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17章 你有病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刘雨鸥道,“更何况,现在主导权都掌握在我的手里了这里是女厕,是女生的地盘,所以身为男老师的你可没办法掌握主导权。而且我们的交易内容很明确,只要老师你告诉我持有梅花j的是谁,那我就告诉你幕后老板是谁。顺便,我还会额外赠送辨别真假合欢扑克的办法。”

    李泽自然不可能说持有者是他妻子,所以他道:“是我朋友的老婆。”

    “那老师你和你朋友的老婆是什么关系呢?”

    “什么关系都没有,”李泽道,“上周我去我朋友家吃晚饭,我看到他老婆有一张和你那个长得很像的扑克,所以我今天才会把你叫出教室的。因为我和我那朋友玩得很好,所以要是他老婆就跟小姐没什么区别,那我自然是会很着急的。”

    “我要如何确定你说的是真是假?”

    “你没办法确定,你只能选择相信。”

    “真无趣,”刘雨鸥道,“学习对我来说是一件更加无趣的事,因为几乎什么样的题目我都会做。所以对于学习,我真的是半点兴趣都没有。可因为大家对我的印象很好,所以我还是不得不装作是个乖乖女。笑得很腼腆,动作很优雅,说话很小声,就连吃个面包都得小口小口地嚼。所以对于我来说,这种假装淑女的生活方式真的是很无趣。可惜,我还是必须假装下去,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虚伪的世界。”

    “我不关心你是不是戴着面具生活,我只关心幕后老板是谁,”李泽道,“我已经告诉你梅花j的持有者,那你也应该告诉我幕后老板了。”

    刘雨鸥刚想说话,却因为脚步声而合上了嘴巴。

    与此同时,刘雨鸥还竖起食指压在李泽的嘴巴上。

    这是李泽第一次和刘雨鸥有身体接触,但他很讨厌这样的感觉,所以他立马撇开了刘雨鸥的手。不是因为男老师必须和女学生保持距离,是因为他不喜欢刘雨鸥这个心智远比年龄来得成熟的女生。最重要的是,他总觉得刘雨鸥就是蔷薇会所的其中一位佳丽,为了金钱而和各种各样有钱的男人上床。以刘雨鸥的自身条件,完完全全能让不同年龄层次的男人心动。

    两个人沉默之际,他们旁边的小卫生间已经被一女生推开。

    将牛仔裤连同内裤一起退至膝盖后,女生便蹲了下去。

    随后,窸窸窣窣的落水声便传入李泽耳朵里。

    因不知名的女生就在不到一米的地方尿尿,所以李泽总觉得怪怪的。但奇怪的是,他心里竟然还有些激动。就仿佛,他很想趴在地上,看那个女生到底是如何排尿的。

    每个人心里都会有阴暗想法,所以李泽并不觉得有什么。

    其实要是正在尿尿的女生注意观察的话,她就能看到李泽那穿着黑色皮鞋的双脚了。

    尿完尿,并用餐巾纸擦干净后,女生这才拉起内裤以及牛仔裤。

    调整了下内裤边缘,以让自己觉得更舒适后,女生这才离开。

    看了下手表,见只剩下十分钟,李泽忙小声道:“告诉我幕后老板是谁。”

    “我也不知道。”

    “你有病吧?”被气到的李泽道,“假如你不知道幕后老板是谁,那你就不应该叫我来女厕。你是不是觉得这样欺负老师很好玩?是不是觉得我拿你没办法?我告诉你,我虽然只是美术老师,但我完全有办法治你。你给我记住,在这所学校里,你只是学生,仅此而已!”

    见状,依旧眯着眼的刘雨鸥道:“李老师,这里可是女厕哦。要是我突然大叫,那一分钟内女厕就会被围得水泄不通。加上我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都很好,所以只要我哭哭啼啼地说你想强坚我,那你觉得大家是站在哪一边呢?而且我只是不知道幕后老板的名字,但我有办法让你见到他啊。只要你见到了他,那你自然就能搞清楚你朋友的老婆是否是蔷薇会所的佳丽了。”

    “我真的是越来越不喜欢你了。”

    听到这话,附到李泽耳边的刘雨鸥却道:“李老师,我倒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尤其是你生气的模样。”

    “你自己慢慢玩吧,我走了。”

    “我还没有告诉你如何鉴别真假合欢扑克呢!”

    说话的同时,刘雨鸥已经拿出了那张曾经让李泽注目过的梅花7。

    吸引了李泽的注意力后,刘雨鸥便将梅花7递给李泽。

    拿到后,李泽便端详起来。

    “每张合欢扑克都有特定的编号,在背面的右下角。而且要是你稍微侧着看背面的话,你会看到一尊欢喜佛,”刘雨鸥道,“欢喜佛是印度密教与西藏当地信仰结合的藏传密宗的本尊神,它是在对生殖崇拜产生的性力思想的基础上产生的,崇拜欢喜佛的人认为两性的结合是宇宙万物产生的原因。所以除了编号以外,背面的欢喜佛就是鉴别合欢扑克真伪的另一个办法了。”

    刘雨鸥这么说的时候,李泽已经让自己的视线与合欢扑克背面呈一定的角度。

    这么做后,李泽确实看到了欢喜佛的轮廓。

    男佛盘腿坐着,女佛则是坐在男佛胯间,也就是所谓的观音坐莲式。

    将合欢扑克还给刘雨鸥后,李泽问道:“难道编号和欢喜佛没办法模仿吗?”

    “只要拿到了合欢扑克,那编号显然是可以模仿的,”刘雨鸥道,“至于欢喜佛的话,因为做工要求很高,所以非常难模仿。其实假如只是用来收藏,那肯定不会特意用金箔去制作忽隐忽现的欢喜佛,那样成本太大了。但要是打算用来与蔷薇会所兑换人民币的话,那就有可能了。可惜的是,每张合欢扑克都类似于磁卡,所以要是有人打算兑换为人民币的话,老板都会先在读卡机上刷一遍。只有通过读卡机的验核,老板才会予以兑换。所以假如你朋友的老婆手里那张梅花j有欢喜佛的话,你可以想办法把梅花j弄来,我会帮你确定真伪的。”

    “你和蔷薇会所到底是什么关系?”

    附到李泽耳边后,刘雨鸥小声道:“我是其中一名佳丽,经常穿水手服让不同的男人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