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02章 很难为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泽会如此质问也很正常,因为他妻子竟然变成了白虎!

    要知道,他妻子一直没有剃毛的习惯,所以这刺眼的一幕让李泽极为愤怒。先是他同事说他妻子被一个男人搂着走进内衣店,接着是他妻子对他撒谎,说整个下午都在加班。而现在,不仅文胸内衣换成了一套黑色性感款,就连私密地带的毛竟然都给剃了!

    就算李泽是傻子!

    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定是他妻子和那个男人去开房,之后毛还被那个男人给剃了!

    见妻子低头不语,李泽问道:“下午是不是跟男人去开房了?”

    “没有的事。”

    “那你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不敢和丈夫对视的丁洁道,“今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我觉得我有必要给你点惊喜。去年你突然跟我说,说西方女性大部分都有剃毛的习惯,尤其是美英这种发达国家。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那时候你还问我要不要剃。因为我们中国女性是没有剃毛的习惯,除非像模特这种特殊职业,所以我那时候是说剃毛太奇怪了,就委婉拒绝了你。可你是我老公,我知道你心里其实是希望我剃掉的。刚好今天是结婚五周年纪念日,所以我就干脆把毛给剃了。”

    “那这文胸和丁自裤是怎么回事?”

    “既然是结婚纪念日,那穿性感一点不是更能让你产生冲动吗?”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又要脱下来?”

    “其实我很矛盾的,”抬起头和丈夫对视后,丁洁道,“我属于那种比较保守的女人,穿的内衣之类的都比较普通。所以要是我突然穿这种款式的内衣的话,你是不是会以为我其实是那种很开放的女人?所以回来以后,我觉得还是换成平时穿的那些款式为好。毕竟我是你老婆,我当然不希望你认为我很开放。对不起,这些事都是我自作主张,我没想到会让老公你误会我和男人去开房。”

    “你确定你今天一直在加班?”

    “是啊,这种事我没有必要骗你的,”将腿略微打开后,脸蛋有些红的丁洁问道,“好看吗?”

    假如不是发现妻子有可能出轨,李泽自然会夸赞,甚至还会立马将妻子压在身下。可想起同事说的话,李泽完全高兴不起来。但他又觉得妻子说的话有可能是真的,毕竟这些年他妻子一直表现良好。很少去ktv酒吧之类的声色场所,在外面也很给他面子,而且他这边的亲戚都非常喜欢他妻子,尤其是他爸妈。

    应该是孙晓斌看走眼了吧?

    李泽觉得这种可能性很高,所以晚点他必须再打电话给孙晓斌,问孙晓斌是不是看走了眼。

    “挺好看的,”李泽敷衍道,“就穿这套吧,反正已经穿着了。”

    “不行的,”丁洁道,“这套是今天才拆的,还没有洗过,所以得先过水。要是老公你喜欢的话,我明天再穿给你看。”

    说完,将布料极少的丁自裤放在床上后,一丝不挂的丁洁便起身勾住丈夫的脖子。

    吻了下丈夫的嘴巴后,丁洁道:“老公,剃了毛的我是不是更容易让你动心?”

    听到妻子这话,又看着妻子那显得有些迷离的眼神,李泽的喉咙动了下。

    抓着丈夫的双手,丁洁将之环在了自己那一手可握的杨柳腰上。

    被妻子这么一引导,李泽便习惯性地搂着他妻子的腰肢。因为他妻子腰部很细,雪臀却很大很翘,所以除了让妻子紧紧依偎在他身上以外,李泽双手还习惯性地往下滑去,去感受雪臀那无比滑溜的触感。

    啪!

    随着他的轻轻一拍,悦耳的声音便在主卧室里回荡着。

    当然,还夹杂着他妻子那似乎有些不情愿的嘟喃。

    因为拥抱,李泽又闻到了那让他意识到妻子有在外面洗过澡的沐浴露气味。

    眉头一皱后,李泽道:“和我说一说你买内衣还有剃毛的事。”

    “不要,”丁洁撒娇道,“很难为情的。”

    “难道你是在街上随便买个剃须刀,之后找个没有人的角落剃?”

    “那是疯子才做的事,我怎么可能那样做啊?”丁洁道,“你也知道我公司是卖内衣的,所以刚刚我穿的内衣其实是我公司新出的款式。每次有新款式了,总公司那边都会邮寄一些样本到分公司,所以我就来个顺手牵羊咯。刚好中午公司里没什么人,所以我就在部门的卫生间里把毛给剃了。”

    “那要是在你剃毛的过程中,突然有男的闯入可怎么办?”

    “不可能啊,”丁洁道,“我都把门给锁了,任谁也进不来。”

    “你中午是不是有洗过澡?”

    听到丈夫这话,依偎在丈夫身上的丁洁皱起了眉头。

    因为拥抱着彼此的缘故,所以李泽并没有注意到妻子的表情变化。

    “不算洗澡吧,只是在卫生间里擦了下身子而已,”丁洁道,“中午我有试穿过几套才刚拆封的内衣,因为没有过水的缘故,所以试穿完以后总觉得下面有些不舒服。我怕那些内衣不够干净,所以我就直接在办公室的卫生间里擦了身子。老公,你怎么知道我有洗澡?是因为我的皮肤摸起来很光滑吗?”

    “是因为你身上沐浴露的气味和家里的不一样。”

    “抱歉,我刚刚回家应该先和你解释一下,要不然你就不会误会了,”声音很轻柔的丁洁道,“假如我说我有在部门的卫生间里擦身子,还用了沐浴露,那老公你就不会怀疑我了。其实我觉得你怀疑我也是正常的,毕竟你老婆我长得这么漂亮,而且走在街上回头率又那么高。加上三个月前我还顺利升职为主管,所以老公你肯定担心我会被其他男人拐跑了。其实你不用担心的,假如我是那种轻而易举就会被男人拐跑的女人的话,那我早就跟其他男人远走高飞了。”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心里有些不爽。

    重重呼出一口气后,李泽问道:“剃毛器哪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