丁洁不想吵醒,但她想坐起来,她动下身体可还是把左丹弄醒了,看着大小姐醒来,左丹直接哭了起来,丁洁想不到一个男人性格的左丹也会有这样柔软的一面,丁洁笑了起来,左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擦了擦眼泪说“大小姐你吓死我们了,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丁洁说“不用了我不饿”,丁洁看了四周发现没有看到李泽,不免有点失落,丁洁道“阿泽呢”,左丹说“刚刚还在这,估计去拿药了,你可把他吓坏了,大小姐,我看的出李泽心里还是放不下你,否则昨晚他也不会抱着你拼了命的往医院跑,你们就不能……”

    丁洁知道左丹想说什么,她何尝不想,只是伤害太深了,在拿药的李泽突然接到电话,看是雨鸥打来的,所以忙接听,刘雨鸥说“阿泽你在哪呢,明天回来要不要我去接你”,李泽道“我在医院,丁洁晕倒了,我在拿药,等会还要做一个亲自鉴定……,在北京人民医院,确认好后我就回去“,刘雨鸥道”好的,我在家等你“,其实昨晚4点钟刘雨鸥就乘飞机来到了北京!她没告诉李泽,只是想给自己一个答案,挂电话的刘雨鸥拦下一辆的士,坐上去后和师傅说去北京第一人民医院,师傅说好的,说完的士就朝北京第一人民医院方向驶去,刘雨鸥想到底要不要见阿泽,这时的士司机说姑娘是不是亲人生病了在医院,刘雨鸥说,不是,只是有些事要给自己一个答案,师傅和刘雨鸥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就这样到了医院,下车后刘雨鸥就朝医院里面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