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18章 人情世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刘雨鸥这话,李泽的眼睛猛地睁大。

    尽管只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但李泽却产生了极为丰富的联想。比如刘雨鸥穿着日本女生经常穿的那种水手服,并和一个又丑又胖但钱特别多的男人做嗳。而在做嗳的过程中,刘雨鸥的胸还在男人魔手的抓捏下不断变换着形状。

    甚至,老男人的唾沫星子还不断喷在刘雨鸥胸上。

    想到那样的场面,李泽的喉咙不免蠕动了下。

    这是典型的性幻想,所以李泽身体立马有了反应。

    而见刘雨鸥笑得很甜美,还显得有几分纯真,李泽都觉得脊背在发凉。他很想知道,刘雨鸥说的话是真是假。因刘雨鸥拥有合欢扑克,还对蔷薇会所如此了解,所以李泽总觉得刘雨鸥就是那种经常被不同男人干的高级小姐。

    但因刘雨鸥几乎每次考试总成绩都是第一名,李泽又觉得这可能只是刘雨鸥开的一个玩笑。

    所以李泽道:“我不喜欢你开这样的玩笑。”

    “你怎么知道我是开玩笑的?”刘雨鸥道,“既然我有合欢扑克,那就证明我就是个佳丽呀。加上十七岁的我却有着接近d罩杯的胸,所以我会成为佳丽也是理所当然的。”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知道你是在开玩笑。”

    “下次蔷薇会所选妃的时候,李老师你也可以去当观众,到时候你就会看到我穿着水手服在台上展现身材了。”

    “差不多下课了,我走了。”

    “等我一下,”刘雨鸥道,“我尿个尿跟老师你一起走。”

    李泽可不想和刘雨鸥一起走出女厕,所以他直接打开了小卫生间的门。

    确定外面没有人,李泽这才迅速往外走去。

    顺利离开女厕后,李泽重重呼出了一口气。

    而因为紧张,他竟然出了一身汗。

    他现在除了想知道妻子是否是蔷薇会所的佳丽以外,他还想知道刘雨鸥是不是。毕竟刘雨鸥是他学生,又是今年上北大的热门人选,所以他真不希望某天刘雨鸥被爆出丑闻来。

    当然,李泽很不喜欢被刘雨鸥捉弄。

    一想到妻子穿着曝露服装在台上走秀,并等着被某个男人选中而跟这个男人做嗳,李泽心里就特别不舒服。

    希望那张合欢扑克是假的吧!

    如此想着,李泽便加快了步伐。

    李泽走进教室之际,刘雨鸥正托着腮帮在嘘嘘。

    想着刚刚和李老师相处的过程,刘雨鸥脸上出现了极为灿烂的笑容。而想起李泽那生气的模样,刘雨鸥噗哧笑出了声。因为这一笑,刘雨鸥身体剧烈摇晃了下。结果,些许尿液洒在了她的凉鞋上。

    尿完尿,并用纸巾擦了擦下面后,刘雨鸥这才走出小卫生间。

    走到洗手池前,刘雨鸥除了洗手以外,她还捧着水淋在凉鞋上。

    重复三次并踢了踢脚后,刘雨鸥这才走出女厕。

    而因李泽和刘雨鸥离开班级已经超过了半个小时,所以当两个人一前一后进来,刘雨鸥的裙摆上还有水渍时,同学们都开始窃窃私语。其实和刘雨鸥传出过绯闻的学生或老师有好几个,所以哪怕李泽成为其中之一,他也不觉得有什么。

    上完第一节后,李泽便去办公室休息。

    给自己泡了杯茶后,李泽将之摆在了办公桌上。

    正准备拉开抽屉,他的肩膀却被拍了下。

    转过身,见是教高三体育的孙晓斌,李泽便笑了笑。

    孙晓斌一米八个头,身材魁梧,但长相却很一般。因为刚教完体育课的缘故,孙晓斌穿的白色短袖上尽是汗渍,这也让他上半身的肌肉变得特别明显。都说男人运动后出汗会特别有吸引力,可因为长得很一般,所以哪怕孙晓斌大汗淋漓地走进办公室,女老师也不会多看孙晓斌几眼。准确来说,甚至会有女老师露出厌恶的神情。因为孙晓斌有狐臭,所以运动完以后,孙晓斌的狐臭会变得更加重。

    就好比这次,坐在李泽对面的孙兰娜就皱紧了眉头,并有些分心地写着教案。

    孙兰娜是高三英语老师,因为身材火辣并且很喜欢穿黑丝低胸装的缘故,所以男生都喜欢上她的课。尽管她说话有些刻薄,但因为身材和脸蛋摆在那,所以男生上课的时候都喜欢盯着她那前凸后翘的身体。

    再加上她才二十四岁,所以还时不时有男生给她写情书。

    “阿泽,怎么样了?”

    听到孙晓斌这话,李泽都吓了一跳。

    因为,他担心孙晓斌会说出他妻子可能出轨一事。

    强装笑颜后,李泽问道:“孙老师,你这是绕着操场跑了好几圈啊?”

    “甭提了,”擦了擦汗水的孙晓斌道,“刚刚和一个男生比赛俯卧撑,结果就搞成了这样。幸好我赢了,要不然就要给学生们看笑话了。我跟你说,今晚那个输的男生要请我吃饭,所以我准备宰他一顿。”

    假如孙晓斌是个会看场合的人,那他就不会在教室办公室里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而在听到这话后,好几个老师都瞥了孙晓斌一眼,坐在对面的孙兰娜则是显得一脸厌恶。

    不过因为她低着头的缘故,孙晓斌并没有瞧见她那厌恶的表情,只是看到了那深得可以夹住钢笔的事业线罢了。

    笑了笑后,孙晓斌道:“阿泽,晚上一块去吃饭?”

    “不用了,我还得接我女儿回家。”

    “接完再过来啊,反正又不急。”

    “谢谢你的好意,下次吧。”

    “好吧,”孙晓斌道,“先这样,我出去溜达溜达。”

    “嗯。”

    孙晓斌离开后,李泽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仅是李泽,就连对面的孙兰娜也松了一口气。

    看着显得很斯文的李泽,孙兰娜问道:“为什么他跟你交情最好啊?”

    “因为我会听他把话说完。”

    “真不喜欢他,”孙兰娜道,“头脑简单肌肉发达,而且连最起码的人情世故都不懂。他说他自己三十五岁,但我看他的智商简直就是停留在小学生水平。而且我最最讨厌的就是,每次他来办公室几乎都跟在水里泡过似的,走到哪狐臭就飘到哪。有次我转过身的时候,还不小心撞到了他,那狐臭啊,简直熏得我都要吐了。”

    听到孙兰娜这抱怨,李泽还想说什么,但见刘雨鸥就站在办公室门口,心一惊的李泽急忙站了起来。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刘雨鸥,又见刘雨鸥笑得格外的甜,他都想知道刘雨鸥到底想干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