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05章 选择藏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抱……抱歉,”丁洁忙解释道,“我的意思不是我有和其他男人发生过关系,我的意思是很多男人那方面都不行。我们偶尔几个女人凑在一起的话,会聊一些相关的话题。反正听多了,再加上我有上网查过,所以我知道很多男人就只能坚持那么一两分钟。而老公你呢,随随便便都是半个小时,所以你当然比其他男人厉害得多了。”

    李泽自然希望妻子是口误,但他总担心不是。

    因为想早点吃晚饭并联系孙晓斌,所以李泽道:“吃饭吧。”

    “嗯!”

    随后,夫妻俩便边聊天边吃着。

    李泽心情抑郁,所以聊天的主动权都是掌握在他妻子手里。他妻子说了很多结婚前后那些甜蜜的事。每说到一件,他妻子的笑容就会变得特别甜美,嘴角的梨涡自然就变得更加明显。李泽一直很喜欢妻子笑,因为那两颗酒窝特别好看。

    可此时此刻,妻子笑得越是甜美,李泽越觉得妻子是在嘲笑他。

    已经被他发现了出轨痕迹,却又完美掩饰,这不是一件值得高兴并开怀大笑的事吗?

    真操蛋!

    除了吃饭以外,他们夫妻俩还合起来喝了一瓶张裕葡萄酒。

    因为不胜酒力而葡萄酒后劲又比较大的缘故,所以喝完酒的丁洁笑得有些妩媚。在正常情况下,她应该开始收拾碗筷才是,但她是选择走到丈夫那一侧,并主动和丈夫接吻,还抓着丈夫的手压在她胸前。

    李泽原本是想拒绝,但他妻子是天生尤物,他根本拒绝不了。

    片刻,他直接将妻子带进了房间里翻云覆雨。

    结束以后,他妻子是像只懒猫般依偎在他怀里,他则是面无表情地盯着天花板。

    说真的,他妻子剃了毛以后让他更有新鲜感,所以刚刚特别的卖力。

    可每每想到妻子可能在那个男人身下喘息,李泽心里就特别不舒服。

    休息了一会儿后,李泽以买烟为由离开了家。

    李泽离开家以后,丁洁便睁开了还有些迷离的双眼。

    撑起身体,爬到床边的丁洁拿起了床头柜上的包包,并从中拿出那张镀金扑克牌。

    拿着扑克牌下床后,丁洁便环顾着主卧室。

    她是想找个地方藏起这张扑克牌,但又不知道藏在哪里好。毕竟对于她来说,这张扑克牌的意义非同凡响。在思考了片刻后,丁洁将之用塑料袋包着,并用胶布缠了好几圈。做完这步以后,丁洁直接将之扔进了衣橱下面。

    衣橱和地板之间的空隙在一厘米左右,而且这木制衣橱特别的重。

    所以在正常情况下,绝对没有人能发现并拿走这张扑克牌。

    而她要拿出扑克牌的办法也很简单,直接用塑料尺伸到下面并往一侧拍去就行。

    丁洁以为丈夫还没有看到这张扑克牌,但她错了。

    心安后,丁洁就站在全身镜前观察着自己的身体。

    因为剃了毛的缘故,丁洁那儿的轮廓显得格外明显。

    想起剃毛的经历,丁洁眉头皱得非常紧。

    “对不起,”叹了一口气后,丁洁轻声道,“老公,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可我只能这么做。”

    而此时,搭乘电梯来到一楼的李泽正打电话给孙晓斌。

    听着《两只蝴蝶》足足半分钟,孙晓斌才接电话。

    “怎么现在才接电话?”

    “老大,人有三急,难道你要我拉到一半跑出来接你电话,接完了再接着回卫生间拉?”

    “你确定你看到的人是我老婆吗?”

    “假如不确定的话,我怎么可能打电话给你?”孙晓斌道,“我这个人平时是有些大大咧咧的,但对于这种会影响到夫妻关系的事,我自然是不可能乱开玩笑的。因为在你老婆和那个男人走进内衣店的时候,你老婆有侧着脸看了眼一个刚从她旁边跑过去的小女孩,所以我才确定是她的。要不然的话,我只会以为是背影很像。”

    “她穿什么样的衣服?”

    “那种连身的包臀裙,特别显身材。”

    “什么颜色的?”

    “黑色的啊,”孙晓斌道,“阿泽,我好心告诉你这事,你却反过来怀疑我,你这个人是不是太不仗义了?反正我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有点儿像个傻逼,但我特别讲义气。所以在看到你老婆跟你以外的男人去逛内衣店,我当然是立马告诉你了。漂亮的女人特别容易出轨,所以你赶紧问个清楚,看要不要把婚给离了。”

    “这是我的家事,不需要你操心。”

    “你这意思是我多管闲事了?”语气显得有些不爽的孙晓斌道,“你老婆那么漂亮,要是你惦记着这点不和她离婚,那你岂不是头上一直长着绿草了?男人没有钱不可怕,娶不到老婆也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被人戴绿帽。我也把你当成兄弟,所以我自然不希望你一直戴着绿帽了。现在虽然提倡环保,但这种环保方式很恶心的。”

    “你之前说我老婆四点左右跟男人去逛内衣店,现在又说是立马告诉我的,但前后差了足足两个多小时。”

    “你这个人啊,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孙晓斌道,“我本来是打算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的,但我又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啊。因为如果我告诉了你,那肯定是会影响到你们夫妻俩的感情,所以我是在做了两个多小时的思想挣扎以后才打电话给你的。你这语气真让我不爽,就好像怀疑我在胡说八道似的。行行行,你老婆没有出轨,是老子看错了,老子的眼睛高度近视,看谁都像你老婆,行了吧?”

    “阿斌,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想确定一下罢了,”停顿之后,李泽问道,“哪家内衣店?”

    “就在江淮路那边,那边不是有一条街都是卖女装的吗?”孙晓斌道,“店铺的名字叫美妮内衣专卖店,位置是在三岔口那边,旁边还有一家海澜之家。”

    “谢谢。”

    “甭客气!”

    因为李泽知道孙晓斌是出了名的大喇叭,特别喜欢像八婆一样传播别人的隐私,所以李泽道:“阿斌,这件事你别说给别人听,因为那个男人有可能是我老婆的亲戚。前几天我老婆有说过,说过几天会陪她堂哥去买衣服,有可能就是去内衣店帮她堂哥挑选送给她堂嫂的内衣。对了阿斌,你和我说下那个男人的长相,我看是不是和她堂哥一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