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19章 拿到照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结果,刘雨鸥竟然是与他擦肩而过。

    绕到另一边后,站在孙兰娜面前的刘雨鸥道:“孙老师,这本书我已经看完了,谢谢你。”

    “这么快就看完了?”

    “嗯!”笑得很甜的刘雨鸥道,“特别好看!”

    说话的同时,刘雨鸥将英文版《呼啸山庄》这本书递给了孙兰娜。

    看了依旧站着,还显得有些尴尬的李泽一眼后,刘雨鸥道:“谢谢孙老师,下次我还想看什么英文版的世界名著的话,我就再去孙老师你家里找你要哦!”

    “你随时来都可以。”

    “谢谢。”

    说完后,刘雨鸥便离开了办公室。

    刘雨鸥离开以后,孙兰娜道:“雨鸥真的非常聪明,这个年纪竟然连英文版的世界名著都看得懂,而且还找我借过好几本。加上她每次考试的综合成绩都是第一,所以我觉得今年咱们学校上北大或清华的人里肯定有她。而且她还有参加社会公益活动,所以真的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李老师,你干嘛突然站着?”

    被孙兰娜这么一问,李泽又坐了下去。

    要是之前没有和刘雨鸥聊过天,李泽对刘雨鸥这个女生的印象也是如此。

    可聊过天以后,李泽才知道刘雨鸥根本就不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学习成绩很好是不错,但品德高尚就和刘雨鸥完全不搭边了。加上刘雨鸥竟然对蔷薇会所如此了解,所以李泽总觉得刘雨鸥真的有可能是那种为了几万元就卖逼的援交妹。

    教完第二节课后,当天已经没了课时的李泽便往停车点走去。

    当美术老师确实是一份清闲的工作,可因为每个月还要还房贷,而他的工资又连妻子的四分之一都不到,所以李泽是真的很想辞职,并办一个美术培训班。这样时间安排上会更来得充沛,而且也可以赚更多的钱。

    走到私家车前,正准备坐进去的李泽的手机突然响了。

    见是陌生号码,接通的李泽便道:“喂,你好。”

    “我找到你要的照片了!”

    听出是那个店主的声音后,有些激动的李泽忙道:“我现在过去拿!”

    “不用,不用,我直接发到你微信上就可以了。”

    “谢谢阿叔,”停顿之后,李泽问道,“是只有照片,还是监控录像也有?”

    “只有照片,那家内衣店不让我把监控录像拷贝走。老板娘说假如我要监控录像的话,就直接叫警察来跟她要。因为也认识了好些年,所以最后老板娘就让我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先这样啊,我发到你的微信上去。”

    “好的,麻烦了。”

    店主挂机后,李泽便坐进了车里。

    因为急着看到照片的缘故,李泽都没有开车出学校的打算。

    约过一分钟,李泽收到了店主发来的五张照片。

    尽管是手机对着监控录像拍的,但清晰度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第一张照片,他妻子和那男人一块走进内衣店。

    第二张照片,那男人正拿着一件还没有拆封的文胸递给他妻子。

    第三张照片,他妻子从更衣室里走出来。

    第四张照片,那男人附到他妻子耳边在说悄悄话。

    第五张照片,他妻子和那男人一块离开内衣店。

    看着这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的男人,李泽握紧了拳头。

    他是很想直接拿着这五张照片回去和妻子摊牌,但他又变得有些犹豫。这五张照片可以证明他妻子昨天撒谎,但能证明他妻子出轨吗?假如他直接拿照片质问他妻子的话,他妻子肯定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搪塞他。加上他妻子是在内衣公司上班,昨天下午和男人去的又都是内衣店,所以他都担心他妻子会说是和男人去考察内衣店。

    可惜没办法查到他妻子的开房记录,要是他妻子昨天下午有用身份证开房的话,那开房记录就等于是他妻子的出轨证据了。

    一想到妻子跟照片里的男人去开房,而且耻毛还被剃了,李泽就窝火得不行。

    而此时,李泽还在想一个问题。

    这个男人会不会是蔷薇会所的会员?

    比如在他妻子走秀过程中,男人看中了他妻子,所以昨天下午就带他妻子去开房并剃毛。而在做完爱以后,男人就把价值十一万元的合欢扑克交到了他妻子手里。

    假如真是这样,那为了得到合欢扑克,他妻子跟男人做嗳的时候一定很卖力,而且非常非常的骚。

    总之,李泽有太多太多问题想搞清楚,但他现在真的是毫无头绪。

    要是李雨鸥肯带他去见蔷薇会所的幕后老板,或许这些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想到此,李泽当即打电话给刘雨鸥。

    李泽原本没有刘雨鸥的手机号码,但之前在办公室的时候,李泽特意从学生通讯录里找出了刘雨鸥的手机号码,以备不时之需。

    可能是因为在上体育课的缘故,刘雨鸥并没有接电话。

    在李泽放好手机准备驾车离开学校时,刘雨鸥的电话却打了进来。

    接通后,李泽听到了刘雨鸥那极为急促的喘息。

    假如不是刚好知道刘雨鸥第三节课是体育课的话,李泽都会本能地认为刘雨鸥刚和男人做完爱,或者是正在跟男人做嗳。

    “老……老师……干……干嘛啊……”

    见刘雨鸥上气不接下气的,李泽便问道:“跑步?”

    “嗯……真热……里里外外都湿湿的……”

    听到刘雨鸥这充满魅惑的话语后,李泽问道:“要怎么样你才肯带我去见蔷薇会所的幕后老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