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24章 不是故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泽不想和妻子一块吃晚饭,但他又怕妻子会去找其他男人吃晚饭,所以他只好同意了。

    到底剃毛是发生在昨天中午还是昨天下午?

    他妻子是说中午昨天,但他总觉得是和那个所谓的法务见面以后,并且是被那个法务给刮掉的。所以对于刮毛的时间段,这个特别重要。一旦是发生在昨天下午,那就可以断定他妻子是在撒谎,更可以推断出他妻子跟法务有不正常关系。

    至于该如何确定,李泽其实也想到了办法。

    只不过,这个需要柳咪帮忙。

    柳咪认定他妻子是靠出卖身体上位,所以特别憎恨他妻子。要是以前有人憎恨李泽的妻子,李泽会很生气。可这次,李泽反而很开心。因为在柳咪憎恨他妻子的前提下,柳咪其实就相当于和他同属一个阵营。

    到了他妻子所说的那家牛排馆后,找了位置坐下的李泽向他妻子要了手机。

    丁洁以为丈夫是要查岗,而因为手机里没有见不得人的东西,所以她便将手机递给丈夫。

    打开通讯录,并找到柳咪的手机号码后,李泽便将手机号码记了下来。

    将手机还给妻子,又拿出自己的手机后,李泽将柳咪的手机号码存了起来。

    “老公,今天上班还顺利吗?”

    “就那样吧,”李泽道,“反正高三的美术课完全不重要,所以随便怎么上都可以。”

    “干一行爱一行,所以老公你可不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对于你现在的工作,你也很喜欢,对吗?”

    “我很喜欢充实的感觉,所以现在这份工作挺好的,”眯着眼的丁洁道,“虽然比以前忙了一点,但毕竟拿了高工资,所以确实应该多做点事。老公,因为我当上了主管,柳咪却还是文员,所以她挺恨我的。正因为这样,她才会诬陷我跟总经理在办公室做那种事。我跟你说哦,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我的最后一个男人,这点你是不用怀疑的。”

    听到妻子这话,李泽皱了下眉头。

    他和他妻子的第一次虽然有见血,但因为刚好那天他妻子来了大姨妈,所以他也不确定粘在他那玩意上的是他妻子的落红还是大姨妈。但因为当时他妻子下面非常紧,紧到好像进不去的地步,所以他又觉得他妻子的第一次应该是给了他。

    对于第一次是否给了他,他并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两个人在一起以后,他妻子有没有对他不忠。

    只能遮住私密地带的丁自裤,被刮去的耻毛,象征着性交易的合欢扑克……

    太多太多迹象都表明他妻子已经出轨,可李泽还是不愿意相信。

    待牛排上桌后,他们两个便吃了起来。

    一会儿后,丁洁抽了张纸巾。

    站起身后,丁洁用一只手撑着餐桌,另一只手则是拿着纸巾往丈夫那边探去。因为有些距离的缘故,所以丁洁的腰肢还微微弯着。丁洁的胸部本来就大,所以当她这么一弯腰时,她的事业线就变得更加明显,那两团嫩肉就好像要滑出领口似的。而因为包臀裙很能凸显臀线,所以当她这么弯腰时,她的臀线也变得更加明显,这更是让坐在她身后的一位男性顾客看傻了眼。

    在擦掉丈夫嘴角的黑椒汁后,丁洁这才坐了下来。

    在她看来她刚刚的举动很平常,但在陌生男人的眼里,却像是种勾引。

    尤其是坐在她身后的那个男性顾客,都在幻想着直接后入蜂腰翘臀的她。

    所以丁洁就像是一朵绽放的红玫瑰,特别惹人注目。

    切下一小块牛排后,丁洁将之送到丈夫嘴边,并道:“你试一下我这丁骨牛排,口感挺好的。”

    李泽没有说话,脸上没什么表情的他只是吃下了牛排而已。

    见丈夫闷闷不乐的,丁洁道:“老公,假如你不相信我的话,你可以用我的手机打电话给法务,他会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昨天我是骗你了,但我今天真的没有骗你。假如我是那种毫无廉耻的女人的话,那你肯定会察觉到的。因为职业的缘故,所以老公你是一个心思缜密的男人,所以对于生活中的一些小细节,你肯定都会注意到。对于一个已经出轨的女人而言,她的表现绝对和没有出轨之前是不一样的。可这段时间,你觉得我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你以后是不是还会经常跟那个法务以夫妻的名义去逛内衣店?”

    “不会了,”丁洁道,“我会让他自己去。”

    “但他会说一个男人去女式内衣店很奇怪,所以会叫你一同前往。”

    “那我就让他再找个女伴呗!”笑得轻露皓齿的丁洁道,“虽然我这么做是在维护公司利益,但老公你肯定是会不高兴的。这就好比老公你要是帮某个大美女画素描,我也会不高兴一样。所以啊,不论他说什么,我都不会再陪他去逛内衣店。不过因为他是总公司那边派来的法务,所以我和他可能偶尔还是会有联系的,这点还希望老公你能明白。”

    “只要你们别见面,那就没问题。”

    听到丈夫这话,丁洁还想说什么,但迟疑数秒以后,面带微笑的她还是选择点头。

    吃过牛排,李泽便开车载着妻子回家。

    他妻子原本说想去逛街,说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去逛过街了。但因为李泽心里堵得慌,他根本不想去逛街,所以在妻子提出这个要求以后,李泽是以头疼为由拒绝。

    回到家里,休息片刻的李泽便去洗澡。

    刚脱了衣服打开喷头,他便看到妻子走了进来。

    看着一丝不挂,下面还一根毛都没有的妻子,李泽顿时有了反应。

    看到丈夫的反应后,噗哧笑出声的丁洁道:“老公,为什么咱们结婚这么多年了,你每次看到我的身体还是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啊?”

    “不管是脸蛋还是身材,你都是完美的。”

    “是不是因为老公你是画家的缘故,所以你用词都这么的精准?”

    “怎么说?”

    “总觉得你说话都是不会拖泥带水的,”丁洁道,“这就好比画画,你不可能说画错了再重新画过,那样太浪费时间了。所以在画每一笔的时候,老公你应该都是有经过思考的。正因为老公你有这样的习惯,所以你说话的时候也会本能地使用这样的习惯。”

    “可能吧,”笑得不是很灿烂的李泽道,“反正我说话的习惯向来如此。”

    “老公,”从后面抱住丈夫,将两颗沉甸甸的硕果压在丈夫宽厚的背上后,丁洁柔声道,“总觉得你没有以前爱我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