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15章 过于聪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一定,但概率非常高,”刘雨鸥道,“因为面值最低的扑克牌价格一万元,所以照理来说会员不可能随随便便将扑克牌送人。在正常情况下,要是某个女人有了一张合欢扑克,那应该是跟某个会员做过爱。对了,李老师,那个女人拥有的合欢扑克是梅花几?”

    “梅花j。”

    “那那张合欢扑克就价值十一万元了,”声调明显升高的刘雨鸥道,“在蔷薇会所里,身价如此之高的佳丽可不多。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李老师你说的这个女人应该是模特级别的美女了。”

    他妻子自然是大美女,可因为那张合欢扑克竟然是妻子卖婬的证据,所以李泽觉得特别讽刺。但就算到了这一步,李泽也不相信妻子会是那种为了钱而去卖婬的女人。可假如不是卖婬,他妻子怎么会有合欢扑克?

    操!

    这个假装贤妻良母的贱女人!

    暗暗骂了句后,李泽道:“你怎么看都不像十七岁。”

    “就因为胸大屁股翘的?”

    “不是,”李泽道,“就像我刚刚所说的,你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感。所谓的成熟感不只是指你的身体,还有你的心智。一般来说,只有在经历了很多同龄人没有经历过的大喜大悲之事,你才有可能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成熟心智。加上你还拥有了一张那么特殊的合欢扑克,所以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经历过什么。”

    尽管依旧笑眯眯的,但刘雨鸥还是皱了下眉头。

    忽而,抿嘴而笑后,刘雨鸥道:“李老师,就算没有经历过大喜大悲的事,我也是有可能比同龄人来得成熟的。当然,可能因为我爸爸是商人,我从小就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物,所以才会变得比同龄人成熟吧。其实上课的时候李老师你突然盯着我时,我有着比较异样的感觉。尽管有不少男老师喜欢用亵渎的目光看着我,但老师你的目光却显得很纯洁,就好像不是因为我漂亮才盯着我似的。也正因为这样,我都脸红心跳的了。”

    听到刘雨鸥这话,李泽其实有些反感。

    李泽一直以为刘雨鸥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女孩子,但听到这样的话,李泽就知道刘雨鸥只是长着一张清纯的脸罢了。要不然的话,不会说出这种好像在调戏他的话。再加上刘雨鸥拥有一张合欢扑克,所以李泽总觉得刘雨鸥可能用这具超乎年龄的成熟身体跟男人上过床,以换取那张价值七万元的合欢扑克。

    其实对于刘雨鸥是不是开放型校花,李泽一点儿也不关心。他关心的是,他妻子是通过什么样的渠道拿到那张合欢扑克的。假如刘雨鸥没有欺骗他,那他妻子穿着性感内衣,耻毛又被剃了,很可能和那张合欢扑克有关。也就是说,他妻子为了得到那张合欢扑克,就跟那个男人上床,并且在被剃了毛的前提下穿着性感内衣回家。

    但在李泽的印象里,他妻子并不是个贪财的女人,应该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因为依旧爱着妻子的缘故,李泽还在不断为妻子开脱。

    可他知道,他妻子出轨或者当高级小姐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百。

    想到此,心里有些抑郁的李泽问道:“蔷薇会所的幕后老板是谁?”

    “我也不知道。”

    “你肯定知道,只是不想告诉我。”

    “我觉得我有不回答的权利。”

    “假如你希望我帮你画素描的话,那你最好回答我。”

    “李老师,这可不是咱们谈好的交换条件哦,”刘雨鸥道,“交换条件是我告诉你什么是合欢扑克,然后你就要在我选定的时间里到我指定的地点帮我画素描。”

    “关键幕后老板之类的也属于我应该知道的范畴。”

    “为什么李老师你想知道这些?”刘雨鸥道,“刚刚老师你问我假如某人拥有了一张合欢扑克,那是不是刚刚完成了一次交易,这就意味着老师你认识的某人肯定拥有合欢扑克。加上老师你一直在追根究底,所以我觉得这个人和老师你的关系应该非常好。而且我可以确定这个人应该是个女的,因为老师你好像担心她会用身体和对方作交换。再加上我听说师母是个绝世美女,所以我觉得持有了合欢扑克的人就是师母。”

    听到刘雨鸥这一连串的分析,又见刘雨鸥得意得嘴角翘起,李泽脊背都在发凉。

    因为,刘雨鸥竟然猜测得如此精准。

    李泽很讨厌这种好像被人看穿的错觉,所以他道:“不好意思,你猜错了。我有位恩师很喜欢收集扑克,而你曾经把玩的那张合欢扑克看上去很特别,所以我才想买一套送给我恩师。至于我刚刚说某个女人有一张合欢扑克,那其实是我举的例子。”

    “假如是举例子,那你就不会直接说是梅花j了。”

    “反正就是举例子而已。”

    看着显得有些急的李泽,笑出声的刘雨鸥道:“抱歉,李老师,我说错话了。虽然我没有见过师母,但因为我对李老师的印象很好,所以我觉得师母应该也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不可能为了十一万元就把自己给卖了。”

    “为什么你会有一张价值七万元的合欢扑克?”没等刘雨鸥开口,李泽直接道,“加上你对蔷薇会所这么了解,所以我总觉得你也是众多佳丽中的一个,还曾经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身体。”

    “身为人民教师,你这样侮辱品学兼优的女生是不是有些不好?”

    “你的学习成绩确实很好,品德如何我就没办法确定了,”李泽道,“而且我只是说出我的猜测罢了,就好比你刚刚直接说我老婆可能是会所的小姐。”

    “我并没有这样说,我只是推断拥有合欢扑克的人有可能是师母罢了,”停顿之后,刘雨鸥继续道,“假设我的猜测是对的,那我就知道李老师你心里的想法了。你不愿意相信师娘曾经为了十一万元出卖自己的身体,所以你想找蔷薇会所的老板问个清楚。”

    “我说了!”表情变得有些愤怒的李泽叫道,“不要这样侮辱我老婆!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只要李老师你告诉我那张梅花j是在谁的手里,那我就告诉你谁是蔷薇会所的老板,”刘雨鸥道,“但要是李老师你还一直骗我,那我就绝对不会再告诉你和蔷薇会所有关的任何事。以李老师你的本事,你是绝对不可能找出老板的。这就意味着,你想知道的真相只会石沉大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